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的世界

第390章 族灭(3)

我奋力拧下来面前这只外来者的头颅,它的挣扎并不能让它多延长哪怕一秒钟的生命。

此刻,我的身后还有一名敌人的尸体,同样身首分离。

年轻蚁后被保护在后方,一名年轻战士护卫着他,而另一名年轻战士被三名外来者战士围住,已经岌岌可危。

我立刻向它们冲了过去,很快又杀死一名敌人。

我感觉体内一片燥热唯有杀戮才能让我兴奋起来,在这种状态下,这些敌人绝不是我的对手,只需要一两个回合,我就能轻易把它们中的任何一个给放倒杀死。

也许是感觉到了我的威胁,剩下的两名敌人战士没有恋战,立刻分头逃跑。这是一名斥候正常的反应。

我追上了其中一只外来者,将它杀死。但另一只却逃之夭夭了,先前被围攻的战士已经遍体鳞伤、无力追击,而保护年轻蚁后的战士则不敢擅离职守去追击。

热血渐渐冷静下来,我开始意识到不妙,逃走的外来者斥候很快就会将大股敌人引来。

——我是分割线——

时间倒回到不久前。

在与年老雄蚁失散后,我们立刻爬下了桑树,开始向着部落领地边缘移动。

我们的目标是部落之前的巢穴所处的山丘。

在失去了年老雄蚁以后,我只得再次承担起职责,确定下一步的行动方向。

根据以往的经验,我认为外来者这次行动还是以扫荡富饶的山谷地区为主,而贫瘠的山丘不会是它们的目标。以它们的兵力,也无法掌控众多丘陵。

于是,我们开始迅速向目的地移动。

但在经过一片茂密草丛时,我们遭遇了外来者的斥候。

大风不断吹拂着草丛,草叶彼此摩擦,密集的沙沙声覆盖了其他声响。

我们完全没有意识到外来者斥候的接近,它们也同样如此。

就在转过一株草茎时,五只外来者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大家都被吓了一跳,但在看到对方只有五名战士后,我和另一名战士勇敢的冲了上去。

对方虽然数量比我们多,但是它们还不足以组成让我们头疼的密集阵型。而在草丛中游斗,这可是我们一族的特长。

——我是分割线——

战斗一结束,我立刻催促大家赶紧赶路,但愿外来者的追兵来的慢一些,让我们有足够时间逃走。

但是,那名之前被三只外来者围攻的年轻战士负了伤,她走动了几步,一瘸一拐的,速度很慢,根本追不上其他同伴。

她很着急,我也很着急。

我做出了决断,命令年轻战士向另一个方向逃走。

她很吃惊,我重复了一遍我的命令,于是她照做了。

她行动不便,我不能因为她而拖累整个队伍,不能因为她而让蚁后陷入危险。

而让她单独逃走,也许还能让追兵跟错方向,如果她牺牲了,也会牺牲的更加有价值。

她是个合格的战士,我知道她能明白我的意思,但她还是毫不犹豫的照做了。

现在,出发时有五名成员的小队伍,只剩我们三个了。

我们继续逃命,一路上尽量躲藏在树木和草丛的阴影中,哪怕在这里行动会降低速度。

我在害怕,害怕那些空中来去自如的苍蝇,经过这么久的与外来者的征战,我已经明白,那些苍蝇就像是斥候一样,能够发现目标的位置,引来追兵。

天空中,果然很快就传来“嗡嗡嗡嗡嗡嗡”的密集的振翅声。从叶片的缝隙中,我看见一个黑影一闪而过,速度很快。

那应该就是外来者的苍蝇们,得益于草丛的掩护,它们没有发现我们,而是向前飞去。

我们立刻加快了速度,虽然苍蝇还没有发现我们,但是追兵肯定就在身后某处。

富有经验的战士,能够从地面的痕迹和残留的气味中追寻目标,虽然我们小队只有三名成员,不像大部队那样目标明显,但我们也不敢耽误分毫,不敢把希望寄托在运气上。

钻过一处又一处的草丛,穿过一片又一片树荫,冒险越过空旷的岩石和滩涂,我们亡命狂奔。天空有敌人不断往来穿梭的苍蝇,身后有敌人的追兵,我们依旧无从得知部落现在是否已经覆灭,我们只知道,自己和身边的蚁后,就是部落最后的希望所在。

——我是分割线——

我们已经抵达了山谷的边缘,这里非常靠近之前遭遇树皮螳螂的地方。

但此刻,我却完全没有对这只猛虫的担忧之心,反而更加担心外来者的追兵。

毕竟,面对猛虫还有机会逃跑,但面对外来者的众多追兵的围堵,一旦被撵上,连逃走都是种奢望。

年轻蚁后已经走不动了,巨大的肚子拖累了她的行动。

她现在正在产卵期,腹部肿大,充满了未出生的蚁卵。以往这种时候,蚁后都不会离开巢穴,而是喜欢窝在舒适的巢室内静静生产。

现在,她却不得不逃命,六条纤细的节肢支撑着庞大臃肿的身躯移动,任由尖利的石子和粗糙的植物摩擦娇嫩敏感的腹部。

我知道她很痛苦,虽然她没有向我诉苦,而是在默默忍耐。可是我没有任何办法减轻她的痛苦,只有在她实在累到够呛的时候,暂停脚步让她略微休息一下。

现在,年轻蚁后又走不动了,我们第三次停下来稍事休息。

这一次,我们选择了一块大石头下面休息,这里有石块和草叶遮挡,能够避开苍蝇的耳目。

但刚刚停下来没多久,我闻到了一股让人恶心的臭味。

这时候我才发觉,微风在不知不觉中转换了方向,臭味是从原本下风向传来的,气息浓烈,似乎臭味源离得很近。

我剥开面前的草叶,看见一具甲虫的巨大尸体赫然在目——就在我们选择的休息地旁边不远处。

这是一只已经半腐烂的甲虫尸体,像是蜣螂,甲壳已经开裂脱落,薄薄的翅膀掉落一旁,腹部已经瘪了下去,几只蛆虫从钻出的孔洞里进进出出。

对于只吃新鲜食物的猎手而言,这真是让人恶心的画面。

德鲁伊爵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