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鹭修炼手册

第35章 住院(三)

白鹭半夜时醒过来,看到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被子、白色的床单,看到挂在眼前的吊瓶,她有瞬间的恍惚,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她歪头,看见爬在床上打瞌睡的西岭,记忆一点一点回到她的脑海里。西岭背着徐娇娇从樱花丛中缓缓走来;西岭坐在她的床前对她说:咱们离婚吧!她站在漆黑的海边没有结果的等待;在小区门口,徐娇娇搂住西岭的脖子亲吻……这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在白鹭脑中播放,闹的头疼欲裂。

自己又是怎么到医院了?她想起徐娇娇趾高气扬地去找她,两个人好像说了好大一会儿话,最后,徐娇娇说自己什么来着?绿茶婊?白鹭想起就气的不行,她口干舌燥,看到小桌上晾的有水,挣扎着坐起来,勉强下地,头还有头昏,她抚着床,端过水杯,水是凉的,小口小口地喝着。

西岭醒时,就看到这样的画面。

“白鹭,你醒了?”西岭的声音里有惊喜:“你想喝水怎么不叫我?水凉了吧?我给你加点热的。”

说着,他接过白鹭的水杯,尝了一口,水果然冰凉,他帮到加了点热水,捧到白鹭面前:“白鹭,你多喝点热水。”

白鹭默默接过水杯,又喝了几口,把水杯还给西岭,她静静躺下,闭上眼睛。

西岭摸了摸白鹭的额头,还有点热,他想,这大半夜的,也不是谈话的时候,何况,到底要和白鹭说些什么?他也还没有想好。他看白鹭闭上眼睛,帮她整理了一下被子,观察她一会儿,见她好像又睡着了,他也爬在床上,又打了个盹。

徐娇娇一夜都不安宁,易白鹭躺在医院里,看着挺可怜的,男人最受不了这一这种场面,西岭一定会同情白鹭,说不定心一软就和她复合了。她想一大早到医院去,想起昨天西岭对她说的话,他是什么意思呢?她一头栽到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自己。

休息了一夜,白鹭的烧退了,精神也好了很多。西岭扶着她到卫生间梳洗,她对着镜子里苍白的自己,有点不敢相信,使劲捏了捏自己的脸,想让脸上有一点颜色,但并不成功,反而在苍白的透明的脸上留下清晰的捏痕。

“白鹭,我让妈妈一会儿送点粥来,你现在吃点苹果吧,妈妈昨天说,让你多吃点苹果。”西岭让白鹭坐在床上,他开始给白鹭削苹果。

“哪个妈妈?”白鹭一直没有和西岭说话,听他此时说话的口气,不由问了一句。

“是你妈妈,昨天你睡觉的时候,妈妈打电话了。”西岭把苹果切下一块,递给白鹭。白鹭接过苹果,想到妈妈已经知道自己生病,按妈妈的脾气,恐怕已经在来Q市的路上了。她和西岭的事儿一直没有告诉妈妈,现在看来,恐怕也瞒不住了,算了,该来的就来吧!如果妈妈知道自己将要婚变,还不知有多伤心呢!她目光发呆,拿着苹果也忘了往嘴里送。

西岭看她的状态,以为哪里不舒服,他摸了摸白鹭的额头,又看看白鹭的脸色:“白鹭,你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白鹭看他虽然对自己关心,但并不寻问自己没有什么生病,也没有道歉的话,关心里透着疏离,她也对西岭灰了心,淡淡地说到。

西岭看白鹭一直对自己很冷漠,他想,白鹭的自尊心真的不是一般的强,她肯定生病,也不愿意说一句挽留自己的话,自己和她的自尊心相比,难道竟是如此不值一提吗?

其实,即使西岭向白鹭提出离婚,他们谁都没有认真去想,这个婚怎么离?他们吵架、分居,但心里想的是两人早晚会合好的。但他们太年轻,身上的刺太多太坚太硬,虽然心想走近,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保持距离,因为他们都害怕受伤,更害怕受伤的是自己。

枝秀提着保温筒推开了门,后面跟着韩鑫。白鹭看到他们坐直了身体,面色温和地向二人点头。

“哎呀,白鹭,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枝秀看到白鹭不由吃了一惊,才离开家几天,白鹭不仅瘦、憔悴,而且整个人的状态都萎靡了。“来,我一大早起来熬的粥,你快趁热喝点。”

她从保温筒里盛了粥,亲手递给白鹭,白鹭接过粥,低声地说了一声:“谢谢!”

韩鑫问西岭:“白鹭得的什么病?为什么会昏倒?”

“没有太大的事儿,昨天发烧,血糖有点低。”西岭拿出病例本给爸爸看。

“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发好。白鹭,这两天你在医院好好养病,别的事儿,先不想,病好了再说。”

枝秀用手碰了碰他,不让他再说下去,她微笑着坐在床边:“西岭,你好好照顾白鹭,白鹭想吃什么,你告诉我,我做好送来。”

白鹭默默喝着粥,西岭一家人都对自己和和气气,就是没人说他们以后要怎么办?

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竹玉溪和易强走了进来。

“白鹭!”竹玉溪直冲到病床的前面,看到白鹭的模样,心疼的不能只以,她搂住白鹭,眼泪就掉了下来。

易强看枝秀、韩鑫、西岭都在,忙替妻子道歉:“亲家、西岭,你们都在呢?白鹭妈呀,看到女儿把什么都忘了,你看,都没和你们打招呼。”

竹玉溪这时也擦了擦眼泪,转头对西岭一家说:“亲家、西岭,辛苦你们了!白鹭这孩子,她就是不会照顾自己,唉!她这一病,让全家人都不得安生。”

枝秀忙摇手:“亲家,都是一家人,你说这话就见外了。”

韩鑫也说:“亲家,你们赶了一夜的车吧?先到家里休息一下。白鹭这边还让西岭照顾吧。”

玉溪摇摇头:“我们坐的是卧铺,不累,这两天你们辛苦了,你们回去休息吧,西岭,你也回去,这里有我呢!”

易强也说:“我们也不去家里住了,一会儿我在附近找个宾馆,这样来看白鹭方便。你们都回去吧。”

枝秀韩鑫互相看了一眼,他们又把眼光看向西岭。西岭一直没有说话,此时四位老人都看向自己,他犹豫了一下,看向自己的父母:“爸妈,你们先回家吧。晚上妈妈再给白鹭做点容易消化的饭送来。”又转向白鹭的父母:“我去给二老在附近订个房间,Q市我比较熟。”

大家都点头,玉溪、易强就留下来照顾白鹭,西岭三人走出病房。

“西岭,我看白鹭的父母好像不知道你们闹离婚的事儿呀!”枝秀问西岭。

西岭点点头,没有说知。

“那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呀!”枝秀替他着急。

“什么怎么打算?白鹭出院就让她回家,你把那些花花肠子收一收。”韩鑫历声打断枝秀的话,对西岭说。

“爸、妈,咱们先给白鹭治病,这些事儿,出院的时候再说,行吗?”西岭现在一点都不想做选择,如果能推,这个选择推到100年以后才好……

文深网密

作家的话
祝大家狗年旺旺,万事大吉。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