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煞魔杖

第200章 四大护法

天山四大护法

于此同时,天枢门也是飞出一艘灵舟,灵舟之上,站立两人,一个面如枯槁的老人,一个与浮秋子一般的慈眉善目的白须修士。身后也是跟随了十几名结丹后期和大圆满的修士。从东北方向绕道向天火宗进发。

南域的中心地带是天山派的道统所在,其余四大宗门分别是天刀门位于西北方,天枢门位于东北方,天剑宗坐落在东南方,天火宗暂居东南方。由于此次天刀门几乎是精锐尽出,故此道也不必劳师动众的从宗门再调人。四大宗门的行动十分隐秘,只是高层知道。

巍峨的天山是南域的第一神山,方圆上万里,山绵起伏峰峦叠翠,灵气浓郁。如果说天剑山给人是凌厉霸气之感的话,那天山则是厚重雄浑,大气磅礴。

天山的主峰天元峰直插云霄,被厚厚的云层遮盖,据说无人能够登临天元峰。似乎只有已经陨落的炎公法曾经试图登临此峰,最终是否如愿也是个谜团。有人曾想效仿炎公法登临天元峰,发觉万丈高空之后,整座山峰散发无穷的压迫之力,使得攀登之人人寸步难行。如果强行攀登则会震伤内府,似乎有一种奇怪力量在阻挡修士的登临。

天山派的山门并未安置在天元峰,而是远离天元峰的天山第二高峰天烛峰,这天烛峰山体庞大形状如一支火烛,天烛峰之下山川秀美,山瀑流泉,潭溪纵横交错,的确是个山门的绝佳所在。

这一日,四道流光从天山派总坛中直射云霄,四个形色各异的修士神色凝重的匆忙向天元峰方向飞去。

领头的一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黑发飘扬。似乎是个翩翩公子的模样。左首那修士也是十分俊朗,不过却是透出一股精悍之气,身材在四人中最矮,身上肌肉骨骼健硕匀称,给人一种爆炸性的冲击力。

右首那人身材纤细,眼睛像一条缝,颧骨微微耸起,虽然眼睛不大,但是精光四射。

三人之后,还有一人微微与这三人拉开距离,此人脸庞方正,剑眉星目,鼻子有些鹰钩鼻子,不过这鼻子反而让他看起来更加的有味道。

翩翩公子一边急速飞行,一边道:“有人触动了那地底结界的禁制,负责警戒的弟子只是发出一道报警符讯,便没有任何后续符讯,看来来人的实力不弱,三个负责看守的结丹弟子恐怕凶多吉少了。”说话之人真是天山派的四大护法之首的方子虚。也是南域十大高手之一。

那爆炸肌肉青年修士道:“如今,那地底封印正在被宗主布置的大阵吞噬和消磨封印之力,此时竟然有人敢来此骚扰,似乎也是有意为之啊!”此人是四大护法的老四杨道通。

小眼睛的修士,只是淡淡道:“过去看看便知。”作为四大护法的老二苏文轩,平时就是少言寡语,寥寥数语便不再搭话,只是闷头赶路。

方子虚回头看了一眼鹰钩鼻的修士道:“老三,你觉得呢?”

老三骆天王眼睛微微一咪,思索片刻后道:“我觉得,那突然造访的不速之客,似乎是有意给看守弟子祭出符讯示警,既然能放出第一道,那第二道应该也不难,这唯一的一道符讯,显然是既想吸引我们过来,又不像让我们知道太多的消息。”

方子虚也觉得骆天王的话十分有道理,便提醒道:“不管如何,都要过去一看究竟,都小心点。”

天元峰距离天烛峰有五千里,以四位元婴修士的速度,十几个时辰的时间。只见四道风驰电掣的流光冲过虚空,留下四道气浪。

天元峰下,一处山坳,二十几名修士站立,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上百具尸体,只有两人颤巍巍低头站在那群修士的面前。脸色惨白,浑身发抖,显得极为恐惧不安。

一个儒雅的修士,手持一张巨弓,弓弦之上两道白色箭矢引而不发,牢牢的锁定那两个结丹修士。正是从东域传送而来的洛白。

洛白身后,炎星、东方羽、青火等一干青云山的修士都在,炎星怒目看着那两人,眼中冒火,显得十分激动。因为面前的那唯一还站立的两人正是他炎星的弟子,沙平水与俊峰月。

炎星怒声呵斥道:“两个孽徒,居然认贼作父,投靠杀害你们师爷的贼子。我恨不得当场诛杀你们两个才削我心头之恨。”

沙平水与俊峰月都是胆战心惊,真怕那洛师伯手一抖,两人的道途也就到头了。同时两人也是十分的委屈和无奈,面对师傅师伯的突然回归,纵然有千般话语却也不敢诉说。当年师爷炎公法突然陨落,师傅与师伯们也销声匿迹,剩下他们这些小修,哪里敢反抗雷火,更何况宗门的四大护法也都臣服与雷火。

两人为了保命,不得已委曲求全,表面上效忠雷火,其实心中一直期待有朝一日为师爷报仇。

洛白气机锁定二人良久后道:“若非你们两个第一时间斩杀了韩青那个吃里扒外的叛徒,恐怕你们两个早已被我一箭射成虚无。”洛白收起射日追魂弓,对炎星道:“也怪当年我们走的匆忙,也勿怪这两个孩子了。就凭我们现身后,他们两个能当机立断的斩杀韩青,说明你这两个弟子心中还是有你这个师傅的。”

听到洛白的话,沙平水与俊峰月都是心头一松,眼中泪水汹涌而出,也不知是劫后余生的激动还是感慨师伯的体谅话语。都是赶忙跪倒给师傅炎星行叩拜大礼,口中哭喊道:“弟子无时无刻不再想着为师爷报仇,无奈实力实在太过低微,无法如愿,唯一的念头就是等候师傅您老人家归来。不然我们早就逃出天山派,那里还愿意留在这天山派中,请师傅明鉴。”

炎星此时也平复下情绪,一想也是,当初走的太过匆忙,子弟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去向,只是一味的怪罪,也有些理亏。恨声对两人道:“今日就暂且信过你们,如果一旦被我知道你们是口是心非,数典忘祖之辈,我必取你二人狗命。”

青火上前道:“大师兄,韩青已经放出符讯,恐怕不久就会有人前来查看,我们还是早作打算为好。”

洛白沉思片刻道:“此处就是地底封印的入口,来人必然先来此处,我们就在这布置阵法,摸清来人底细后,在座决断。如果是雷火亲自前来,我们就暂且退去,若果是那四个叛徒中的一个或是几个,那就要收些利息再走。”

十几个时辰时间,此地已经夜色深沉,只听到各种妖兽的低吼和虫鸟的低吟之声。

不锈金刚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