纯阳第一掌教

第46章 这才是本座的真正图谋

再次见到萧千离,薛开山多少显得有些尴尬。

“萧道友请了!”

到底是大家风范,薛开山只是微一错愕,便恢复了那咄咄逼人的气魄,咧着大嘴嘿嘿笑道:“看令师徒的模样,倒是悠闲自得啊!”

萧千离笑道:“好说!人少倒也有些好处,那阳明剑派并未在意本座,一路优哉游哉,倒也阅尽这边陲风采。”

一句话噎得薛开山一僵,半晌才干笑道:“咱们崆峒倒是颇为引人注目,想低调一些都不行,哈哈……”

二人寒暄一番,薛开山这才引三人入内,寻了一处避风地落座。

萧千离也不在意,在石头上大马金刀的坐下,柳随风与楚寻站在他的身后,石云则悄无声息的抱剑站在薛开山的背后。

萧千离瞥了石云一眼,并不以为意,笑道:“本座此来,有两件事要与道友商议。”

“哦?”薛开山眉头一挑,颇感兴趣的问道,“愿闻其详。”

“其一,贵派人手虽多,却来得只是三四代的门人,绝对战力似乎并不算强。而阳明剑派此番志在必得,派中高手倾巢出动,薛道兄莫非不做些准备么?”

薛开山哈哈笑道:“阳明剑派虽大,却也只敢在西北称王,我崆峒派根基深厚,薛某又岂会怕他们?”

萧千离含笑不语,只是正视薛开山的面容,薛开山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当下转了话题,又道:“那第二件事呢?”

“原本只有一件事,不过刚刚本座见到道友之时,便有了这第二件事,看到有的模样,倒似乎是受了点伤……”

这句话一说出来,石云浑身一震,急急问道:“大师兄,你受伤了?”

薛开山嘿嘿怪笑道:“萧道友,你这就看差了。老子一身横练功夫,谅阳明剑派那群废物,又有谁能伤到老子?”

萧千离并不回答,转头吩咐道:“随风,阿寻,你们二人且去外面巡视一圈,以防宵小夜袭。”

石云犹豫片刻,招呼道:“二位小友地形不熟,石某陪二位同去。”

等三人离开,薛开山脸上笑容顿收,沉声道:“阁下刚才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萧千离微笑道:“你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本座。你如今脚步虚浮,一身功力只怕连一半都不剩,也亏得你平时强行压制内伤,竟然连你的师弟都没看出来。”

薛开山冷冷哼了一声,道:“纵然受了点小伤,想要老子的性命,却也没那么容易。”

萧千离忍不住失笑道:“当真?”

薛开山狞笑道:“不妨试试?”

萧千离微微一笑,忽然右手虚空连点,四五道真气激射而出,薛开山大喝一声,双臂一格,指力重重的撞在手臂上,竟然如同碰到了钢铁一般,铮铮作响。

却不料萧千离所施展的指力四实一虚,一道暗劲悄无声息的透过薛开山交叉的双臂,一指正中他的胸口。

薛开山猝不及防之下,正要起身拼命,却觉一道清凉的气息随着指力侵入体内,不断游走,所过之处,胸口的烦闷顿时消解一空。

“尊驾真是好手段,只是……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薛开山瞪着眼睛,一副丝毫不领情的模样,只是不知不觉的改了对萧千离的称呼。

“本座想帮你便帮,哪里来许多为什么?”萧千离摇了摇头,轻描淡写的屈指一弹,一颗莹白色的丹药落在薛开山的手中,“你内伤极重,这枚天香续命丹可解你一时之虞。”

自从新手礼包的补气丹被吃光之后,这已经是萧千离兑换出的第四枚补气丹,加上赠给楚寻的儒风道袍,他的家当又重新掉回三位数,仅剩下955点兑换点。

望着手中异香扑鼻的丹药,薛开山毫不犹豫的一口吞下,只觉得腹内暖洋洋的甚是舒服,一道暖流从丹田处升起,渐渐蔓延全身。

“好药!”薛开山忍不住大声赞道,“老子虽然从来没听说过什么纯阳道派,但是只从这丹药便可看出,贵门派的底蕴只怕深得很哪!”

萧千离微笑道:“阁下倒是放心得很!你就不怕本座在药里加些料么?”

薛开山哈哈大笑道:“老子又不是初出茅庐的小毛孩,论修为,老子远远不如你,真要杀我,你也不需要用这种手段。”

他突然神色变得有些诡异,笑呵呵的说:“你那两个宝贝徒弟还在我二师弟手里,倘若我死了,崆峒门人自然一拥而上,就算你能全身而退,你的徒弟肯定被咱们砍成肉酱!”

料想不到薛开山竟然如此回答,萧千离不由得一愕,随即哈哈大笑。

笑声渐敛,萧千离正色问道:“值得吗?”

薛开山满不在意的嘿嘿怪笑:“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老子既然把他们带出来,就得把他们带回去!死了一个,老子都要心痛半天。以后倘若有人问起,‘姓薛的,你把你师弟带出去历练,怎么他们都死了,就你一个人回来了?’那时候,你让老子怎么对得起战死的兄弟?”

