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略

第23章 头把交椅

秋风之夜,山寨之中已有几分寒意,往年这个时候牛头山中大多地方冷冷清清,除了门外那些站岗盯梢的小喽啰外,大小头领都喜欢钻在屋内喝酒划拳。

但今日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华老大要“迎娶”压寨夫人,大伙都在忙着备酒备肉。所谓匪窝变“新房”,匪头做新郎,这纳彩、纳币、请期等习俗是看不到了,不过这红衣、红裤、红盖头还是要置办的。

华老大此举无非是要显示他还有“婚嫁”这么回事,当然这都是明面上的,山寨之上谁人不知其中奥妙?

可谁又会在乎这些呢?

白菜缺菜心,抛去菜帮子、菜叶子,最后才是那点菜心儿;山寨缺女人,僧多粥少难分摊,要让她们心甘情愿留下才能解决长久的需求,哪怕是起初反抗,也要设法最后顺从。

否则若遇个烈性女子,来个上吊自杀、绝食而亡寻死觅活的,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叫欲留人、先留心的“攻心”之计。

而据说这个“攻心制”的主意当时还是二当家仇佶想出的,类似这样的主意,在山寨还有很多,比如“岗哨制”、“钱粮并重制”、“山寨保密制”……

总之,仇佶一贯主张要给山寨“立规”,有了规矩:山寨也非普通山寨了。

只是此刻他对待仲逸与罗氏兄弟“网开一面”的做法,又是那个“规矩”呢?

小木屋中,仲逸的目光一直打量着仇佶,此刻他才发现这个二当家的左腿似乎受过重伤,只是方才在大堂中一只坐着并未察觉,如此近距离方才感到那“一深一浅”的不平之感。

罗英正准备原先那套说词,他甚至连肢体语言都用上了,希望能像对付郝老四那样,把这个二当家的应付过去:“我兄弟三人误入此地,岂劳如此招待?若二当家真有善心就放我等下山,我们只是店铺的伙计,一路走来身上所带银两也所剩无几……”。

仇佶细细盯着眼前的这三位“兄弟”:“三位就不必演戏了,我四弟斗大的字不识几个,除了喝酒以外,他还真不知何为真来何为假?”,他反问道:“这位兄弟眉清目秀,一身书生气,而你二位身强体壮,肤色体格与山寨上的兄弟如出一辙,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仲逸听的此话不比方才,而眼前的这位二当家更不是郝老四,仅仅一个眼神就能判断出:姓仇的绝不相信罗氏兄弟说得话。

罗氏兄弟也有所察觉,但话已至此,罗英只能继续演下去:“对啊,刚才不都告诉你们的那个什么四当家了吗?”。

仇佶意味深长的望了望仲逸:“方才在大堂之上,王姓两家人都被吓得战战兢兢,可你三人却镇定自若,几个小伙计能有如此定力?莫非三位兄弟经常遇到这等场面?”,

罗英正欲开口,却被仲逸制止,他知道:此处言多必失,说的越多,破绽越多,被对方察觉的也就越多,且刚才的那些谎言显然无须再继续编下去了。

仇佶围着饭桌端详一番,而后找个凳子坐下道:“怎么?莫非是在下说错了吗?隔壁王姓两家都是些粗茶淡饭,可那些人还勉强要吃几口,为何?他们要活下去。而你们这里有酒有肉,如何连筷子都未动?你们不是嫌弃这饭菜不好,而恰以为这饭菜太好了,是也不是?”。

出门在外,害人之心不可有,这防人之心……?”,罗英说道。

仇佶哈哈大笑道:“防人之心?三位不惧方才的场面,这小小的饭菜却要讲起防人之心了?”。

看来此人早就对他们心存疑虑,此刻就差把话挑明了。

仲逸盘算着:从方才大堂的对话可知,此人与大当家存有分歧,且仇佶这个二当家的风头极有盖过华老大之势,这种矛盾由来已久,寨中大部分人也倾向于听命于仇佶,只有那个郝老四还算忠于华老大,至少在表面上如此。

此刻,仇佶绕开郝老四单独与他们会面,其中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非奸即盗,这不是居心叵测是什么?

此事颇为蹊跷,只得以不变应万变了。

仲逸也慢慢坐下道:“我兄弟三人到底是何关系?为何来小王庄?又为何上的山寨?这些与你,还有你的山寨有关系吗?”。

相对而坐,罗氏兄弟立于仲逸身后,一副随时准备“护主”的架势,对面的仇佶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眼前这三位绝非等闲之辈。

仲逸同样明白:仅凭这几句话断不会说服仇佶的。

“若非我等留宿小王庄,便不会遇到你们的人,更不会上山,原本就不是针对你们山寨,所谓井水不犯河水,大家相安无事即可,何必要刨根问底呢?”,仲逸说话的时候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言语既出,反觉轻松起来,仲逸撕下一只鸡腿,若无其事的嚼道:“至于说钱财吗,我兄弟三人倒是带了一些,只是不能交于你们,如此也是为你们好”。

仇佶笑道“这位兄弟果然是高人,说话滴水不漏,反倒是我们的不是了?”。

仲逸顿了一下,而后慢慢对罗英道:“告诉他,你都知道些什么”。

罗英自然心领神会,他顿了顿神,而后轻咳两声道:像这种拜把子、立山头,专干巧取豪夺、打家劫舍之事的山寨咱们蠡县有三个:黑山的铁氏兄弟、囚笼山的虎彪,剩下的就是这牛头山的华老大。

