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纪事

第58章 学规矩

秦姨娘想着又看了一眼林清欢。

算了,有些事也不用说得太明白,以免欢儿以后多了几分刻意反倒弄巧成拙。

林清浅刚从南边回来吃了不少亏,病一好形势就开始逆转。

许姨娘在饭菜上动手脚,她的心腹王昌媳妇被送到庄子上;把灾星的事捅出来,许姨娘有折了心腹嬷嬷,林清喜又挨了罚。

细细想来,哪次林清浅都没有吃多少亏,太太李氏对她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丫鬟翠萍疾步进屋道:“七姑娘到了。”

“七姑娘又不是外人,迎进来便是!”秦姨娘起身道。

穿了一件樱草色折枝花卉褙子的林清浅盈盈走来,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问好。

林清欢笑道:“难得你今儿个来得早,想来那紫苏丫头没有少费口舌吧?”

林清浅明白她是在笑话自己睡懒觉的事。

“六姐你就别拿我开心了,今儿个还真是我自己醒来的,不信你问问青黛。”林清浅道。

不过是姐妹间的小玩笑,两人也都没有论真。

秦姨娘见着两个女孩说笑也不管,劲直出了屋,让人守在院门口。

吩咐好了丫环仆妇才进屋。

林清浅见秦姨娘进来,与林清欢安安静静的坐着等待秦姨娘授课。

秦姨娘也不啰嗦,直接问道:“七姑娘你老早提过要学规矩,那你说说为何要学规矩?”

“无规矩不成方圆,我们这样人家的姑娘不懂规矩出去会遭人非议,给家门抹黑,找不到好人家的。”林清浅一脸天真的说道。

她真是的想法是,在这个到处都是规矩的地方,只有学了规矩才能钻它的空子。

莫说是古代不那么完善的规矩,就是现代的法律,它也有空子可钻的,前提是你得懂它。

“你看你现在就不懂规矩了吧,哪个姑娘家自己说什么找不到好人家的?”林清欢促狭道。

不等林清浅反驳,秦姨娘开了口。

“记得从前宫里的一位贵人说过,只有学会规矩才能钻它的空子”秦姨娘若有所思的说道。

林清浅一怔,这个想法怎么与自己不谋而合呢?不会这里还有老乡吧?

“谁这么有先见之明啊?”林清浅问道。

“她……”秦姨娘只说了一个字,想起什么似的。

秦姨娘没有直接回答林清浅的问题,接着说:“不过你们与她身份不同,规矩自然也不同。”

林清浅觉得秦姨娘的这句话明显是在生硬的转移话题,那个人是提不得么?

宫里的贵人,难道是哪位妃子?

宫里的规矩只有比宫外更为严苛的,说那话的人必是位女英雄。

“女孩家德言容功最重,按说行为举止不过是虚礼,但京都的体面人家偏偏又看重,各种关系也是可大可小。”

“你做的好未必有人夸你,一旦出了错不免暗地里被人病诟……”

秦姨娘用问答的方式说明了学习规矩的必要性,然后重点测试了林清浅的底子,掌握她的基本情况再才开始授课。

深入浅出的说明要点,给林清浅示范,有时林清欢还起到助教的作用。

有时还要举些例子,便于林清浅理解,秦姨娘开始脾气很好,自己坐的不好她也不生气,耐心的再讲一次。

有些是林清欢也没有学过的,如果是她没有做好的,秦姨娘就会严厉的批评几句。

林清浅看到杀鸡,自己这只猴子就会更加注意,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秦姨娘也会留出时间让林清浅他们休息的。

不过她高标准严规格的要求,二女休息的时候也绷紧了弦,不断的练习。

中间有两天秦姨娘都有点像电视里的教导主任了,戒尺都用上了,但是都是吓人的把戏。

几天下来林清浅都觉得自己可能会瘦了一圈,因为她白天边学边记那些要点,晚上回去还要看一遍的。

记那些字对她来说不难,难的是如何运用,如何统一到自己的行为中来。

强化训练的最后一天是寒食节前夕,林清浅一大早起来就把要买的白面、饴糖、红枣、还有各种瓜果等做点心的材料写下来。

并吩咐紫苏和木棉二人去采买回来。

秦姨娘上午授完课还做了总结。

“你们都很聪明,短短几天时间规矩那些都学的差不多,我也没有更多要教你们的,接下来就看你们自己下的功夫如何。”

“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看各人,你们也不要对人说起我教了你们哪些。”

“明白。”林清浅道。

自己来秦姨娘这里都是悄悄来的,秦姨娘每天授课也都是有人在院门处放风的。

据说是官宦人家的妾是没有资格教养子女的,说出去了府里脸上也无光。

林清浅不那么认为,但改变不了什么,她倒是想摇旗呐喊的感谢秦姨娘。

她更知道那样会适得其反,不但对秦姨娘没有好处,反而会累害到她,所有的感激只能放在心里。

正如秦姨娘所说的,要说着林府,都是没有规矩的。

林老爷治家不严,正房太太撒手不管家,许姨娘还得势管起家来,现在倒好自己也接管了庄子。

老爷太太相中的后生,许姨娘不满意就推了。

几个子女差不多也就是散养来的。

说穿了林府个格局还真是一团乱麻,林府这方寸之地几个女人还成了三足鼎立之势。

秦姨娘又叮嘱了几句,下午就放林清浅回去了。

杜若一个人在桃源居也能把几个人的事做完,林清浅回去的时候她正在打木桩子。

见林清浅与青黛回来,很狗腿的跑到林清浅跟前,“奴婢给姑娘捏捏。”

青黛鄙视的看了杜若一眼,杜若视而不见的把林清浅拉到自己今天才做成的秋千处。

“姑娘你看,喜欢吗?”杜若指着秋千道。

“嗯,你有心了。”杜若这个丫头很上道嘛,大拇指粗的绳子上还点缀着各种花,看着急结实又美观。

说着就坐了上去,闻了闻手边的花,“这花儿你是在园子里摘的?”

“姑娘你放心,奴婢是东一朵西一朵挑着采的,没人会看出来的。”杜若说着轻轻推了一下秋千。

林清浅无言以对,需要我夸你聪明吗?

玄冰狐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