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地主

第7章 柳条村老李家

刚刚在屋外吼了一嗓子的,正是李万田的爹,李永福。

李永福今年四十有五,膝下共有三儿两女。

李万田家里行四,是李永福的次子,李万田上有两姐一兄,分别是李娣、李媛、李万地,李万田下有一弟,名李万礼。

李永福的长女李娣,早在十几年前,就嫁到了邻近的西水村姓张的庄户人家,生了两儿两女,日子过的倒也舒心。

而那个二女儿李媛,却是早些年闹旱灾的时候,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就把她卖到了大户人家做粗使的丫鬟。

八年前,由那个大户人家的主人配/给/了府里的一个家生子,成亲后李媛生/下/了两儿一女。

后来随着主人家的搬迁,二女儿一家也跟着去了广义府管辖的曲原城里,与他们柳条村所在的府城,隔了好几百里地。

就算逢年过节,二女儿一家也是回不来的,一晃又是五六年没见着过人了。

三个儿子早已各自娶妻生子,现如今李永福老两口和三个儿子、儿媳妇、孙子、孙女,同住在一个院子里。

这三个儿子娶回来的媳妇,都是好生养的。

十几年过去,老李家里的人口,已经增加到了二十几口,当真是人丁兴旺!

单在人口上看,现如今的老李家,在柳条村也能算得上一大户。可是人口多,嘴也多。孙子辈里,最大的也不过十六,最小的还是刚出生的。

说到底,老李家还是穷的厉害!

这么多年过去了,一大家子人,也只有二亩水田和院子后面的一块菜地。为了维持生计,他们家还赁着村里李财主家的十亩水田,十亩旱田。

农闲的时候,成年的男丁都是外出到镇上做短工,赚些花销。

李万田在这边忙活着收拾狍子,老大媳妇帮着烧了热水,老三媳妇提溜个裙摆,在一边站着看,也算出了个人。

李万田对于大嫂和弟妹做多或是做少都不太在意,毕竟她们都是女人,他一个大男人理应多担着一些。

李万田正要割狍子肉,老李太太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老二啊,这狍子肉咱家就留三斤,剩下的,等会有人来买,就都卖了吧~”

李万田本想把这狍子/肉/留下一半,媳妇儿刚生了娃子不说,他又从外面捡回来一个,这/奶/水可就有些不够了,他当然得炖些肉汤给媳妇儿补补。

可是娘已经发话了,他心里再不情愿,也只能照办了。

现在是七月,春天那会儿撒/下/种子,余下的就是除除草捉捉虫,再有就是看住田里的水,就等着秋收了。

这个季节,就是农闲了。

往年这个时候,他都会到镇里找一些短工做做,赚一些银钱。

不过回来的时候,那些赚来的银钱,是要交到他/娘/的手里。

可今年他没有出去做工,完全是因为林翠要生了,他实在放心不下。

怕一个没照顾好,媳妇儿有个什么好歹,他又不在身边,那可就糟了。

一大家子二十几口住在一起,谁还没个小心思。他每年在外做工的时候,都是私存了一些银钱的。

可是,一家老小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就是有心给媳妇弄点好的补补身子,也是没办法的。

因着这个,李万田才会顶着暴雨,也要去山里猎点野物。

唉……,一大家子二十几张嘴,就三斤肉,一人也捞不到一口,顶多大家闻闻味儿罢了。

他想单独给媳妇烦炖一碗/肉/汤,也是不成了的。

李万田心里堵得慌,下手割/肉/的时候,这刀就没了准头,刷刷几刀下去,血花飞溅,场面异常血腥。

站在一边的李孙氏和李孟氏看到这么血腥的场面,齐齐地打了一个哆嗦,二话不说,逃也似的躲回了各自的屋子里。

老李太太坐在炕上,手里拿着针线,正在纳着鞋底,可她心里就是不舒坦。

按说这老/二/打了狍子的事儿,早该在村子里传遍了,那些个嘴馋的也该上/门/来买/肉/了啊~

可这狍子/肉/都要解完了,怎么还没人来啊?

老李太太哪里知道,李万田刚刚背着狍子进村的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村里人,那些人早就开口问过这狍子/肉/卖是不卖。

那会儿李万田也没含糊,直接说了这是给他媳妇补身子/下/奶/用的。

人家一听这话儿,就打消了买狍子/肉/的念头。

李万田抬头看了看天,已经是下晌了,村里还没有人来问狍子肉卖不卖的,怕是不会有人过来买了。

媳妇儿就要有/肉/汤喝了!

李万田的嘴角不由挂上/了笑意,手上的刀子上下翻飞,耍起了漂亮的刀花。

这回可不是乱砍乱剁了,小半个时辰的工夫,狍子肉已是一块块齐整地码放在了案板上。

李万田心里正美得冒泡,想着这/肉/待会儿要怎么炖好呢,院墙外突然有人高声喊道:“老五……,老五在家吗?”

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他爹的三哥李永民来了。

李万田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他的两只手像长了翅膀一样,快速地动了起来,腰间那个装猎物的皮袋子直撑得快要裂开了。

很快,案板上那些狍子肉都不见了。

余下的只有狍子的脑袋和四个蹄子、皮毛、内脏,还有地上那一盆子放出来的血。

李永民脚下的步子急得很,他根本等不急里面的人来开门,已是一把撞开了院门,冲了进来。

他那样子,就像后面有狼撵似的。

李永民去的方向,自是他五弟李永福在的那个正屋。

人向前走着,嘴也没闲着,他大声的嚷嚷道:“老五……,老五……,娘让我喊你过去一趟……”

这大嗓门一开,整个院子的人都听了个清楚。

眼见着离李永福的屋子不远了,李永民装做不经意的样子,往李万田站的那个方向瞥了一眼。

“哟~,二小子这是干嘛呢?怎么见到你三伯,也不知道招呼一声?”说话间,李永民已是脚底一转,向李万田这边走了过来。

“啊~,是三伯来啦……,是/奶/让你来找我爹的啊……,我爹在屋呢,三伯快进去吧!”

李万田也装作刚刚发现李永民的样子,那是一脸的惊诧之色。他用刀背把沾着血的手掌刮了刮,那刀锋上的寒芒晃得李永民睁不开眼。

这就是有些警告的意味了。

沙漠小鱼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