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坠星河

第26章 御前献艺

咸阳行宫庄严肃穆,森森宫墙,幽幽深巷,春日里尚且透着寒意。

太后所居的永寿宫是行宫正宫,宫前广场宽广壮丽,入了宫门遥遥那头方是正殿。

李太后地位尊崇,最重礼节,凡文臣武将、后宫妃嫔,前来拜谒者入了宫门必须依制步行入宫。

是以,乐坊众人皆在宫门外遥拜,便不许再往前行。

星河扶着宋凝香,远远地随着引路女官,行在宽广的大道上,俩人走的极慢、极稳。

一众宫人,踽步行在其后,皆端直了身体,双手交叠与腹前,目不暇视,极尽礼节。

“娘娘,臣女不知觐见太后有如此规矩。让您受累,心中惶恐!”

“星河,我还不到你这般大时,就随父母征战在江左。一年冬天,天寒地冻,上峰受命带我们一营人伏击敌军,将士们在浅草冰窟里隐了七日,暴雪忽至,粮草耗尽,差点命丧荒野。”宋凝香目视前方,脸上带着一丝笑意,遥忆当年,最后淡淡说道:“此生绝境之冷不过如此,极致的疲惫亦不过如此。”

第一次听她谈起军中过往,星河好奇地追问道:“那你们最后,胜了吗?”

宋凝香轻轻一笑,和煦如光,温柔如水。

“当然是胜了,歼敌过百,截获粮草几十车。上峰力擒敌首,荣升左路副将军,隔年便被我父亲推荐入了墨羽营。”

听到“墨羽营”三个字,星河心中暗暗惊叹,想象着这位将军是何等神勇。

墨羽营虽只是元栖公主的练兵营,可入营条件却极其严苛,除了四方将军每三年可各荐一名军中最优秀的将士外,就必须参加公主亲自主持的大考。

元栖公主是先皇幼妹,曾在京中统领禁军,九年前大魏平定南秦州叛乱后,被封为南秦大将军。

她身为镇守一方的大将,每三年回京述职一次,届时便奉御令主持入营的选拔大考。

大考不限出身、不限门第、不限军职,每逢此试大魏各路才子、英豪齐聚京师只为入墨羽,而最终所取不过几人,实实在在的万里挑一。

入墨羽营者自然是大魏最优秀的人才,培育出的更是贤才良将,将由天子朱笔亲批分入各军。

如今二十四路府兵统领将军,大半都出自此营。

星河偏过头仔细看着姐姐的脸,阳光下她的侧颜精巧柔和,美到了极致。

她在军中时一定很快乐,回忆时的神采有着她从未见过的光华,那般自由洒脱,明媚鲜活。

*******

永寿宫正殿富丽堂皇,丝毫不逊皇城未央宫的椒房殿。

宫中宫女、宦官皆严阵以待,各在其位,纹丝不动,大殿中的生机唯余流动的空气和从两侧错金博山炉中,缓缓溢出的九和香烟火之气。

一盏茶将凉,只听内侍通报:“太后娘娘驾到!”

宋凝香立刻起身,稍整衣裙,立在殿中央。星河及众宫人皆行稽首之礼,跪拜在地。

片刻,一位身着墨绿华服,饰以凰鸟金纹的贵妇,在一众宫人的簇拥下,缓缓步入大殿。

她肤如晴雪,发玄如墨,虽然年过五旬,却没有一丝陈腐之气,眼含笑意,面带慈色,眉宇间更透着威严,正是陛下的生母李太后。

“太后娘娘,福寿延绵。”宋凝香挺着肚子正欲跪拜。

“免礼,难得贵人如此孝心。都免礼吧。”

闻言,星河与一众宫人整齐的叩首,静默起身扶在宋凝香一侧。

“真是巧了,妹妹也来给太后娘娘请安。”

说话间,太后身侧站出来一位身形窈窕、艳秀明丽的美人,亲昵的搀扶着太后入座。

“贵嫔姐姐,有礼了!”

宋凝香对上宇文葵的眼睛,侧身微微施礼,对方同样微微的回礼。

星河感觉到宋凝香搭在自己腕上的手微微施力,赶忙靠近她一步,轻轻扶着她落座,便站到她身后。

宇文葵翩然走下殿来,扫视一眼宋凝香的肚子,轻哼了一下,仰起头款款地走到她对面的位置坐下。

“咸阳不比京中,日子乏味了许多。你们两个一来,我这宫里多了许多生气。”

李太后笑着说罢,捧起一盏清茶,稍稍饮了一口。

宋凝香笑道:“母后,陛下也很挂念您。再三嘱咐我带些新鲜、有趣的玩意儿来博您一笑。臣妾带了长安的乐坊班子,为您演绎京中时兴的舞乐,可好?”

“舞乐?倒确实是新鲜。”

李太后放下茶盏,微微点点头。

宇文葵蛾眉轻挑,“近来,陛下身体龙体欠安,我等都不敢打扰,唯有妹妹整日如影随形,知情知趣。陛下把给母后解闷这样的大事都托付给你了,我可真是羡慕不来。”

李太后凤目微抬,余光扫过宋凝香和宇文葵,淡淡地说道:“皇儿有心了。行宫清净,哀家许久未看表演了。今日你们都来了,热闹一下也好。”

“妹妹心思真是精巧。知道母后参研佛法,日子甚是清净,带了舞乐来助兴,真是好!母后,今日我可就沾您的光了,也欣赏下这民间舞乐。”

宇文葵母家是卫国公李家,她的母亲与李太后是嫡亲的堂姐妹,一直自以为高出其他夫人一头,与太后说话的语气也带着些娇嗔。

“葵儿,还是这么孩子气。”太后笑看着宇文葵,自是一脸的慈爱,“宋贵人,既然如此有心。午膳后命他们在琴台献艺吧。”

*******

琴台在永寿宫西面侧宫,专侍皇家礼乐表演。

舞台宽大,四壁回音,演绎曲乐、歌咏都是极佳的。

午后,阳光正好,风停渐暖。

太后携二位夫人与宫中有品级的女官、宦臣一一落座。

琴台四面层层围着鲜红的帷幔。

随着两声清脆的鼓点,帷幔从两侧拉开,台上一片姹紫嫣红、百花齐放,一男一女皆着红衣立于舞台正中央。

琴声先起,简洁明快。

笙乐相随,互相应和。

女子随乐而舞,蹁跹如蝶,轻盈如羽。

舞姿缠绵,情态羞涩,红裙随风翻飞,鲜妍美好。

男子矩步向前,与女子携手唱道: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亦集爰止。蔼蔼王多吉士,维君子使,媚于天子。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亦傅于天。蔼蔼王多吉人,维君子命,媚于庶人。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菶菶萋萋,雍雍喈喈。

君子之车,既庶且多。君子之马,既闲且驰。矢诗不多,维以遂歌。”

正是祝婚之曲《凤凰于飞》,李太后喜欢喜庆、热闹的舞蹈,这场婚盟舞乐场景华丽,曲中男女情投意合、缔结良缘。她自然心情大好,连连的跟身旁的宇文葵点头称好。

楠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