他突然一把撕开外衣,露出胸口一个赤红的掌印,咧嘴笑道:“看看吧,阳明剑派的老家伙们出动了,这一记血焰掌,打得老子险些废了半条命。不过那老东西也没活着,老子拼着挨他一掌,正好近身,把他活活撕成了两半。”

“这就是我薛开山的路,我是崆峒的三代大师兄,就得做出点大师兄的样子来!”

萧千离沉默半晌,才缓缓道:“你该走了!”

薛开山脸色渐渐变得肃然,重重叹了一口气,点头道:“是该走了,丢了面子事小,这些兄弟的性命事大。”

他又侧头打量着萧千离,嘿嘿笑道:“尊驾的见识武功都是极为惊人,却还对这所谓的遗宝感兴趣,想必另有图谋。到了这个时候,莫非还不肯跟老薛交个底么?”

惊人个屁啊!老子这才筑基圆满的本事,连徒弟都快赶上我了,我天天发愁该教这些徒弟什么武功,愁得都快白了头发,要是真找到什么遗宝,也好教教徒弟,哪里来的“另有图谋”?

心中暗暗腹诽,萧千离却正色道:“要说图谋,也确实有一些。听闻那位羽化的大能之人乃是出身道门,本座想瞧一瞧,那遗宝之中,是否留下了什么道经典籍……”

此言一出,薛开山顿时恍然,点头道:“原来如此,此节我倒是未曾想过。”

他思索半晌,又摇头道:“援手之恩,薛某如今却是报不得,他日倘若有缘,尊驾不妨来崆峒小坐,让薛某也好一尽地主之谊。”

“一言为定!”

二人相视而笑,却都极为默契的不提之前萧千离所提议之事。

萧千离也不失望,只是站起身来,拍拍屁股打算离开。

薛开山起身相送,外面正见到石云与柳随风、楚寻二人,两个少年还没有什么,石云却是悄悄松了一口气。

几人寒暄几句,萧千离转头对两个徒弟笑道:“走吧!”

三人刚要离开,却见黑暗中一个身材高挑的青年噔噔噔奔了过来,笑道:“师父,大师兄,你们看,我抓了好大一只羊。”

众人这才看清他手里抓着一只不断挣扎的野山羊,石云忍不住苦笑道:“好好好,算你有本事。你要是想打牙祭,一会儿把它宰了烤来吃便是。”

师父?大师兄?这都是什么辈分?

萧千离疑惑的朝薛开山望去,一旁的石云却苦笑着解释道:“道兄不知,这小子本是我的弟子,别看生得一表人才,又是一身蛮力,却不折不扣是个浑人。他见我叫薛师兄为大师兄,于是也跟着这般叫唤,不知责骂了多少次,却依然改不过来。念他凄苦,也就随他去了。”

听了石云的话,萧千离心里猛然一沉。

他不惜放下身段也要来寻崆峒派,最大的原因还在这李承渊身上。却不料人家师徒相处极为相得,就算想要横刀夺“徒”,却也无从下手。

他心中失望之极,面上却神色不动,缓缓道:“令徒的心智,似乎并非先天所致,倒仿佛是遭受了甚么意外……”

石云点头道:“道兄说的一点都不错,前些时日石某外出办事,路过一处战场,见到这小子呆呆傻傻的坐在尸堆中,看他服饰兵器,倒像是军中斥候,腰牌中写着‘李承渊’三字,想必是他的姓名。因此将他带回崆峒,多方调养,却始终不见起色。只得暂时认下这个记名弟子,怎奈他脑子浑浑噩噩,哪怕石某传授内家心法,却也记不住半点。”

萧千离轻轻叹息一声,开口道:“本座姑且一试!”

他伸手扣住李承渊的手腕,这浑人一惊,握拳刚要反抗,却听石云低喝道:“不许动!”顿时乖乖的站住,只是好奇的在萧千离脸上看来看去。

萧千离一丝玄冰真气游遍李承渊全身,刚到脑部,便发现了不对劲——在他的头部,似乎有点点血块淤阻,只是任凭玄冰真气如何穿来钻去,却始终奈何不得半分。

“原来如此!”萧千离收回手指,摇头道,“要散去脑部淤血,非得自行以内息调养,偏偏他又学不得内功,这可真是麻烦得很了!”

石云点头道:“道兄所言甚是,纵然是内家高手以真气强行化解,但是淤血在脑,稍有不慎,这小子就彻底变成了废人,咱们也是一筹莫展。”

萧千离苦思良久,却始终不得其法,只是暗暗叹息:“莫非真要等我医术升级到高阶,才能找到对策么?可这又等到何年何月去?”

他极为惋惜的叹了口气,摇头道:“本座才疏学浅,实在一筹莫展。他日若有所得,再来替此子诊治罢!”

他一边摇头,一边带着两个徒弟迤逦而去,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

石云转头看去,只见薛开山满脸的震惊之色,急忙问道:“大师兄,怎么了?”

薛开山半晌没有说话,好一会儿才开口道:“这萧道人恩威并施,时时对咱们示好,我只当他是想要交好崆峒派,如今才知道想岔了!”

石云不由得一愣,回想刚才萧千离的所作所为,顿时讶然道:“莫非,他真正的用意是……”

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向一脸茫然的李承渊看去。

池宁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