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煞魔杖

第114章 一刀之威

元神念体

那胡老三的灵识一路来到球体中心之处,两团激起璀璨的亮光将两个物体包围在中间,其中一个冰寒刺骨,另一个感觉有万钧的压力,即使胡老三的灵识也能感到一股吸力和重力之感。

胡老三的灵识只能探查,却无法做任何举动,却不知道如何如何通过这考验。正当他疑惑之时,突然面前一道光亮闪烁,一个人形投影出现。

投影先是一阵迷惑,之后才逐渐恢复灵动的样子,投影是个健壮青年的样子,眉宇间透出几分调皮的气息。投影环视这球内空间,似乎在追忆这一些事情,须臾之后,才喃喃道:“几千年了吧?太一你让我好等啊!”

光影人喃喃自语后,便发现了一道灵识徘徊在自己身前,正想要牢骚几句,却轻“咦”了一声,歪着头目视着胡老三灵识的位置。

片刻之后,青年光影之身的修士厉声道:“你是谁,你不是我要等的人,你的神魂波动不符,元神之念也小的可怜,速速滚蛋,不然我打碎你的神念。”说话间,光影人随手一拂,胡老三觉得一股天地威压挤压过来,还没有任何反应,便被强力轰出球体空间。

球体外的胡老三惊呼一声,蹬蹬蹬后退好远,似乎有什么无形异兽要吞噬他一般,吓得瑟瑟发抖。其实只是灵识被牵引挤出那球体空间,恍惚间胡老三有些精神失守。

沈木峰冷声问道:“球内什么情况,一字不差的给我讲来,错了一字,我毁了你的道基。”胡老三惊魂甫定,又受到元婴大能的恐吓,直吓得冷汗淋漓,颤声道:“启禀前辈,那球体内有两样东西发光,晚辈境界低微也看不出任何端倪,只是,有一道灵体守护在旁,说晚辈的神魂不符合要求,故而被驱逐出来了。其他晚辈却是什么都不知道!”

沈木峰双眼,叽里咕噜乱转,看出这胡老三并未说谎的样子,也是心中忐忑,依然不敢冒然神识进入球体之内。

转首对地缘老祖道:“老鬼,我已安排人试探了一番,你和不让你的结丹修士再进去一试。”

地缘老祖嘿笑,见远远站在一旁的七星子似乎无意掺和,心中这才稍稍放开了些手脚,调笑道:“沈木峰,你这生性多疑的性子,何时能改一改,难道你就不怕,被人捷足先登了。又想夺取宝物,有不想冒险,真是小家子气。你若不敢,那就请让开,老夫要先试上一试。”

地元老祖邱坤迈步向前,似乎真的要一试,如此一来,反倒是沈木峰有些犹豫,既想让地元老祖试探一番,又怕他夺了机缘。

空中静静矗立的几位元婴都是身体微倾,随时都要出手阻拦的样子。冰皇白色长发飘逸,不知练得什么功法,连浑身肌肤都是一片苍白之色,甚至眼珠也有些灰白之色透出,妖异诡秘。

冰皇闪身也来到球体近前,冷声道:“本尊也想出手一试。”冰皇的话语立刻激起其他几位元婴修士的异动。

就在场的修士来说,明面上冰皇的修为最高发出的威压也最强大,至于站在一旁看戏的七星子,如同一个平凡的凡人一样,丝毫看不出有任何威胁。冰皇此时为了宝藏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选择直接无视。

端木奇、陆明旗、白子鹰、风不同、元不秋都是飞身来到近前,都是跃跃欲试的表情。

周围的结丹修士都是一片苦相,即使白擎天天纵之资,此时也不免有些落寞,毕竟未晋阶元婴,这乾元大陆的最大的舞台还轮不到他来指手画脚。也要等到几位元婴大能之后,才能有几乎一试。

韩木涯与天阵子丝毫没有掺和的意愿,天阵子不由得奇道:“韩兄,苦苦守候的异宝密藏,难道就眼睁睁看着他们被人夺走吗?”

