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爷说过

第407章

楚峰在街口目不转睛搜寻着,看一看有没有可能碰见,但是,这里的人多的让他眼睛难受,所以,他离开了街口,来到了一栋楼房旁边,附近围着一群修士,这些修士都是来这里找事情做的,这个地方是修士们能够获得声望与荣誉的地方,通过做些出力的事情,他们能够得到一部分报偿,这些事情自然也引起了楚峰的关心,他在门派里面修炼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来到这样的地方,所以,他没有在门派里面积攒足够的贡献留下来,但是,他在这个地方也不太喜欢,毕竟他的金钱足够他花费,他修炼的时候都是按部就班,所有的东西都在他的身边的包袱里面,只要他能够伸手就能够获得,所以,这些什么贡献与声望,那些都是穷困修士做的事情,不过,他想了解一下这边的情况,不等于他接受自己是一个穷困修士命运,他不喜欢自己变得的穷困,所以,他身上带着的钱粮足够他生活一阵子。

楚峰被安排在一个房间里面,因为,他在这个地方呆了一段时间,他们都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无非想找一份工作,改变一下自己的处境,楚峰不太理解,他们为什么安排他去清理河道里面的垃圾,这样的事情对一个翩翩的公子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委屈,他不想去这个地方,所以,他张口说,“你们搞错了,我明白你们把我当成了那种穷酸的没有本钱修炼的穷困修士了,但是,我不会接受这样的待遇的,明白了没有,给我一个体面的工作。我要去体验一下,还有什么不同的工作。”

里面的人非常的狡猾,他们没有什么好的安排给楚峰,最好的安排就是去一个门派里面浇水,但是,需要缴纳一些押金,他们害怕楚峰做不好,所以,不太信任他。

“你在这个地方没有任何地位,年轻人,你这样的性格怎么可能来这个地方,你走吧。”那个斯文的人对楚峰说,他告诉楚峰的每一句话都仿佛在刺激楚峰耳膜,让他明白自己在凤趣城里面人生地不熟,没有任何家族肯给他担保,没有任何地位,尽管,他能够交待出来他的修为的凭证正在朝着五阶的实力迈进,但是,他们并不喜欢这样的修士,因为,四阶的修士在凤趣城里面十个人里面恐怕得找出九个来,当然,这不是绝对的,不过,可见,这里面的修士数量还有品级都是远远的超过青龙镇非常多的。

凤趣城的人口基数非常的庞大,楚峰完全知道这里真是卧虎藏龙,他也明白这里有非常独特的自然优势,并且资源非常的丰富,不过,他们小看了这个来自青龙镇的小小的修士的高超水准,这么自己认为,自己的水平在同级的水准里面绝对是独占鳌头的人物,他恐怕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如此大胆的想法,可能是他在九天山上面领悟到的东西让他比别人多了一份胆量,若不是他修炼的阴阳造化经给了他什么诡秘的力量,这一切都不太清楚,毕竟,楚峰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方,这个地方也给他打开了大门。

他明白自己这些年没有经受到任何一次考验,在门派里面,他们试炼完毕四阶的考验之后,这个考验代表了他们的一种身份与能力,能够符合修士们的普遍的心理,但是,他们门派当中最为厉害早就到达了六阶的考验,楚峰因为在山门里面遇见让他寝食难安的事情,所以,他不得早早的就摆脱师门的束缚,出来闯荡。

他早就从一个师门出师,还没有听说过,可以另外拜师,不过,他的师傅给他的所有的教训,他还没有完全的继承下来,他没有改变自己的初衷,想在这个地方寻求他们的修士的教导,所谓的教导不过是让他们能够快速的修炼到一定的层级,但是,这之后,师傅的力量决定了徒弟的品质,因此,楚峰觉得这里的修士同样不会高明到什么地方。

他在这里探听到了这里门派的实力,不过,比他的门派水准高一到两个层级的实力,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恐怕楚峰这点自负的本能是他与生俱来的,他不想拜师,再说,拜师不是去饭馆吃饭,现在,他得将自己师门的东西发扬出来,但是,他想了想自己的师门令他多么的不爽,还是等一等再说。

他从师门里面得来了阴阳造化经书是在试炼里面做为奖励得来的,这本经书不知道楚峰修炼到了什么程度了,他可能还没有打开过,毕竟,他的实力在一定的阶段下,打开只能让他心神疲惫,所以,他将东西保管起来,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有资格去学习,没有达到一定的水准去茫然的学习只能把先前的东西都给抹杀,所以,楚峰慎之又慎,他在这个地方没有获得一份可以让他体面的工作。

他离开这个给修士专门找事情做的地方,这个地方看来不能够让楚峰满意,这个叫什么地方的地方,楚峰转眼就忘记了,他跑到了附近华丽的桥梁上面,在上面能够看到四通八达的桥梁,还有码头背负麻袋的苦工,这些人辛苦的背负,还有一条条精致的船,船里面全都是香艳的女人,这些女人衣装暴露,体态轻盈,神情妩媚,左边一片是杏花,右边一排是桃面,总之,形形色色的人,林林总总的树木,在河道两岸相会,柳风拂岸,一群修士,穿着统一服装的修士走进了楚峰的眼睛里面,这些修士都是男修士,相貌都非常的清净,衣着飘逸。

楚峰立刻打听出来了他们的底细,这些人要去挑战另外一个门派,这个门派是黄龙派,当前这群是清水派,楚峰觉得自己得去看一看,不过,他没有邀请函,所以,他没有资格混进清水派与黄龙派之间的竞斗。他略微遗憾。

突然想起来,那个叫北冥楼的地方,不是有一份工作非常的符合他的心意,他还是回头,来到了北冥楼,发现这个地方还是那么多苦命的修士,他闯进了门口,那个人认识他,并且对他依然礼貌有加。

“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不喜欢这个地方的工作吗?不过,我们这里多了一份工作,你看,这个工作是在黄龙门,你知道吧,就是凤趣城里面响当当的门派,非常多的门派想战胜他们,可黄龙门实力怕不是他们这些门派能够撼动的。”

这个人似乎想给他讲讲黄龙门的历史,并且告诉他黄龙门最厉害的人是谁,最具有道义的人是谁,最会搞事情的人是谁,黄龙门到底有什么玄机。楚峰觉得这个人在浪费口舌,他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不问他的名字,而且,听他说话的口气,知道他的实力还没有他的高,所以,并没有太重视他的面孔,他的面孔上面的鼻子给他看起来有点羞涩。

楚峰不是那种凭借外表就否定一个人地位的人,他明白这个办事人的能力,也知道他整天都与他们这些苦命的修士打交道,所以,他们之间会建立起来一种比较独特的爱好,就是相互的把自己的不容易与别人分享,把自己当前层级的话讲给他们听。

楚峰不懂的事情太多,他一厢情愿的自以为自己是最直白的,但他却不以为太多的事情理解上面完全是时下的解释。

珖纹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