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木兰

清穿之木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1章 消息

“福晋,这钮钴禄府里上下最近一直管束得很严,原先选好的钉子埋不进去,后来收买的钉子也根本就接近不了目标,不过最近,倒是得了些别的消息。”半夏理顺思绪后回道。

“什么消息,说。”乌拉那拉氏催促。

这钮钴禄府也不知是太过严谨小心,还是运气实在是好,细查下来,近几月里,这钮钴禄府里都没有买进新的奴婢进府,人事变动也很少。

按说这皇阿玛赐婚的消息,他们也不可能会提前预知,可现在,这钮钴禄府却是几乎被围成个铁桶一般。

这钉子是一个都埋不进去,好不容易收买了些人,可却都是些不顶用的,根本就近不了那钮钴禄氏的身。

乌拉那拉氏不悦的皱眉,相比起好处理的耿氏,这钮钴禄氏还真是难办。

这难道还真是她天生运气好?

还是这钮钴禄府里背后有厉害的高人,一早就做了安排和打算。

“福晋,钮钴禄府里的马佳氏,好像花重金请回了一个姓木的嬷嬷,据说是为了给钮钴禄氏调养身子用的。

这个木嬷嬷刚进府时,因为喉咙受了伤,所以一直都没有说过话,整个人看着很是孤僻,不好相处。

她不喜身边有人贴身服侍,一般都是自己一个人待着。

可最近一段时间,却是改变很大,奴婢不知是不是因为她的伤好了,能说话的关系。

最近这个木嬷嬷很喜欢叫些小丫鬟陪在身边,并大方的都赏了些小东西。

钉子也曾近距离接触过她,不过她们聊得都是些琐碎的事,没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

至于这个木嬷嬷的出身和来历,府里有些猜测和传闻,但都没经过证实。

恐怕除了钮钴禄凌柱和马佳氏,只有当时去接人的马仁夫妻知道一些,只不过他们两个都是钮钴禄凌柱夫妻俩的心腹,

钉子怕打草惊蛇,所以不敢冒然接触。期间,木嬷嬷身边有人事变动,原先派去服侍她的两个贴身丫鬟,其中一个叫绿芸的,被换成了马佳氏身边的大丫鬟绿乔。

据说是因为她懂药材,所以暂时被派去帮忙,另一个丫鬟红莲暂时没动。福晋,钮钴禄府里近日也传出消息,

马佳氏已经定了钮钴禄氏进府时,要带木嬷嬷和贴身丫鬟香豆。这香豆是家生子,从四岁起就一直跟在钮钴禄氏身边,

她爹是马佳氏一个糕点嫁妆铺子里的管事,她娘曾是钮钴禄氏院子里的管事妈妈,最近被马佳氏派去处理钮钴禄氏要带进府的嫁妆,

至于另一个丫鬟,则还没有决定人选,钉子如今正在想办法,希望能够入选,但恐怕可能性不大。

据钉子回报,一开始钮钴禄氏很看不起这个木嬷嬷,因为这个木嬷嬷刚进府时很是狼狈瘦弱。

不过奇怪的是,这个木嬷嬷的饭量奇大,一顿能顶三四个大男人。

不知是因为她能吃,还是后来食用药膳的关系,这近二十天的时间里,这个木嬷嬷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不止人长胖变年轻了点,也逐步收服了钮钴禄氏。在钮钴禄府,不管是在主子还是下人里,这个木嬷嬷都有很大的名声。

依着钉子的回报,她的医术应该不错,马佳氏不止给她配了院子和贴身丫鬟,还给了很大的权利,并先后买进了不少的贵重药材。

期间,她唯一的一次出府,是因为需要采集一种在药店里也买不到的草药,当时钮钴禄府里还给她配了四个随从保护。

前段时间,这个木嬷嬷还给钮钴禄府的主子都把脉并开出了药膳方子,他们用了以后,据说效果都很好。”半夏细细回禀。

“调养身子?药膳?木嬷嬷?”

乌拉那拉氏脸上的神情很是晦涩,喃喃着自言自语:“看来这个钮钴禄府的野心还不小!”

想着自己的身子,乌拉那拉氏绝望灰心的闭眼,她当年生弘辉时被人动了手脚,不只害得弘辉体弱,她的身子也毁了,不能再生养。

这些年,她看的太医和民间的名医是数不胜数,吃得药更是不知有多少,可就是不见效,本想着还好有弘辉,没想着最后还是……

“继续。”

“是,福晋。”

青墨仔细回忆着钉子传回来的信息。

“这个木嬷嬷在制药和制妆品上也很厉害,她配制的妆品在钮钴禄府里很受欢迎,只可惜她配制的妆品管得很严,钉子们拿不到样品,只能送回丫鬟绿乔制作的。”

青墨平静的说完,从袖子里摸出几个瓷瓶和白纸包好的胰子送上。

庄嬷嬷接过来一看,随手选了一个瓷瓶打开—

顿时,一股好闻的香气传出,她诧异的愣了下,伸指轻挑了一点抹在手上,只觉得湿润滑腻极了。

庄嬷嬷细细看了所有的东西后,才恭敬的回道:“福晋,东西都不错。”

乌拉那拉氏接过她手里的瓷瓶,靠近细闻着那股迷人的芳香,舒展眉头的点头赞道:“是不错,看来,这个木嬷嬷的本事还不小。”

“这钮钴禄府还真是舍得下本钱,依着这些消息,这个木嬷嬷肯定不简单。看来那个马佳氏还真是花了重金,不过—”

庄嬷嬷说到这,看着手里的瓷瓶,不屑的摇头:“这些始终是小道,依着奴婢看,要是这个木嬷嬷真这么厉害,这些年京城里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她的消息,估计她也就会这一两手,骗骗那些不经事的,充充门面罢了。”

闻言,乌拉那拉氏细细考虑后,对着半夏吩咐:“你叫人继续盯着,有事赶紧回报,至于木嬷嬷那,你派人接触一下,看看能不能拉拢收买,不过此事不宜太过明显,以免打草惊蛇。行了,没事都退下吧。”

“是,福晋。”半夏和青黛福身后退下。

“福晋,您放宽心,她们这些个小女子,手段还嫩了点,您不必忧心。”庄嬷嬷在一旁劝着。

“嬷嬷。”

乌拉那拉氏叫了她一声,叮嘱她:“等她们两个进府了,你帮我盯着点,要是我的身子真养不好,还是听额娘的,在下面的格格里挑着一个扶持,到时好抱养个孩子。”

庄嬷嬷闻言大喜:“福晋,这就对了,咱们还是要做两手准备,夫人现在在外面托人找着名医,要是真能找到神医,能医治好福晋您的身子,

到时能自己生一个最好,要是实在不行,抱养下面的,到时只要留子去母,福晋从小细细养着,总能养得亲的。”

乌拉那拉氏点头,拿手按按额头,只觉得又闷痛起来。

“福晋,您别动,奴婢来。”庄嬷嬷见状,忙上前帮着她按揉起来。

乌拉那拉氏闭眼沉吟半晌,还是挥退庄嬷嬷的服侍,平静的吩咐:“嬷嬷,陪我去抄经吧,给我的弘辉积福,保佑他下辈子投个好胎,能有个好身子,要是……”

乌拉那拉氏说到这里双眼含泪:“要是佛祖怜悯,能让我们再续母子缘,那……”

荷籽纤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