韩木涯讪然一笑道:“天阵子道兄,你多虑了,我丝毫没有任何意见,反而此时更愿意他们速速尝试一下,好早日给我自由身。”

原本韩木涯苦等千年,就是在等那些仙人说的有缘人,但是那仙人曾有言在先,此地只需韩木涯,端木奇、沈木峰三人细心看守,那有缘人自会前来。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三千年,三人从当初的小小结丹修士,都修成了元婴大能,也没有等来那有缘之人。

此时宗门外部的护总大阵既然已经破碎,索性也不去阻止众人去抢夺这机缘。韩木涯对那些仙人的手段近乎痴迷的崇拜,心中笃定,除非那个有缘人,否则谁也别想取了此处的机缘。

韩木涯一副看戏的表情,静静看着事态的发展。

冰河谷与地元宗还有散修冰皇都是僵持不下,三方势力犄角对峙,谁都不肯松口。但是又不敢此时神识去探查球体内的状况,外面的几位元婴都是怕对趁自己神识查看之时手悍然出手。

那地宫守护之人,此时踏前一步手指冰皇道:“你境界修为还算可以,由你先来,其他人退后百丈,如有不轨,杀无赦。”

冰皇心中一喜拱手道:“如此,多谢前辈了!”地宫守护修士面无表情手指其他几位修士道:“退后百丈,否则死!”七星子却原地不动,冷冷旁观,地宫守护人冰冷无情的眼眸注视了七星子几眼,最终也没有动作。可见这守护人对七星子也是忌惮异常。

端木奇心中愤懑,自己在此守候三千年,如果真的被地元老祖给先手得了机缘,那不是后悔死了。因此极度不情愿,不但不退后,而且还向前迈出几步以示抗议。

地宫守护修士见端木奇的异动,面色不变,抬手虚空一划,以手代刀,一道凌厉无匹的白色匹练斩向端木奇。

端木奇目露凶光,大喝道:“我偏偏不让,你奈我何!”

端木奇不甘示弱,抖手一柄冰凌长剑虚空闪现迎向那刀光。瞬间刀光与长剑相交,仓朗朗一声脆响,冰凌长剑如纸做泥捏的一般,被刀光击碎。

众人都是一惊,元婴修士是这乾元大陆最顶尖的战力,随手一击也是不可小觑的,谁知这地宫守护人随手一记手刀,竟如此强悍。

端木奇此时也是大惊,连忙祭起一块白色冰雪圆盾护在身前,想要裆下这记攻击。那刀光去势不减,劈向那冰雪圆盾。

咯嘣一声巨响,端木奇的防御再次被轻易洞穿。于此同时,端木奇也切身感受到了那记刀光的恐怖之处,冰盾几乎是在接触到刀光瞬间便土崩瓦解。这说明刀光的威能已超出圆盾太多太多。

元婴修士出手,大多是气势汹涌,法术神通都是毁天灭地的表象,看似凶猛实乃对力量的法力的运用不够纯熟,法力不够凝聚,法力外散的结果。

而这地宫守护人随手一刀,已达到化境,力量聚而不散你,锋锐内敛。法力运用以臻毫颠。

端木奇也意识到了危险,疯狂运转法力,同时面前飞出一面白色镜子,这是端木奇机缘之下得的一面防御利器,此镜子可反射攻击力,从而化解对方的对方绝大部分的威力。端木奇对这防御法宝十分珍爱,轻易不会使用。

如今,从那刀光中感到一股死亡的味道,再也不敢藏拙,也顾不得了,手段齐出。

嗡!嗡!嗡!

端木奇身上亮起三重防御神光,手势连变,又是在祭炼新的手段来防御。就在这刹那之间,那面镜子法宝迎风变大,散发出雄厚灵力波动,赫然是一面极品防御灵器。

连番防御手段祭出,这才使得端木奇那股死亡感觉稍有减弱,那知,咔咔一阵清脆碎裂之声响起,那面巨大防御镜子便被刀光击碎,化作无数碎片飞溅。

端木奇哇啦一声喷出一口鲜血,那镜子与端木奇心神相连,可以说是端木奇的一个本命灵器,顷刻间损毁,也让端木奇收了不小的内伤。

那股死亡感觉如大浪海啸般汹涌袭来,端木奇顾不得脸面大声狂叫:“师兄救我!”

所有一切不过是电石火花间发生,沈木峰刚想出手,便见到那刀光自端木奇身上灌体而出,刀光威力不减,轰隆一声轰击到地底岩壁之上,溅起一片烟尘。

烟尘过后,一条纵横百丈的巨大刀痕显现出来。周围的万年寒冰冻土,如刀切豆腐一样的齐整。

端木奇身上光晕暗淡,一个巴掌大的伤口在前胸呈现。此时的一代元婴大能端木奇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连元婴遁出的机会都没有,元婴也是被刀光碾碎成虚无。

不锈金刚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