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阳第一掌教

纯阳第一掌教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46章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什么?纯阳掌教来拜访本派?已经在山下?”

听到这个消息,一向沉稳的长空派副掌门徐方易脸色一变,霍然立起。

“是!”禀报的弟子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山下的师弟听说来的是一位掌教,故而不敢怠慢,特意发了信鸽上山。”

“做得好!”徐方易沉声道,“命执事堂主任骋率七执事一同下山迎接,按贵宾礼仪接待。”

“是!”那弟子立刻转身去了,不多时便听到他的声音远远传来。

大殿之中,一位身穿黑底白点长袍的老者微微笑道:“方易,你心乱了!”

徐方易轻轻叹息一声,摇头道:“掌门,先不说此人凭空造物、挥手招来瀑泉的种种神奇,单单是他一招破木空行者的般若掌,便足以让我心惊不已。”

他顿了一顿,又叹息道:“我事后细细回想,也只知道他施展的功法乃是无量光暗、两极反转,似乎隐约蕴含着博大精深的周天演化之道,却看不明白他功法的精微之处。倘若我处在木空那个位置,只怕败得比木空行者还要惨上数倍……”

那穿着星辰长袍的老者点头道:“当初你回山曾细细描述过当时的情形,此人一剑震阳明,看来确有此事。只是如今这位纯阳掌教上山,却并不一定与本派为敌而来。”

“话虽如此,但是纯阳宫所图决计不小。既然纯阳已破阳明,只要再击溃我长空派,西北今后便是他一家独大。”

老者微笑道:“任他独大又如何?”

徐方易沉默半晌,这才缓缓道:“掌门的意思,莫非是避其锋芒么?”

老者呵呵一笑,并不否认自己的意思,笑道:“方易观其人如何?”

徐方易迟疑了一会儿,叹息道:“举止谋定后动,修为深不可测。”

那老者哈哈笑道:“先入为主,先是剑震阳明,接着又见一招破木空,方易,你心里已经存有惧意,这可不是长空掌门应有的气度。”

徐方易有些不悦,却还是恭敬的施礼道:“愿闻其详!”

老者点了点头,沉声道:“修为高绝自然是不假。从你之前所说的来看,他门下三名亲传弟子也是璞玉之材,以化炁初阶强行搏杀化炁圆满,更有谢广陵剑心重立,触碰先天……从账面实力来看,纯阳宫丝毫不弱于长空派,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徐方易沉默半晌,才涩声道:“掌门说的是!”

那老者微笑道:“你却想过没有,谢广陵其人如何,你我与他打了二十年交道,早已心知肚明。这样看来,纯阳宫扬名才不过区区半年,门派底蕴实际上尽数系于掌教萧千离一人身上,他就算本事再大,也是分身乏术。”

徐方易心中一动,问道:“掌门的意思是……”

“现在还不好说。”老者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笑道,“客人既然已经来了,你我二人也该共同迎接才是正理!”

二人并肩走出大殿,只听一声炮响,数十位黑衣长空门人齐齐立在牌楼下方,按二龙出水阵列排好,门派中稍微有头有脸的人悉数出现,如众星捧月一般,将老者与徐方易簇拥在当中。

萧千离长袖飘飘,带着陆无厌与李承渊二人在山道转弯处出现,身前身后都有长空派的执事虚引,徐方易大踏步迎上前去,朗声道:“萧掌教大驾光临,长空有失远迎,望请恕罪!”

萧千离一眼扫过黑压压的人群,微笑道:“徐掌门,您摆出这样的世俗礼仪,却有些折煞本座了!”

只听徐方易呵呵笑道:“萧掌教莫要客气,堂堂的纯阳掌教大驾光临,鄙派实在是蓬荜生辉,理当如此,理当如此!”

二人一边寒暄一边穿过牌楼,徐方易笑道:“这位乃是本派掌门墨夜离。”

那老者细长的眼睛缓缓张开,目中似乎有星星点点,细细看去却是深邃无比,微微笑道:“萧掌教一路辛苦。”

他身形并不高大,全身上下不带半点真气波动,站在那里,整个人的气息都仿佛与天地融于一体,缥缈不定。

只是看了一眼,萧千离就判断出,这长空派掌门墨夜离,乃是自己出道以来,遇到的境界最高的一人。纵然是生就火土双行的魏无名也在境界上不如此人。

至于木空行者,单论对天地规则的理解,也显然不如墨夜离。只是少林先天功法过于强悍,斗阵搏杀同境界可谓从无敌手,因此很难判断二人的实际战力高低。

“见过墨掌门!”萧千离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施了一个道门平辈礼,笑道,“本座与徐掌门也算是旧识,路过此地,特来叨扰一杯清茶。”

