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地主

第24章 真好吃

见王云巧笨拙地爬起来就走,连个眼神都欠奉,那边的小正太嘴角向上扬起的弧度却是更大了。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思远……,还站在那里干嘛?你爹娘的坟马上就要到了,快走啊……”

前面传来了一道洪亮的声音,将陆思远的目光彻底从王云巧的身上拉了回来。

“知道了!”陆思远应了一声,随即稳稳地迈开了步子。

此时的王云巧若是稍稍分一个眼神看向这边,她一定会惊讶得张/大/嘴巴,这位小正太迈步向前走的样子,沉稳得就像一个老学究,绝对与他的年龄不相符。

可惜这时候的王云巧早已跑远了,好看也不能当饭吃,她根本无心理会一个啥也不懂的小/屁/孩。

……

清明时节,这些村民祭祀仪式完成后,大家就会分吃祭祀时用的菜品瓜果。

这些祭品中必备的一个,就是“子福”。

“子福”就是用白面蒸的一个大/馒/头,中间夹了核桃、红枣儿、豆子,外面扎一个鸡蛋。

上坟时,家里的长辈就会将“子福”献给祖灵,扫墓完毕后全家人就会将其分食。

这样全家人就会分得福气和健康。

王云巧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前面那一家人进行祭祀仪式。她知道台面中间供奉的那个大大的馒/头,她是看得到,吃不到的。当然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她眼中的那个大/馒/头的名字,叫“子福”。

等那家人祭祀完成,全部走远了之后,王云巧才提着篮子走上前去。

她能捡到的,当然不是人家供奉给先祖的祭品,而那摆在旁边打发孤魂/野/鬼/的吃食。

心中虽是悲凉,可即便是人家用来打发孤魂/野/鬼的吃食,也要比她家的吃食好上百倍了。

来到近前,王云巧就看到了距供桌不远处的地上摆放着的吃食。

还好……,这一家人过的比较殷实,用来打发孤魂/野/鬼/的吃食,是一些捏碎了的苞米面蒸的窝窝头、还有一块萝卜糕,外加一些碎肉。

这样的,其实相较于其他人家,可算得上是极其丰盛的了。

王云巧蹲下去,先将那块萝卜糕和碎/肉/捡了起来,装进了篮子里。而后就开始仔细地捡拾那些捏碎的窝窝头。

窝窝头原本就粗糙,这样捏碎了,就更不好捡了。

这些碎/渣,在前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东西,在这时的王云巧眼里,都可称得上是人间美味了。

王云巧正一小块一小块,认真地往篮子里捡着,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道极为清亮悦耳的声音。

这声音虽是极为好听,可那话语连起来,就让人极不舒服了。

“你捡这些东西,倒是比那些乞丐还不如。”

这是红果果的/鄙/视啊!

这人谁啊……,嘴咋这么/损/呢?

没等王云巧发作,就听pia的一声,一个不明物体砸进了手边的小篮子里。

王云巧心里这个气啊,她也来不及看砸进篮子里的是什么,就急忙抬头看向那个嚣张的家伙。

可那人的动作比她还快,只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人已经走远了。

王云巧看到的只是人家的一个后/脑/勺。

不过,王云巧还是从那人的身高和穿的衣裳,看出这个嘴/损/的家伙,就是刚刚来的路上遇到的那个粉/嫩/小正太。

“诶……,你这个缺德的家伙,跑那么快干嘛?”

“我又不吃人”,这几个字/愣/是卡在了嗓子眼儿里。

王云巧冲着那小正太的背影一阵跳脚的时候,人家小正太已经走远了。至于她喊的是啥,人家根本不想听。

好好的心情,就这么被破坏了,王云巧气得要摔篮子。

可想了想,她还是忍住怒火,没动手。

实在是家里太穷了,就她手里这个苇草编的小篮子,还是家里的大姐费了好大劲儿从湖边扯回来的苇子叶,好不容易编成的。可不能因为那个没品的家伙,毁了自家的东西。

那家伙嘴/损/又没品,也不知道弄个什么东西丢进她的篮子里。

难不成……,是一坨/屎/?

不怪王云巧往歪处想,实在是那小正太的话太刺激人了。

王云巧急忙看向篮子里。

呃……,原来是一个用绳子捆得好好的油纸包。

王云巧心里不确定,她先是提着那绳子将油纸包从篮子里提了出来,pia的一下丢到了地上。

她想扭头就走来着,可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还是蹲下了身子,小心翼翼地将那油纸包外面的绳子拽开了。

王云巧转世的这个时代,还是科技落后的古代,根本没有炸弹这玩意,否则别人见到她此时的样子,肯定会认为她这是在拆除炸弹!

绳子解开了,油纸也跟着松散开来。就在这时,一股子香味飘进了王云巧的鼻子里。

有多久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味道了?!

王云巧激动得手都发颤了。

不是她没见识,反倒是因着她有着前世八十多年的人生经历,让她见识过的好东西太多了,才会在闻到这股/子香味儿的时候,激动到颤抖。

油纸全部打开了。

摆在王云巧面前的是一个烤得外酥里嫩的不知名的动物的腿!

之所以说这是不知名的动物腿,那是因为王云巧还没有尝到味道,不好判断这到底是谁身上的/肉。

王云巧琢磨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和那个小正太是头一次见到,他们两个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他应该不会在这/肉/上撒了巴豆或是毒药什么的,来整治她。

所以嘛……,王云巧就准备尝尝这个不知名的动物腿到底是个什么味道,吃起来是不是和闻着的时候一样好。

就在王云巧的手伸出去的时候,一双黑不溜秋的爪子“嗖……”的一下抓起了那个不知名的动物腿。

“啧啧……,真香……,啧啧……,少爷我真是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香的兔子/肉/了!”

就见一个比王云巧高出一个头的小男孩,一边抓着那个兔子腿大口地嚼着,一边还啧啧有声地嚷嚷着。

这小男孩一/张/小/脸/儿和他伸出来的爪子一样,都是黑不溜秋的。

王云巧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看着那小男孩将那兔子腿吃到一多半的时候,她才凉凉地来了一句,“啊哈……,忘了告诉你,这个兔子腿不是祭品,是一个猎户为了毒死那/恶/狼,丢在陷阱边上的。我觉着喂狼有点可惜了,就把它捡回来了。”

沙漠小鱼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