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宠田园:傻夫娇妻有点甜

第23章 慧极必伤

周文中也嚷嚷着要给毛毛洗澡,韩文姝让他小心一点,“不准溅的衣服到处都是。”

“好。”周文中乖乖的应下,韩文姝把他的袖子往上撸了撸。

周文中小心翼翼的给毛毛洗着,毛毛身上的白毛都被水打湿,一结一结的。

“真丑。”韩文姝毫不留情的评价着,又去拿了干的布,给毛毛擦着。“周文中,灶台上面有盆,你去洗洗。”

“哦。”周文中刚刚给了毛毛洗澡,心情愉快,一蹦一跳的往厨房那边去了。

“哇,好烫。”

“笨蛋,谁让你伸进桶里的,盆里!”

“....哦。”周文中甩了甩烫红的手指,慢慢移动到灶台旁边,手伸进木盆里。

温温热热的水,让周文中顿觉舒适。

韩文姝给毛毛擦干身上的毛,把它放在刚刚的床单上面,“不准乱跑。”

毛毛哪里听得懂韩文姝的话,又要乱跑,被韩文姝按住了。

“周文中,你洗好了没有。”

“好啦好啦。”周文中从厨房跑出来,“来啦,啦啦,姝姝。”

“你过来把它按住,别让它乱跑。”韩文姝道,“我要去盛早饭了。”

平常这时候韩文姝早就早早的去医馆了,现在连早饭都没吃。

周文中蹲在这边,跟毛毛玩的不亦乐乎。

韩文姝盛了三碗稀饭,端了一些酱菜往堂屋去了。

因为毛毛身上的毛还没有干透,所以韩文姝只能弄个细绳子,给毛毛拴上。

毛毛还算安分听话,安安静静的趴在床单上,似乎是要睡觉了。

周文中蹲在毛毛跟前不肯走,还是韩文姝揪着他的衣领,才把他拉进堂屋。

“爹,吃饭了,您待会儿再修吧,还有好几天时间呢。”韩文姝道。

“我就是好长时间没下床了,耐不住。”韩元笑了两声,放下手里的工具,跟韩文姝去了堂屋。

“元叔。”周文中正捧着瓷碗,吸溜碗里的稀饭,“吃早饭了。”

“对对对,吃早饭了,文中多吃些。”韩元笑道,“才能长得高。”

“长高,长高。”周文中边转着碗,边吸溜稀饭,玩的不亦乐乎。

韩文姝真害怕他把碗给打碎了,“好好吃饭。”

周文中噘着嘴,老老实实的捧着碗,也不敢乱转了。

吃过早饭,韩文姝就要去医馆了,周文中临走前还跟毛毛摇了摇手,认真的嘱咐他,“毛毛要乖,要多吃饭,长高,你要....”

“走了,它听不懂。”韩文姝拽着周文中的衣领,拖去医馆了。

韩文姝今儿还打算试试周文中辨认草药的能力。

“今儿来的迟了些。”陶三娘笑道,“听说你爹能下床了,你师傅说今天再去给你爹看看呢。”

“是啊,我爹能下床了,他今儿一早就起来呢,看样子很高兴呢。”韩文姝道。

陶三娘道,“在床上一冬天了,当然不舒服了。”

韩文姝带着周文中去了药房,陶源已经在药房里拿着药书学习了。

“陶源哥哥。”

“小...源...”

“文中,文姝妹妹,你们来了。”陶源举了举手上崭新的药书,“这本是我爹新买的书,里面的药草知识更齐全一些。”

“真的吗?”韩文姝一看到药书眼睛就发直,“陶源哥哥学了吗?”

“我爹已经教了我大半了。”陶源翻开书给韩文姝讲解起来。

周文中见韩文姝又不理他,发起脾气来,拿手捶桌子。

“周文中!”韩文姝无奈,从药柜里拿出来一些药草,放进药罐里,“你把这些捣碎,然后我就理你了。”

周文中不情不愿的拿起药杵,“那你一定要理我哦。”

“嗯,一定一定。”韩文姝语气略带敷衍,心里还惦记着陶源给他讲解新书。

等差不多讲解了十页,陶源才停下来,“今天就讲到这里了,你好好消化消化,明日我再接着给你讲。”

“谢谢陶源哥哥。”韩文姝捧起书来看。

陶源拿了周文中捣碎的草药,去了前堂送给陶大夫。

“哼。”周文中见韩文姝又只顾着看那本破书,心里不高兴,一下子凑到韩文姝跟前。

韩文姝正看得兴起,突然书上多了一颗脑袋,“周文中!你又乱来。”

“你不理我,不理我。”

“好好好,我理你,你看这个只知道吗?”韩文姝指着书上的一个药草图,“你说出来,我就跟你玩。”

“小叶莲,性寒,味苦,归脾经、胃经....”

韩文姝目瞪口呆的望着周文中,这是刚刚陶源给她讲解的,现在周文中竟然一字不落的说出来了。

“那这个呢?”

“这是青黛....”

韩文姝这下相信,周文中确实厉害,竟然记得如此清楚。

“姝姝,陪我玩。”周文中开始跺脚,“我想看毛毛,毛毛,毛毛。”

“毛毛在家好得很呢,有吃有喝的,你担心它做什么。”韩文姝又拿出来几本已经翻破旧的书本,之前韩文姝闲来无事的时候念给周文中听过,“我问你,这些书上的东西你还记得吗?”

周文中盯着看了一会儿,才缓缓点点头,“嗯,记得。”

韩文姝还是不大相信,又拿着书考校了他几番,周文中还以为韩文姝这就是在陪他玩呢,高兴地很。

韩文姝问什么,他答什么,跟书上的相差无二。

等到差不多问完之后,韩文姝都口干舌燥了,可是心底里的惊讶大大的止不住。

周文中可以算是过耳不忘,过目不忘了,就连韩文姝看书看十来天都不一定能看的透彻。

“这件事还有谁知道?”韩文姝问道。

可是周文中一脸茫然,“姝姝....”

韩文姝想着估计就连周文中他娘都觉得周文中脑子不太好了,又怎么可能会拿书考他。

有一个词叫做慧极必伤。

韩文姝又觉得不能浪费了他的这个优点,多记得一点东西,对周文中也是非常有好处的。

不过周文中一脸茫然,单纯的模样,韩文姝又深深觉得无奈。

韩文姝拍拍周文中的脑袋,“谁说你傻了,我看你一点都不傻。”

“不傻,不傻。”周文中学着韩文姝的话,说完又自娱自乐的笑了起来。

清无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