萧千离在观察墨夜离,墨夜离同样也在观察萧千离。

从萧千离的身形出现开始,墨夜离的注意力就没有离开过他半分,只觉此人举手投足间出尘飘逸,但是仔细看去,却似乎半分修为也无。

能打得老对头南楼峰大败亏输,甚至要亲自上门贺典,摆出化干戈的姿态,又一招打得木空行者心服口服,这样的一派掌教,又怎么可能是真正毫无修为之人?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此人的境界高明程度,已经到了自己无法看破的地步。

尽管如此,墨夜离依然心如平镜,还了一礼,微笑道:“萧掌教请入内叙话。”

三人走进大殿,立刻便有门人端上茶来,李承渊与陆无厌则留在殿外,自有其他人将二人请至偏殿落座寒暄。

萧千离环顾大典一眼,微笑道:“不愧是成名多年的祁连长空,家大业大、枝繁叶茂,果然是好生兴旺。墨掌门执掌长空门户,可谓是雄才大略。”

墨夜离自谦道:“门派简陋,不比昆仑玉虚集天地灵气,有萧掌教这样学究天人的领袖,纯阳又何愁不得兴盛?”

“借墨掌门吉言!”

二人略略夸耀了对方一番,墨夜离这才开口道:“萧掌教,前些日子,方易承蒙贵派照顾,也是所获不匪,少林、拜火诸事,墨某也一一耳闻。今日萧掌教大驾光临,可是与此事有关?”

“也有关,也无关!”萧千离看了一旁默然不语的徐方易一眼,缓缓道,“少林一事暂且搁置,那拜火东侵一事,贵派切不可小窥。本座曾听闻拜火千年前曾西进扩张,引得战火绵延万里,一直到奥林匹斯教横空出世才停止扩张势头。”(历史中,拜火也曾试着将圣火西进,却与古希腊原有宗教产生尖锐冲突。)

虽然听不懂“奥林匹斯”究竟是什么来历,但是可想而知也是一个势力庞大的宗教,墨夜离与徐方易何许人也?自然是心知肚明,当下均默默点头。

墨夜离沉吟片刻,沉声道:“之前萧掌教曾对方易提过,拜火东进据点大致在天山附近。倘若拜火东进,要么就是走昆仑一路,要么便是跨越沙漠从敦煌而来。这两路中,南路有贵派坐镇玉虚,北路则有阳明扼守,唇亡齿寒,倘若对方一旦发动,长空派自然尽遣高手相助。”

萧千离点了点头,施礼笑道:“墨掌门高义,本座在此先谢过了。”

墨夜离与徐方易齐齐还礼,只听萧千离又道:“至于另一件事,便是本座的一件心事。”

二人齐齐心中一震,暗道:“果然来了!”

“本座自艺成以来,平素多喜与各大门派交流。久闻西北宗派中,以阳明长空二者为首,之前与南楼峰南掌门切磋,实在是获益良多,因此本座今日冒昧前来,正是打算与长空流传千年的镇派武学印证一二,还望墨掌门不要吝惜。”

“多喜交流?”墨夜离还不动声色,徐方易的脸色却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从门人回馈的情报来看,你纯阳派倒真是‘多喜交流’,只是屈指一算,被你‘交流’过的门派,武威苍龙灭门、三山派从正副掌门到核心门人被你们杀了个遍,苍龙邀来助拳的无量派、神拳宗高手死得干干净净,就连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地鼠门都被杀了一轮。阳明剑派西北称雄多年,被你一人一剑打得大败亏输,三大首座齐齐丧命,门下弟子不知死了多少,长老谢广陵还被你趁机收归纯阳宫……这样的‘交流’,倒也真是前所未见。”

墨夜离却抚掌大笑道:“既然萧掌教有此心思,那真是再好不过!墨某早就听闻纯阳掌教功法无双,原本技痒,只是墨某身为主人,不便提起。既然萧掌教也有此意,当真是恰逢其时!”

徐方易眉头一皱,刚要说话,却见外面匆匆奔进一个弟子来,禀报道:“掌门,不好啦,马师兄与客人打起来了!”

“嗯?”墨夜离与徐方易不禁皱起眉头,萧千离心中微微一动,开口笑道:“我门下这位三弟子性格粗鲁,想是言辞有所冲突,不如我等出去瞧瞧,也好当个和事佬,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二人自然无异议,当下三人联袂起身向门外走去。

趁着这个机会,徐方易低声道:“掌门,为何?”

墨夜离摇了摇头,轻叹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纯阳只怕这次是要有扩张的心思了……”

池宁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