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纪事

第56章 伶牙俐齿

小孩也知道偷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可是这真的不是爹爹偷来的。

“你胡说,才不是我爹偷的,肯定是有人把银子放我家里了。”他哭泣着反驳道。

“啊,你家也有?”一个小子惊讶道。

“咦,你家也得了?”

“怎么你家也有?”

小孩不比大人沉得住气,七嘴八舌的就说了起来。

这样不到一个时辰,大家都知道这里家家户户都得了数量差不多的银子。

他们要改善一下吃点肉也不用偷偷摸摸像做贼一样。

一致认为既然有人做了善事,定要叫人知道这样的善举才是,所以这事啊就传散开来。

林清浅昨夜差点成了别人手下的亡魂,早晨起来就闲不下来,增强体魄成了她刻不容缓的事。

“七姑娘你且歇一会儿,习武这事儿急不得的。”杜若劝着。

以后有的是人保护你,你真的不用亲自动手的。

“谁说我急来着?我这是打发时间。”林清浅道。

林清欢来见着她汗流浃背的模样,取笑道:“七妹妹你这是打算考武状元呢?”

林清浅知道她是在取笑自己,这里的女子可不能顶半边天,哪里有机会做做武状元啊?

“六姐姐你就知道取笑我。”说着停了下来,紫苏拧了热巾子来为她察汗。

木棉那天在林清欢那里一起做女红,两人又有共同的喜好,关系变得亲近起来。

“多亏六姑娘你来,不然奴婢们可劝不了七姑娘。”木棉道柔声道。

紫苏接着道:“就是呢,奴婢几个就怕七姑娘磕着碰可了,全都守在这里,姑娘的午饭都还没有开始备。”

青黛见林清浅停下来,向厨房跑去,姑娘累着了可不能挨饿呢。

林清浅也没有与告状的两个丫头计较,她们都是为自己好,这点她还是分得清的。

林清欢戳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呀就是个不省心的,还好这些丫头尽心,你说你一个闺阁小姐舞枪弄棒的是要做什么呢?”

林清浅一听不乐意了,“六姐姐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怎么就不可以了,人家大伯母贵为郡主还上过战场呢!”

林清欢被她一句话堵得,撇开清平郡主的身份不说,就是大伯母她也不能说半句不是的话来。

“伶牙俐齿,我说不过你。”又见林清浅衣裳都汗湿了道:“紫苏带你家姑娘去换件衣裳,可别凉着了。”

“那我先去换一身干净的衣裳,免得六姐姐嫌我臭”林清浅笑说,自己还抬起手臂闻了一下腋下。

别人不嫌弃,她都有点嫌弃自己了。

洗漱是紫苏和杜若一起伺候的,杜若专做那些打水提水的体力活,谁让她新来的。

紫苏交代了几句就去找林清浅的衣裳,要熏香也要熨烫衣裳。

木桶里铺满了玫瑰花瓣,林清浅置身其中,捧起闻了一下,撒在自己手臂上。

杜若看着木桶那个绝美的姑娘开始浮想联翩。

大少爷就是大少爷,这看人的眼光真够毒辣,嗯,此人只应天上有,凡间哪得几回闻。

不对,是凡间哪得见一人,简直是仙女下凡啊。

自己得给大少爷守护好,这颗白菜可是有人定了的,千万不能让其他猪拱了。

杜若有些头疼,她现在已分不清自己刚想的那些是否有条理。

可是好想摸一下她如玉般的肌肤,想着伸出了手,“姑娘奴婢给你搓背。”

“不用,你外面候着吧!”林清浅也僵了一下身子,她泡澡的时候不习惯别人伺候,紫苏她们知道,这个新来的丫头可能不了解。

杜若收回手,应了一声是退出了浴房,她反复的摸了几下自己的手臂。

人果然不能比呢!

林清浅泡了澡头发没有干,只用一根簪子挽在头顶,就穿了衣裳出来。

“六姐姐久等了。”林清浅道。

林清欢看了她一眼,“什么时候懂得客气了?”

“一直都懂的,只是你没有发现罢了。”

“你呀洗了发就散下来,你这样里面的头发不易干,湿气重容易生病的。”说着就起身取下她的发簪。

还准备给她捋直。

“知道了。”林清浅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湿哒哒的批下来她不是很喜欢呢。

紫苏拿了一块薄毯出来,见状睨了一眼杜若,之前的规矩白学了,怎么可以让六姑娘做那些,你一个丫鬟站着不动。

“六姑娘让奴婢来吧。”紫苏说着给林清浅围上了薄毯,避免头发湿了衣裙。

杜若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错误,低头垂手立在一旁,又觉得十分尴尬,“奴婢去帮帮青黛姐姐。”

“去吧!”

一会她就回来说可以开饭了。

一顿饭吃下来一句话也没有,主子们安安静静的吃,,奴婢些安安静静布菜。

吃完饭林清欢又笑道:“难怪变着方儿也要自己在小厨房做饭,原来青黛这丫头厨艺了得呀。”

“六姐姐又冤枉我,那还不是被人逼的。”林清浅道。

要不是许姨娘她们做得过了头,自己也没有机会不是?

青黛得了夸,也不居功,只实话实说道:“谢过六姑娘夸赞,奴婢这手艺啊多亏我们家姑娘指点,姑娘做的菜才好呢。”

“我怎么不知道七妹妹你会做饭?”林清欢一脸疑惑。

难不成七妹妹在她外祖家过得也没有表面那么风光,带来的几个丫鬟也是要回京才配的?

若不然她又从哪里练得一身好厨艺的,林清欢觉得青黛的手艺已经比林府厨房的好了不止十倍。

“闲来无事学了点皮毛。”林清浅解释道。

说到这里杜若她们已经在院子里安上了软塌和案几,案几上还摆了几盘瓜子、蜜饯等小零嘴。

“姑娘到院子里晒太阳吧,头发能快些干。”木棉进屋说道。

林清浅正有此意呢,她饭后是想小憩一会的,今天是不能的了,头发干了才能挽发髻。

林清欢出来看到软塌和案几以及案几上的零嘴,无疑都证明了几个丫头的用心。

许姨娘当时以为给她这个院子是不给她脸,如今看来七妹妹倒是姐妹中过得最自在的了。

“你们都去吃饭吧!”林清浅看了眼日头,丫鬟们也该去用饭了。

“要不奴婢留下伺候茶水?”杜若道,自己刚刚犯了错,留下将功补过。

“不用了。”

见她打发走了几个丫鬟,林清欢突然问道:“清明快到了,你可有准备?”

玄冰狐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