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阎罗系统

极品阎罗系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章 廖院长

熟悉的街道,边上熟悉的店面,一切都熟悉到薛无算的骨子里怎么都忘不掉。

他一直就在县城里,却从来没有再回来过。刚开始的时候是想混出一个人样了再回来,后来才发现自己越混越没人样。即便后来赚了钱也不敢回来。甚至不敢轻易给人说起自己是福利院出来的,怕自己脏了福利院的招牌。

死了一次,很多事儿就想开了,也放得下了。

三个女孩刚开始还奇怪为什么薛无算要在距离两个街区的地方提前下车,后来见他四下打量,满眼的回忆,才明白过来。陪着他慢慢的走。

阳光福利院。大门一点没变,看着还是土里土气的。只是多了一个门岗,门岗里的小青年却是不认识了。

三女孩经常来,跟门岗很熟,打了招呼就带着薛无算往里走。

里面多了一些建筑,很多地方也明显翻修过。有些东西不见了,又多了一些东西。

一个中年妇女远远的朝着三女孩打招呼。

“薛大哥,那是王阿姨,是这里的副院长。”王思然小声的给薛无算介绍。

王阿姨走近了,一边笑眯眯的跟三个女孩打招呼,一边好奇的打量傍边带着墨镜的薛无算。

说实话,王阿姨心里有些皱眉的。这个年轻人虽然嘴角带笑,可给人一种很危险的感觉。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人。

“这位小伙子是?”

周薰介绍道:“王阿姨,这位先生姓薛,是早些年福利院走出去的,他是回来看廖院长的。”

福利院走出去的孩子?姓薛?

王阿姨脑子里突然一闪,一个让她耳朵都听出老茧的名字窜了出来。

惊异的问道:“你是不是薛无算?”

薛无算很诧异,这王阿姨他明显不认识,怎么一口就道出他的名字了?

“是的,您知道我?”

“嗯!何止是知道啊!这么些年你可真够有心的,愣是一次都没回来过。”王阿姨一下就来了气。

薛无算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没脸回来。”

没脸回来?这四个字让王阿姨脸色一僵,心头怒意一下少了大半。叹了口气,说道:“走吧,我带你去见见廖院长,他这些天火气大得很,身体又不好了,你帮我好好的劝劝他。”

薛无算嘿嘿的笑道:“他不需要人劝的。”

王阿姨又是一愣。旋即也跟着笑了。打发了三个女孩去忙,自己领着薛无算到了一间屋子门口。

推开门,王阿姨乐呵呵的朝里面就说:“廖老,你猜猜今天谁来看你了?”

“谁?让他们走,老子又没死,看个屁啊看!尽想看老子笑话,没门!”

不等王阿姨解释,薛无算已经进了屋,印入眼里的还是那模样,只是老了好多,头发也没几根了,脸上还多了些老年斑,不过腰板还是笔直,正拿着放大镜在看报纸。

“咦?小伙子是谁?看着有些面熟啊!”

“老不死的,你没想到还能活着看到我吧?”薛无算摘下墨镜,哈哈的笑了。

王阿姨怎么也没想到薛无算开口的第一句会是这种不礼貌的话。心说要坏。

“好哇!是你个小王八蛋!老子砸死你!”廖院长见薛无算取下了墨镜,一下就认了出来,眼珠子一鼓,抬手就把桌上的茶杯朝薛无算砸了过来。

薛无算伸手把杯子接住了。笑容不减,又给放了回去。乐道:“这么久不见了,老头你这一手怎么还是这水平啊?砸人都砸不准?”

“笑话!老子这是怕砸死你!”

“你砸不死我的,外面的混蛋们也弄不死我的,我命贱,到哪儿都能活。你看,这身衣服不错吧?混得不好可买不起的!”

“哼!再好的衣服穿你身上都跟狗皮一个样。也好意思在老子面前炫耀?去,给你王阿姨倒杯水!”

王阿姨愣愣的看着这一老一小两人,心里一下明白了什么。笑眯眯的拒绝了薛无算给自己倒水,找了由头关门走了。笑意怎么都藏不住。

廖院长喝了一口薛无算重新给自己沏的茶。左右看了看说:“你二十来年了第一次回来看老子,就空着手来的?”

“可不是!本来还想着在外面买点水果之类想想又算了,贵的很。”

“哼!水果都买不起还好意思说自己混得不错?丢人!”

薛无算又是哈哈大笑。手一抬,一壶果子酒就到了桌上。这酒不简单,是司空玄收刮来的奇珍:猴儿酒。不但滋味浓郁回味无穷,而且武者喝了可以增加内力,普通人喝了可以延年益寿。

“酒?你小子不知道老子现在生病不能喝酒吗?还送酒?呜!好酒!去去去,把茶倒了,用这个给老子满上!”

薛无算笑着给老头换了个茶杯,之前的茶他自己喝没倒。

“不错!不错!这酒不简单!什么东西酿的?”

老头部队里出来的,酒量好,最喜欢就是这一口。甚至对酒还颇有些研究。薛无算送东西自然是要投其所好。

“岂止是好酒,你有钱也没处买。猴儿酒听说过没有,喝了保管你活过一百岁,到时候我叫你老不死的就没人觉得我在骂你了。”

“猴儿酒?小子,你哪里弄来的?这东西真的存在?”换别人说什么“猴儿酒”老头一定一口口水吐过去。但这话是薛无算说的,薛无算从来没骗过他。

“你都喝了四五口,你说存不存在?行了,给你你就喝,问哪儿来的干嘛?”

“行。老子不问这个。那你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一边说,老头一边从贴身的口袋里拿了一张纸放在薛无算的面前。

死亡通知书。

薛无算无言以对。这东西肯定是自己死后警察送过来的。他这一辈子也就福利院算是他的根。只能送到这里来。

见薛无算沉默不语,老头叹了口气,又道:“好吧,这事儿我也不问了。看你的样子我也不能问。行了,你走吧,什么时候有空了再给带点酒来。”

薛无算哈哈大笑,却不知为何眼睛里湿润得厉害。

“哭个毛!有眼水留着老子死了哭坟的时候用。快滚,看着你老子就来气。”廖院长别过头去,没让薛无算看他的脸。

就在这时,外面一阵喧哗,薛无算还听到有孩子哭声和一些男人的喝骂声。

廖老头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一脸怒意,嘴里呼喊着:“狗曰的又来了?简直欺人太甚!”

薛无算见老头的模样,心里便猜到外面是怎么回事了。

拦下要开门出去的廖老头,撇撇嘴说:“行了,坐着喝你的酒吧。这这种事儿你一个老头瞎参合什么?我去看看,屁大点事儿急成这样。”

“不行!你小子去了一准闹出事儿来。”老头知道薛无算是混什么的,根本不放心。

“老头,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当我像以前那样只会打打杀杀啊?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在廖老头担心的眼神里,薛无算抬脚就出了屋子朝外面走去。心道:“其实除了打打杀杀,我还真不会别的。”

剑如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