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风华路

第61章 演武开始

都是姓长孙的,其他人那个不是国公郡公的,唯有自己是个看门的四品监门将军,还给了个超规格的府邸,却不封爵,这是皇帝和皇后在羞辱自己啊。

想到这里长孙安业更是愤愤不平,走也不回的离开了齐国公府,投了客栈。每日是醉生梦死,连玄武门的日常都不去管理,一时间长孙家成为长安笑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蔡聪忙着备战和玄甲军的比试,对于上门求饶的义安王和张亮一直视而不见。他只答应长孙给条活路,却没答应不报复他们,现在还没到收手的时候。

张亮也是作死的人,眼见自家的产业是一日不如一日,情急之下带人冲击太白楼,好一顿打砸。老兵虽残,可也不是吃干饭的,偷袭起来往往是一招奏效,当场打死了七八个。

第二天李世民当着满朝文武把张亮是骂的狗血淋头,最后罚俸一年,责令赔偿太白楼的损失。同时责令义安王李孝常即日返回封地,不得无故在长安逗留。

丢了大脸的张亮愤愤不平,直到杜如晦有意无意的透露,太白楼幕后大东家可能是清宁宫里的哪一位,他才吓的一身冷汗,暗暗庆幸不已。

蔡聪的待遇也好不到哪里去,李世民派人前来宣旨,把蔡聪从无情无义骂到不忠不孝,连大不孝蔡家无后都算到他头上,最后勒令将他禁足在军营里,好好练兵,别到处惹事生非。

蔡聪那叫一个郁闷,老子倒是想做些羞羞的事情,弄几个娃来养养,可老子才几岁啊?这个锅我不背,但是不背也得背,只能老老实实的带在军营里。

一月很快过去,二月末匆匆而至,不想说什么元宵佳节闹灯花,和蔡聪毛线关系都没有,他还在军营里折磨那群可怜的汉子。

二月二十八这是个万众瞩目的日子,全长安上下都等着一场大战,李二同志想校验蔡聪强军的成果,文武百官想看蔡聪的笑话,而长安的百姓为蔡聪烧香拜佛,他们都买了蔡聪这一队输,求神拜佛希望不能出意外。

大殿上蔡聪要求模拟两军对阵,各自有粮草和营地的情况,来一场实战较量。李世民无不可的答应了,李绩主动请求作为玄甲军的统帅参战。

之前蔡聪被他囚禁的时候,两人没少手谈,回回都是李绩输,他这次要告诉蔡聪什么叫纸上谈兵,没什么用,战争是靠打出来的。

演武的地方选在渭水河边,双方隔岸相望,这样长安的百姓也能看到。没有箭头,没有矛头,都包裹着厚厚的布,上面沾着红色的染料,刀剑都是换成了棍棒,确保不会出人命。

“小子,老夫这次一定要让你知道什么叫纸上谈兵,坑害赵兵。说罢你想挑那边?”李绩阴测测的说着,他作为千古名将,还不至于在挑选场地上做手脚。让蔡聪先选,以示自己大度。

“呵呵,手下败将,一会可别哭啊!我们就选这边吧!对岸给你们了,现在安营扎寨,午时已到就开始比赛如何?”

蔡聪笑呵呵的说着,满朝文武都在城墙上看热闹。城外满是远远围观的百姓,可得看仔细了,自家今年吃肉还是吃糠就看这一回了。

“诶~行军打仗哪有比赛这一说?依老夫看现在就开始,只要安营扎寨好了,不管对面有没有好,都可以发起攻击,你看如何?”

“这个没问题,那就开始吧!”蔡聪说着带兵向河边去,李绩也不含糊,带着威风凛凛的玄甲军过了桥,开始安营扎寨。

城墙上房玄龄,长孙无忌等一众大佬七嘴八舌的说着,杜如晦摇着头笑呵呵的说道:“陛下是不是太高估长安伯了,您看玄甲军此刻营地已经修好,拒马也设置的差不多。可是看看长安伯这边,营地也就是一个雏形,士兵毫无军纪,一切都乱糟糟的,那些人居然还多次去河边汲水,难道是要做饭不成?”

“我看茂公说的对,长安伯就是个纸上谈兵的赵括,真打仗,他懂什么?”张亮讥笑着,能看到蔡聪出糗,这种机会他说什么都不会错过的。

“药师以为如何?”李世民笑了笑,转头看向李靖。城下的百姓已经高兴的直拍手了,对就该这样没用,李大将军已经搭设浮桥了,长安伯这边营地没弄好也就罢了,连迎敌的阵型都摆的乱七八糟,居然还有人找不到自己的位置,看到百姓是轰然大笑。

“战场上战机稍纵即逝,臣以为不到最后一刻,不能做定论。”李靖笑的高深莫测,站在他身边的秦叔宝皱着眉头,好似发现了什么却一言不发。

隔着河的李绩看着急的拿鞭子抽士兵的蔡聪,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就这种本事也好意思叫阵玄甲军?

八百玄甲军过了河,举着长枪就策马冲杀,他们心中都有火,居然让这样的军队和他们对阵,一个来回不把他们打垮都是对自己的侮辱。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对面居然对他们不屑一顾,居然有人还对着他们吐口水。这下气的他们是怒火冲天,鞭子抽在马上,加速冲刺。

站在最前面的甘新达冷眼的看着玄甲军,突然只见他猛的把手向下一挥,他身后的士兵猛拉绳子,一条条被埋在地下的绳子绷得紧紧,冲杀而来的玄甲军,十几公分高的,半米高的,一米高的,层次分明。

这一幕不但让玄甲军手忙脚乱,连城墙上的人也大吃一惊,这些绳子是什么时候埋进去的?

玄甲军根本来不及停下,前面的马腿直接撞上绳子,后面的马撞在前面的马上,一时间人仰马翻。

“放箭!”等候已久的老孟冷酷的说着,所有弓箭手刷的一下举弓射箭,动作整齐的就像一个人。

玄甲军可不是吃干饭的,都是战场上的老人了,早在摔马的时候就将马匹挡在自己身前,接下盾牌顶在头上,除了几个倒霉蛋动作慢了,其他人都没有阵亡。

箭雨一过所有人就扛着盾牌,举着木棒杀了上来。只是活该他们倒霉,原本连列队迎战都慌乱的蔡聪部,居然在转瞬间结阵,盾手在前,刀手在侧,长枪手在内。

随着一声声的口令,格挡攻击,左移,右退,整齐的就像一个人一样。即便有人不幸受伤了,立刻就会被拖到阵内,由其他人顶替他的位置。

整个蔡聪部就像是一台杀人机器,每次攻击都会有人被认定失去战斗力退出战场。李世民在城墙上看着下面的移动方阵,嘴巴久久都闭不上,到此刻他才相信蔡聪说的话。

衣白如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