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风华路

盛唐风华路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8章 土皇帝?

“不知魏大人有何指教?”蔡聪停下来笑呵呵的问道。

“且行且说。”魏征露出个很爽朗的笑容,走在前面。蔡聪很诧异,这个棺材脸原来会笑的,而且笑起来一点都不难看。

两人走了一段路,周围没什么人了,魏征才笑着说道:“长安伯年少得志,又天资决绝,本该可喜可贺的。但是长安伯得势不饶人,如此张扬得罪重臣,行事又肆无忌惮,难道以为陛下会一直保你吗?老夫不忍看一大才在争斗中消落,故此出言提醒,若是不中听,长安伯且一笑而过。”

“多谢魏公善意,不过您且去打听一下,本伯爵何曾与人结怨?不过魏公当听闻龙有逆鳞,触之即死。家母养育我大不易,便是我的逆鳞,他们六家羞辱家母,作为人子岂能善罢甘休?”

蔡聪感激的施了一礼,才平静的说道。没有经历他的前世,是不会懂得他有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亲情的。

“即便如此,你也不该牵连无辜,这样有失君子之道。而且对你的名声不好!”魏征脸色稍微的好看了一点,想想自己得到的情报,蔡聪好像真的没有一次是因为张扬跋扈而得罪人的。

“无辜?这六个赌坊的人逼的多少人妻离子散,即便是被我扣押的女人和小孩也是暴戾不仁,比如长孙安业的小舅子,他的妻子一年间杖毙十七个婢女,只因为打碎了点点东西。他的儿子才十三岁,却已经侮辱了好几个女孩,这样的人算是无辜吗?真正无辜的是被他们强买强卖回府的女孩,我都放走了。”

“这般说来倒是老夫孟浪了,在此给你赔不是了。”魏征说着作揖到底,直起身来才认真的说道:“只是这次得罪的六家背后都不简单,长安伯最好能罢休了,且不说其他,太原王氏,博陵崔氏,范阳卢氏,只说这三家于你就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巨山,能和解,对你没坏处。”

“千年世家?那又如何,本伯爵神游太虚之时,多少朝代更替,当真以为是自己很了不起吗?我若是想出手,顷刻间便能让他们身死族灭。魏公为了朝堂安宁,不惜做说客,小子感激!不过请告诉他们,什么时候作罢,他们说了不算,小子说了也不算,什么时候家母放下心结,此事才算了结。”

蔡聪说罢抬腿就走,只留下魏征在原地摇头。这些愚蠢的女人以为自己出身高贵,现在好了给家族惹下大麻烦,也不知道脑袋里想什么?人家别说是个村妇,就算是个乞儿,只要有这样的儿子,她就可以母凭子贵,岂能肆意羞辱?

“回去告诉我刚叔,销往山东的东西,先断了,大量从山东购买粮食,出价高点也无所谓。许杰你去协助我刚叔,他说到底见识不够。你是许家的人,处理这些事应该游刃有余吧?”

回去的路上蔡聪把蒙宝来和许杰叫到马车里吩咐到,蒙宝来立刻看下许杰,许家,那个许家?

“呵呵,我许家只是个小家族罢了,不然我也不至于想要靠战功踏入朝堂。”许杰笑呵呵的说着。

“许敬宗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族叔,伯爷认识我族叔?”

“缘悭一面,不过他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你有什么事可以找他商量。但是记住,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被人出卖,若是有那么一天,你许氏一族就不要存在了。”蔡聪最后一句话字字如刀刻在许杰的心头,亲历过渭水盟约的他不认为蔡聪是在说大话。

许杰低着头连称不敢,在蔡聪身边呆的越久,他就越发现对蔡聪知道的越少,简直是冰山一角。

蔡聪这个预防针也不得不打,许敬宗被称为千古大阴人,从隋朝走到武周,步步高升,最后权倾朝野,一方面是他的才智,审视夺度,另一方面就是他够墙头草。

“还有,你们若是有心朝堂的就好好读书,我已经和陛下要了批读书人,不久之后全国强军,作为教官,除了要本领了得,还要会舞文弄墨,如果你们不好好学的话,日后被自己的徒子徒孙超越了,那可就不要觉得丢脸了。”

“嘿嘿,您就看好了吧,怎么说小的都已经认识一千多个字了,现在还在学论语呢!就那些臭小子想超过小的?他们做梦去。”蒙宝来笑嘻嘻的说着,一股感激洋溢在脸上,虽然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官了,只是蔡聪的侍卫头子,是军营里的教头,但是他看到一条前所未有的宽广前路。

“对了,家里派往西域的商队已经有两批人失去联系了,你带人到凉州查看一下。我居然忘记哪里有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在。”蔡聪突然想到什么,脸色都变的难看,失踪的人不是他的宗亲,就是他封地里的百姓,那个出事了,都是损失。

“小的回去就挑选些人,立刻出发赶往凉州。”蒙宝来点点头说道,蔡家的商队贩卖的都是价值连城的琉璃,自然招募了一批老兵做侍卫。遇到山贼的话,也不至于一个人都逃不掉,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

蔡聪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凉州有个傻子要造反,自己的那些人怕是遭毒手了。当天夜里蒙宝来点齐人马,一行人消失在夜色之中。

半个月后,西北地区的凉州。

大街上喧闹无比,叫买叫卖声不绝于耳,作为一州的中枢,自然繁华无比,只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有淡淡的警惕和恐惧。

“知道不?咱那位土皇帝,昨夜带人闯进了小卓客栈,杀了四个商贩,抢走了价值连城的宝贝,听说那是要贩卖到西域去的。”

卖席子的薛老头,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对边上的商贩说着,八卦这种事情,在哪个年代都是隔绝不了的,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躺在墙角的乞丐,此刻正竖着耳朵的听着。

“你说这个算个屁,安县令你们都知道吧?”边上一个精明的汉子不屑的说道,看到周围的人都点了点头,他才又说道:“可是你们不知道,安县令给皇帝写血书状告了土皇帝,这事被一个衙役报告给了土皇帝。

土皇帝是什么人,带兵打仗不含糊,欺压我们百姓更是个中好手,他能忍这口气?直接就带人打上县衙,安县令被打到吐血,听说写字的那只手被生生打断,家里那个未出阁的闺女被抢走了,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个死人,连衣服都没有穿。啧啧……造孽啊!那么好的官……”

汉子说着摇了摇头,一脸的惋惜。这么好的一个官,怎么就受了这种劫难呢?上天也不开开眼,任由那个畜生一家横行霸道。

“不该吧!再怎么大胆,也不至于这么做啊!要是让朝堂知道了,能饶了他?”有人不大相信,虽说凉州都督是凉州的主官,可是这么对待官员,难道不怕朝堂问罪?

衣白如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