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筒开门

万花筒开门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章 突破,反常

无名见识到了白露除了武力之外,令人心惊的另一面。

她不知道,对于忍者而言,单纯的战斗力是不够的,收集情报也是很重要的能力,平时看似闲聊,实际上不知道被白露套去了多少重要信息。

不过无名也是不服输的,小脾气上来了,死鸭子嘴硬,小脑袋一扭,不看白露,轻哼道:

“那只是你的臆测而已,有什么用?”

“呵---”

白露轻笑一声,不与争辩,淡淡的道:

“耳,不止一个,爪,自然也不止一个,你是你兄长现在的爪,那么---

以前的爪如何了?”

“---”

无名没有说话,她不想回答,以前的爪的结果如何,她很清楚,俏脸上抑郁的神情更加浓郁几分。

“弱者没有资格生存,奉行这样的理念,那些人的下场你不说我也猜得到。”

白露没有在意无名回不回答,只是自顾自的说着,说到这里手指停了下来,淡淡的道:

“被一个被抛弃的耳打败,这样的爪,莫说是你的兄长,我也不想要。

唯一的区别在于,我大概会把不适合做爪的人调到另一个合适的位置,而你的兄长---”

“够了!别说了!”

无名突然暴躁的像只发怒的小猫咪一样打断了白露的话,捂着耳朵,紧闭双眼,蹲在了地上。

白露淡淡一笑,果然不说了,他本来也不想说什么的,偏偏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的嘲讽他。

自作自受。

不过无名开始担心自己的未来,这是一种好的转变,也不枉他难得的多费口舌,毕竟一个花季少女把自己当做没用就可以丢弃的兵器,实在是太悲哀了。

至于说那个素未谋面的美马怎么想自己这种挖墙脚,还不是给自己挖的举动------现在不是还不知道么,等知道了再说吧。

反正他不会在这个世界停留太久,不管那个美马有多大的野心,有什么企图,只要在抵达金刚郭之前不威胁到甲铁城,那就无所谓了,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

听起来似乎很没骨气的样子,但白露本性如此,他不喜欢将时间浪费在对自己而言无意义的事上,比如说打架,换个好听的名词叫‘战斗’。

——————

九智来栖的效率很高,半个小时内就拿出了一套并不复杂,而且行之有效的行动方案。

效率不高也不行,甲铁城拖不起,粮食是最大的危机,多拖延一天意味着危机更加逼近。

半个小时不长,但计划制定得并不仓促。

白露看过整体计划,确认可行之后才点头同意,他对自己的小命很重视的。

计划简单的讲就是分为两组,一组负责战斗,一组负责控制起重机。

白露和无名不用多说,肯定是战斗组的,荒河吉备土和另外两个武士也是战斗组,他们负责突入锅炉房,启动锅炉给起重机提供动力。

九智来栖负伤,无法战斗,但坚持有所贡献,所以和另外三个武士、一个会操纵起重机的锻冶工人组成了控制组,控制起重机。

兵分两路,白露和无名带着三个武士一路畅通无阻的跑到了锅炉房的入口,锅炉房的铁门是封闭的,无名没有贸然开门,而是对白露道:

“里面有很多卡巴内。”

“嗯,开吧。”

白露微微点头,转头对身后抱着蒸汽枪,气喘吁吁跟上来的三个武士道:

“我和无名开路,你们不要靠近,远距离开枪就可以了。”

“明白。”

荒河吉备土和另外两个武士齐声应是,他们也都清楚自己帮不上忙,出了意外不拖后腿就是好的,只不过武士的自尊让他们跟了过来。

砰!砰!

说话间无名两枪打在铁门的两侧,破坏了门和墙壁之间的连接,旋即主动后退,白露拧腰转身一记回旋踢狠狠地踹了上去。

咣!

铁门瞬间内曲,折成了钝角,破空飞进了黑暗的锅炉房中,紧接着传出连续不断,噼里啪啦的撞击声和革锦撕裂之声。

又传出令人全身起鸡皮疙瘩的刺耳金属摩擦声之后,铁门才停了下来,锅炉房内也安静了下来。

昏暗的光线并不影响视觉,所有人都看到了一片狼藉走道,一条暗红的血色通道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十几米外。

由于悬空走道并不宽,大部分卡巴内掉到了下面不知生死,少部分尸体残缺的挂在栏杆上,十几米外扭曲的铁门后压倒一片,暗红色血液汇聚成小溪哗哗的流淌,顺着悬空走道的缝隙滴落下方。

“六根清净。”

白露淡淡的念了一句,面无表情的和无名走了进去。

好强!好可怕!

荒河吉备土与两名同伴默默的对视一眼,瞬间明白了彼此的想法,眼中升起斗志,他们弱小,但并非没有做不到的事!

恰好被声音惊动,从转角循声跑出的一群卡巴内就成了这三位不服输的武士证明自己的牺牲品。

啪啪啪———

蒸汽枪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开火了,不得不说生驹是个天才,开发武器的天才,以往紧挨着开枪都不一定能贯穿的金属薄膜,现在隔着十几米都被打穿,七八头卡巴内连人都没挨到就扑街了。

白露和无名并没有在意武士们的表现,或者说武士们把卡巴内全部击杀,不用他们两人费力气才是最好。

咔嗒!

阀门全部依次被推起,机器开始正常运转,为不远处的起重机吊桥提供动力。

白露环视机器交错而不失秩序排列,一片空旷的锅炉工厂,若有所思的道:

“唔,去哪里了呢?”

荒河吉备土在一旁闻言,有些疑惑的道:

“您说什么?”

“卡巴内。”

无名替白露回答了荒河吉备土的疑惑,她与白露朝夕相处,理解、学会了一点白露的行事风格,也发现了锅炉工厂中的违和感。

“你不觉得这里太安静,太干净了吗?

刚刚我们解决的卡巴内不过三十多个,加上十几个幸存者,八骏驿不可能就这么点人,那么其他人,或者说卡巴内去哪里了?”

荒河吉备土与另外两个武士闻言一怔,睁大了眼睛,经过无名这么一解说,他们才觉得真的不对劲儿。

寻风的蒲公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