末了,仲逸补充道:“如今看来这牛头山还有个仇老大才是”。

听到这里,仇佶立刻换了一副笑脸:“在下仅为山寨二当家,只是华老大这人太倔,就拿这次王姓两家人说吧,在下想放他们下山,可还得要大当家准允才行,华老大平日里性情暴烈,如若话不投机,万一有个意外也不是没有可能,在下也是为了山寨好……”。

“既如此,那就劳烦兄弟请示大当家的把他们都放了,我等要吃饭了”,仲逸故作糊涂,却下了“逐客令”。

仲逸继续“手抓肉”,罗氏兄弟正碰杯对饮,看样子这位二当家的确实该走了。

两盘肉、一只烧鸡很快被一扫而光,就着一壶热酒下肚,三人打着饱嗝儿,竟抵不住午后的倦意,悠然间干脆半睡半躺于小木躺椅上开始闲聊起来。

三人东拉西扯半天,仲逸突然若有所思,他眉头紧锁道:“还是先说说这个仇佶吧,我觉得:他还会来的”。

经验归经验,但罗氏兄弟对于仲逸的话却是深信不疑,此乃天生的说服力,没有任何理由。

……

月光再次洒向牛头山时,寨中大部分头领又开始喝酒划拳了,这或许就是他们的生活:简单粗暴,但同样无法避免“重复”。

热酒热菜也算是一种享受,此刻它们根本无暇顾及关在小木屋里王姓两家及仲逸他们。

山寨坐北朝南的一间主屋内,一盏硕大的油灯中,那饱蘸灯油的粗长灯捻上偶尔有火星崩出,明亮的灯光下,一个清瘦的身影此刻正在独斟独饮。那双小眼睛甚是聚光,只是他的眼神中有极为不悦:自己好酒好菜贴人家,没想到最后却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下了逐客令。

作为牛头山的二当家,仇佶在山寨中的地位颇高,华老大是个有头无脑之人,经过他多年的苦心经营,现在可以说是一呼百应,一直苦于没有机会下手,没想到今日却遇到了仲逸他们三人。

白日里的试探其实并未结束,仇佶喝尽碗中最后一滴酒,他猛地将碗口旋转,一阵噹噹声中,酒碗慢慢停止了转动,碗口朝下稳稳当当的扣在酒桌之上。

“妈的,又是背面”,仇佶心有不甘的摸着他那条瘸腿,当他决定再次去找“三兄弟”时,一个计划也在慢慢在他脑海里形成。

没有意外:仲逸与罗氏兄弟这顿晚餐又有酒有肉了。

仇佶开门见山道:“三位兄弟,实不相瞒,其实在下早就知道你们的身份,虽为匪,但在下每年还是要去几次城里,这二位兄弟面熟,你们在县城公差的模样在下却记得一清二楚”。

仇佶坦言:他这人记性好,多年做匪使他对官差极为敏感,只是仲逸这张生面孔令他摸不着底儿,所以才不不敢轻易摊牌。

“那你想怎么样?”,罗英不耐烦的说道,既然大家都已摊牌,那也没必要藏着掩着。

“很简单,三位助我当上山寨大当家”,仇佶向门外瞄了一眼:“当然,以后有用的着在下的尽管开口,在下保证每年给三位这个数……”,他比划了一个食指。

一百两?一千两?……

仲逸这才再次想起罗英那句话:山寨的事复杂着呢……

仇佶并不傻:华老大他自有办法对付,所谓“内忧”已除。若再能搭上衙门这层关系,那就更无后顾之忧了,可谓“外患”已解。

“我们如何助你?又为何要助你”,仲逸问道。

仇佶心中一阵窃喜:此三人中,仲逸明显居于核心,他如此发问,看来此事有戏。

一双小眼睛满是欢喜:“三位什么也不便做,只需要知道此事便可,在下保证尽快放王姓两家人下山,不会伤他们一根汗毛,更不要那赎银,这个功劳就算是三位的”。

言毕,仇佶似乎有些不放心的补充了一句:“当然,在下夺这山寨头把交椅时,绝不会伤及华老大及诸位兄弟的性命,事成之后若有人愿随他下山而去,在下绝不为难”。

“如此甚好,山寨之事本与我等无关,你若能将王姓俩家人放下山,以后不要再做那巧取豪夺、打家劫舍之事便可”,仲逸转过身来,不屑道:“我们永远不会成为朋友,更不会要你任何好处”。

仇佶的脸猛地一怔,而后便满脸堆笑道:“那是,那是,在下是什么人,岂敢与诸位称兄道弟?若我做的大当家之位,以后绝不会做那伤天害理之事,兄弟们只要有口吃的就行”。

如此一番交易就算达成,罗氏兄弟极为不满,但奈何仲逸阴沉的脸色,也不好说什么。

仇佶刚刚离去,罗勇便甩脸道:“仲先生你见多识广,这可行吗?他当咱是三岁小孩,不偷不抢他们吃什么?难不成要种地去?”。

仲逸却一副悠然的姿态:“一个匪首之言自无可信之处,不过先让王姓俩家人平安下山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罗英却不以为然道:“仲先生,你没看出来,仇佶这小子憋着坏呢,他万一耍什么花招呢?”。

仲逸向外望望,将脸凑过去,低声道:“咱们此行目的何在?所谓各处走走、看看,无非就为了解实情,如今这牛头山明目张胆的挑衅,待时机成熟,第一个剿的就是它”。

南宫草堂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