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爷说过

第27章

街上有一个倩影,无时不刻不在微笑,她也许是你,也许是别人,反正不会是我。

与此同时,在对面还会来一个英俊的身影,有可能是你眼中的,有可能是别人眼中,反正不是我眼中的。

还有可能会有一个穿着秀丽的缩影,可能是你的孩子,也可能是别人的孩子,反正她、他是个孩子。

青春多么的美好,展示出你的美好的青春,有可能是你在展示,还有可能是别人在展示,谁家的青春在展示。

记忆还在路下的灯火中徘徊,无尽的星火早就懂得了寂寞,可是,你不懂,自然有人懂,你懂了,还有谁人懂?

伤口在过去抚平,没有谁的伤口一直是新的,你没有受伤,他也没受伤,只有受伤的人受了伤。

阻力无处不在,你怎么都不能没有阻力,谁没有阻力,谁就是没有阻力。

她想说,媚骨是天生的,她只是想说媚骨是天赐的,但是,后天谁赐你媚骨。

我心遨游

我心遨游为那般,清风栖居在人间,何处缤纷英华落,故事有位窈窕姝。

东床快婿选佳偶,坦胸阔腹人自横,翰墨之宝兰亭序,织染千秋笔未干。

珖纹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