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徒之路

第162章 殇十

”有玄都修士过来了。“云翼压低声音到。

他们三个躲在谷口镇一处民居后,偷看寒鸦道长和那个陌生的女人联手对付玄都掌教祁门道人,已有半注香的功夫。其间云翼几次要冲出去帮手,都被法如和云萝死命拉住。

开什么玩笑,开光境修士去找金丹的麻烦,这不是勇敢,这纯粹是找死,还是特别没有意义的那种。

”这一次,我们将为新月而战。“

法如异常严肃的道,相比起金丹修士,这次来的玄都修士怎么也要好对付一些吧?法如不能确定,他也懒得确定,频繁的比对境界高低,只能让人越来越失去出手的勇气。

帮不上寒鸦道人,至少可以帮他拖延一下援兵。

寒鸦作为一个外人,都能和祁门舍生死斗;他们本是新月弟子,怎么能做不到?

”我和云翼出手,萝妹速走……“法如取出自己威力最大的法符,开始凝神调息。

”妹妹,快走,休得任性。“云翼推了妹妹一把,即使他一贯神经大条,也知道这次出手后恐怕会凶多吉少,但他并不后悔。

玄元子受到的攻击,便来自这三人,前面两道威力较大的法符来自法如和云翼,后面那道歪歪斜斜的水箭则来自云萝。

她最终还是不愿离开法如和哥哥,情愿和他们一起共赴死地。

”新月余孽,螻蚁耳。“

从几张法符散发出的灵压,玄元子轻易判断出这三个螳臂档车者可笑的实力,手中懒龙鞭只一卷,三道法符便被卷的无影无踪,同时跌出的,还有三人狼狈的身影。

”不自量力,自寻死路!“

眼看三个新月余孽已受伤倒地,玄元子欲待再加一鞭送他们归西,不料身旁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师兄还请手下留情,饶了这几个小辈吧……“正是跟在身后的方图道人。

法如因为顶在最前面,所以也伤的最重,他跌坐于地,仰头看着那个熟悉的面庞,惨笑道:”师叔?“

”勿要向他讨饶,我云氏,丢不起这个人……“云翼在后面嘶声喊道,他伤的同样不轻,两人都是为了保护最年幼的妹妹,所以根本未曾躲闪。

”很硬气嘛,真是难得,你们越是这样,就越有不能放过的理由!“

玄元子又回过头,盯住一脸苍老可怜的方图,

”你想让我放过他们?凭什么?“

方图稍一犹豫,但看到法如几个伤重倒地的模样,终究还是鼓起勇气道:“彼等不过孩童尔,境界低微,又安能阻碍玄都大事?方图本与之有旧,若得放过,他日必不忘师兄这一份情意。”

“你的情意?你的情意又值的个甚?”玄元子厌恶的一摆手,懒龙鞭又打将过去。

不是远元子不会做人,作为祁门道人的心腹,他深知斩草不除根的恶果。象方图这样失了道心的可以留,但这几个年轻的新月余孽却必须死,否则若逃脱开去,未来还不定惹出什么大麻烦呢。

眼看法如几人无力逃脱,只能闭目等死,方图面上闪过一层怒意,从旁轻轻出手,带偏了玄元子的懒龙鞭,口中再次恭敬道:“玄元师兄,若此次依我,将来师兄若有驱遣,必万死不辞!”

“你敢对我出手?”玄元子大怒,两人都是心动境界,又事出突然,故此懒龙鞭再次无功而返,“方图我警告你勿要再三心二意,否则我上报掌教必不饶你!”

第三次祭起懒龙鞭,嘴里还讽刺道:“至于你的万死不辞?老道我却看不出来,真不怕死,你当初就应该和方玄,方山他们一起共赴宗难!”

“方玄师兄,方山师兄?”方图低声呢喃几句,面色青红不定,一声压抑到极致的嘶吼从嗓中喊出,“这是你逼我的!”

出其不意的,方图从身侧一把抱住玄元子,狰狞的表情以及体内疯狂暴燥的法力波动让玄元子大惊失色,

“放手,放手,方图你疯了么?”

“这是你逼我的!为什么不应我之求?我是认真的,认真的!我百十岁的人了,想帮他们做点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个小要求你都不肯答应?为什么?“

懦弱的人发起疯来,有时是完全不受控制的,就象现在的方图,胆怯,懦弱,逃遁,屈服,这些东西一直死死压在他心头,成为了他的心魔梦魇,今日一朝释放,已无回头之意。

”方图你快放手,我答应你便是,你先放手!“

玄元子一时不备,被一个大男人零距离紧紧抱住,真正尴尬无比;这种情况下,一些手段完全无法施展,两人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了;更恐怖的是,方图这疯货体内的法力运转越来越快,越来越疯狂,他想做什么么?自爆么?

”你在骗我,骗我,我方图懦弱一生,这次却不会再上当了“方图双眼发光,心情却极度亢奋舒畅,”方玄师兄,方山师兄,方壶师弟,镜月,景象……罪人方图,来了!“

修士运全身法力的自爆,威能相当的恐怖,十丈范围之内,任何物事皆被炸成纷尘,可怜玄元子一身道术法器,还未得施展,便连神魂都被消去无踪。

方图道人,在三名晚辈面前,终于完成了自我的救赎。

”师叔,师叔……!“法如嘶声悲呼,却无力挽回,心神激荡,晕了过去。

——————

方图自爆的位置,离祁门道人不足二百丈,所有的一切,祁门都看的一清二楚,奈何事情变化太快,却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便只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忠心的师弟,同门近百年的手足,成为灰灰。

”玄元子,蠢货!“祁门道人怒极,”方图,你罪无可赦,某祁门今日便在这里立誓为证,必叫你新月余孽,死无葬身之地!“

李绩,快支撑不住了……体内法力,十成中去了七成,纳戒中的五把青锋长剑,在抵挡祁门法宝攻击时,也已毁了四把。

身体,疲惫到了极致;神魂,因为过度使用而变的迟钝;伤势,不仅仅在肋骨,现在的他,全身上下,几乎无一处完好之处。经脉,也因频繁冲脉而撕痛欲裂。

祁门道人虽然想留一个活口寻问转生盘的下落,但这个活口显然不是李绩,所以,冲他来的,皆为不留余地的死手,要不是豆腐庄几次不顾自身的相救,他早已变成一具尸体。

他从来也没感觉到自己这么弱过,他所仰仗的,在金丹面前一无是处……

哪怕是锋锐无匹的无锋,在祁门道人熟悉之后,也再不能给他造成伤害,

李绩的飞剑在经过崇骨气旋加速后变的很快,却还没快到让金丹反应不及的地步;惊魂刺更是毫无用处,筑基修士的神魂在金丹面前就是个笑话。

作为一个剑修,手段的缺乏头一次切切实实的摆在了他的面前,真的能做一个不借助外力的剑修么?

这是全面的压制,到目前为止,李绩还没找到破局的方法,哪怕是一丝……也没找到。

惰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