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的世界

第684章 困守(3)

主角坐镇蚁冢中心,不断调兵遣将,一点点将在后方的预备队派上前去将第一线的部队寻机轮换下来,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减轻一些伤亡。

少数幸运的刚被感染的战士,只要能及时被战友们抬回后方,此时刚刚钻入体内的寄生菌还没有缠绕上神经,蚂蚁们可以把寄生菌拔出杀死,受伤的蚂蚁经过一段日子的休养就可以基本恢复,就算不能胜任常备战士之职,退役做个地方守备战士还是可以的,至少保住了性命,没有变成活死蚁。

一旦寄生菌纠缠上了神经或内脏,那蚂蚁就有死无生了,即便躯体被带了回来,也只能先杀死,以免异变后感染其他同胞。

但主角的轮换措施收效甚微,前线各条通道都陷入乱战,很多一线部队根本没有机会撤下来,双方都是在用血肉之躯拼搏,赢取那一丝胜利机会,伤亡数据,只是一个数据而已,除了主角,没有蚂蚁会关心。

比起兵力薄弱的神使王军团,寄生大军们更不在乎伤亡,它们有着地面上源源不断的补充,被寄生菌分泌的激素刺激出的嗜血和狂热也让它们没有恐惧、无比好战,就像一台台纯粹的杀戮机器。

随着蚁冢顶部蜜蜂通道被敌人发现,一些中小体型的寄生战兽涌入,战局趋于白热化。

所有的防线都在源源不断的传递回紧急的情报,整座蚁冢仿佛一座被烧热的铁锅,里面的一切都在沸腾。

即便身处蚁冢内部安全的深处,主角也能感受到周遭温度在上升,那是大群生物聚集和战斗带来的热量,无法通过排气孔及时倾泻,一点点集聚起来;他感觉到脚下密集的振动,那是战争的节律,意味着厮杀和挣扎,负伤和死亡;他嗅到一股混合了血腥、尸臭与腐败的味道,那是寄生菌如同从地狱里带来的气息。

主角身边可以调用的预备队越来越少,都被主角填入了无底洞一般的一线。

最后,主角不得不亲自带着几个小队上阵——因为蜜蜂通道告急了。

——我是分割线——

黑暗中,主角依旧能够清楚的看见眼前发生的一切。他腹部的气孔发出急促的喘息声,那是身体耗氧量过大造成的,就像运动后的人在大喘气。

普通蚂蚁是没有这种能力的,这意味着他的身体在主动呼吸,而昆虫们都是被动呼吸的。

他的身子颤抖的厉害,和喘息一样,这是身体能量消耗过大造成的。

“天神下凡”的状态已经维持到了极限,主角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肌肉几乎都要撕裂,剧痛的同时又酸软的可怕,直让他想就地躺下,不顾脚下被鲜血和组织液浸泡的都泥泞了的道路,就这么躺下,再也不要起来。

但理智告诉主角不要这么做,原本寂静的环境再度嘈杂起来,各组各样的声音通过触角传入脑海,一切都在告诉他,他还没有离开危险的一线战场。

蚁影幢幢、蚁头攒动,巨大的寄生战兽的身形越来越清晰。

主角已经回想不起,自己到底杀死了多少寄生兽了。

但敌人还在源源不断的涌来,即便地上的尸体已经堆积得堵塞了通道,敌人也会迅速把这些尸体推走甚至撕碎,继续沿着已经如同屠宰场一般弥漫着血气的通道推进。

如果不是主角的及时支援,守备在这里的神使王部队早就在寄生战兽、寄生蚁和丝线寄生菌的联合打击下溃败了。

主角不得不承认,自己低估了丝线寄生菌在这种环境下的威胁。以往在野外遭遇的丝线寄生菌从没有这么有威胁过。甚至,主角感觉面前的寄生战兽和寄生蚁,也比之前遇到过的更加凶悍难缠。就像是正规军和游击队的战斗差别那么大。

这一次,主角是踢上铁板了,但他来不及懊悔,又一只寄生蜈蚣扭动着令人头皮发麻的身体,挤进了一只寄生蜣螂尸体与通道壁之间的缝隙。

身边的神使王战士扑了上去,她们死死咬住蜈蚣探出来的半截身子,咬住它的节肢,与它狰狞巨大的口器交锋。

主角勉强提起气力,驱动已经疲软不堪的身体,也向前去。这些寄生兽生命力顽强,没有明显弱点,如果任由它们大肆屠戮,自己身边所剩无多的战士们很快就会被横扫一空。

主角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在第一线战斗过了,作为一名最高指挥官,他已经习惯了在安全的后方,如进行即时战略游戏一样指挥部队。现在,他却要像格斗游戏那样,不止要赢取胜利,还要挣扎求生。

肾上腺素再度大量分泌,压制了酸软、无力、疼痛、恍惚等负面信息,大脑再度恢复清明,力气也恢复了了一些,但每一次状态维持的时间越来越短,而后遗症将越来越长。

主角也知道自己的身体超负荷了,但他别无选择。

并不巨大,但是质量极大的铜锤被用力横扫出去,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肌肉脱力的缘故,并没有如主角预想的那样砸中寄生蜈蚣的脑部,直接将里面的所有神经打得粉碎。

铜锤砸在了蜈蚣脑袋后面一块身体的甲壳上,再坚固的甲壳也抵挡不住这种自带破甲属性的钝器的直接撞击,甲壳碎裂、血肉模糊成一团。

但这只蜈蚣没有死去,长长的身躯使得其脆弱的内脏均匀分布在全身,一处的重伤并不能立刻要了它的命。

吃疼之下,蜈蚣探过来的半截身子缩了回去。

就在主角松了一口气,刚刚退出“天神下凡”状态准备喘息一口气的时候。

只见两条如蛇一般扭动的长长节肢状毒针从缝隙里深出,尾端还连接着寄生蜈蚣那火红的环节状的身体。

主角脑海中“警铃大作”,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两条蜈蚣屁股后的毒针里,已经喷射出一股浓重的紫色雾气…

主角想要憋气,但虚弱的身体正在大喘气中,已经吸入了部分毒气,一股辛辣刺激的味道传进脑海,主角立刻在危机四伏的战场上失去了意志。

德鲁伊爵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