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总裁,难伺候

第37章 章九七 齐琛应该打死他

“让蓝帅来接我吧。”顾清澄说,“你让他们恢复原状,我之前就给过蓝帅消息,半个小时后我还不出去,他就带人进来,到时你趁乱离开。”

这就是典型的多一个人多份力了。

白婷儿说:“撕破脸的话,等于是,你把蓝帅与你自己都放在了一个,除非齐琛醒来,否则毫无回旋的危险处境里。”

不过,身在手术室里,除了硬闯出去,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么。白婷儿叹了口气:“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

“你侥幸心理严重。”顾清澄并没有客套地说什么“你也是为了帮我”。

她太懂了,“冒险不是送死,你想一下人心就知道了,齐爷最不放心的就是我,他看不到我的肚子扁了,怎么放心离开?”

白婷儿不理解:“世上怎么有那么狠心的曾爷爷呢?”

“有什么不可思议的。”顾清澄轻嗤,“利益至上,恶魔世界里最理所当然的法则而已。”

曾孙,没了,还会有的。

她和宝宝,在齐爷眼里,从来是一张支票就可以打发了的乞丐。

他是国王。

顾清澄提了口气:“他对我一定还有后续作为,即便你侥幸的赢了,他真的没耐心离开了,我们瞒过了他,但是,又怎么确定能逃得过他下一步的……动作呢?”

“我懂他,他是要在齐琛醒来之前,彻底整死我,或者整怕我,让我怕到这辈子不敢再和齐琛有任何瓜葛。”

白婷儿想自己真的是把一切想的太浅了,就像是她当年说催眠就催眠顾清澄不考虑后果一样,却因为如此,最后谁都没帮到,让一切变得复杂,还害自己走了一趟牢狱。就像是她对待东明一样,对自己有侥幸心理,也许她真的可以救赎他也说不定。

可错了。

是她思想浅了,眼境狭窄,想的不深,又仗着能力非凡,就总觉得自己永远不会被危险秒杀。

呵。

顾清澄走了一圈成熟了,而她自此再也不敢轻看人心。

……

医院门口,那辆黑色轿车里的男人,握着驾驶盘,对身边的柳城说:“我等不下去了。”

柳城哼了一声:“等不下去就回家!”

当初招惹齐琛换来的一顿打,看来算是轻的,齐琛应该打死他。

蓝帅推开车门,柳城看着他大摇大摆地走进医院,忽然想笑,英雄救美,哪怕赴死看起来也挺漂亮。

那么漂亮的一出人生大剧,陪着演一场,又如何?!

他整了整衬衫领口,霸气地打开车门后,挥了挥手,后面十来位的人,统一的黑色西装,他的人。

蓝帅一路直闯,手术室门口,齐爷和管家看到他和柳城,已来不及叫人过来。

“你们?”管家把齐爷护在身后,蹙眉,“放肆。”

齐爷一双沉着的眼望着他们的来势汹汹,静静地:“这是要来抢谁?”

“顾清澄。”蓝帅道出三个字,面色亦是从容,“齐爷,晚辈第一次见到你,荣幸了,也得罪了。”

“你不怕我事后报复么?”

齐爷淡淡问。

蓝帅说:“怕。但是,有些事情,怕也要做。”

齐爷漫步从管家背后走出来,走到了蓝帅跟前,笑眯眯再问:“臭小子,你做的事,代表蓝家么?”

蓝帅摇头。

齐爷更是呵呵了,“和齐琛一个样子。是不是现在富二代红三代都太闲了,不为国家奉献,不为家族思虑,不在社会上做一个有价值的人,统统为一个女人不顾生死,还自我感觉英雄?!”

“她只是一个孕妇。”蓝帅说,“我们如果做不好这些是我们的事,为什么要为难她?”

这段感情,当年被殷厉利用,后来因殷厉之死,也没有破裂。

经过苏静与马苏雅,对于双方来说都是至亲的人,也没有崩溃掉分开。

顾夏与宋冬,顾清澄与齐琛,这些年来纠纠缠缠,直到遇到他蓝帅。

他们坚持到了现在。

他蓝帅看到了现在。

深知自己没有任何可能走得进这段感情,有一种爱情早就已经深刻到入了骨血,疯狂热烈,不死不休。

为什么,一定要为难本来就不容易的人?!!

齐爷觉得这些晚辈,没有一个愿意站在老人的角度思考问题。

都是一群沉睡的猪。

“因为我不喜欢顾清澄,”他老眼一瞪,瞬间周遭的气场都升之沸腾,每一个人都听到老人中气十足的洪亮说:“我不喜欢这个有病的女人,不喜欢她和她哥哥,一出现就害齐琛成为植物人。这样的事,有一次就有两次,现在我的孙子,又为了给她挡枪躺进病房里,我差一点白发人送黑发人,差一点点,齐家也跟着完了,理由够不够啊?”

蓝帅倒退两步,低低的四个字:“她也不想。”

她应该比谁都痛苦。

“无辜的人不一定无罪。因她而伤因她而死,这就已经足够她出局了。”齐爷道,“我要的是一个齐琛不那么爱,永远不会伤害到齐琛的女人,甚至还能够做他的帮手。独木难支,我要在死之前找一个能让齐琛往后的生活,过得轻松的女人,而不是加重他的负担。”

推开手术室的大门,顾清澄无声无息泪流满面。

她心酸地看着齐爷说:“这就是你认为的吗?”

“是。”齐爷转头一看她的肚子,想到背后的蓝帅,突然想明白了这是个套儿,只是不知道她是怎么驾驭得了里面的医生们。

这个女人简直诡谲多端……

他语气更狠:“你就是一个只会拖累齐琛的女人,他现在拜你所赐,吊着一口气呢!”

如果不是齐爷今天说了这番话,让顾清澄彻底了解他为什么不喜欢她,原来不是因为瞧不起的那种偏见,人家是有绝对性考虑的。

回想这一路来她从没有为齐琛做过什么,扑面而来的失败感袭击了她。

齐琛老是说,留在他身边就够了。其他的都交给他。

她也想为他做点什么,可是她没用啊……所以她乖乖地,放下恩怨,只好好爱着他,好好待在他身边。

可是落在他人眼里,却已经看不过去了。

“我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喜欢我。”顾清澄绝对卑微地说出这句话,她甚至恳求的看着齐爷,希望得到他的认可,好像如此就有了与齐琛并肩的资格。

“不可能的,我不可能承认你,喜欢你。”齐爷漠然,“你最好现在乖乖回去,做好你已承诺好的事,以后不要再出现在齐琛的面前,至于齐琛怎么样,自然有我这个爷爷看顾。”

蓝帅看向顾清澄,等着她的决定。不管她做什么决定,他都会支持。

白婷儿躲在手术室里,要命啊!

她想到齐琛,淡漠的俊脸,一双深情克制的眼。

“我不在的时候,她就麻烦你多看顾。如果我回来了,你要告诉我,在我不在的时候,她都做了些什么。”

那么好的一个爱人,千万不要被放弃啊!

顾清澄身体里像是有千万只虫子冲进去胡乱啃噬,她忽然很想去问齐琛,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为你做点什么,为什么我为你做的除了爱你与留在你身边,就只剩下拖累?!

“你难道不希望齐琛过的好吗?你自觉不够优秀,照顾不好我的孙子,都是他在照顾你,你就应该退位让给别人。”

“你口口声声说你爱他,让他受伤的也是你,这一点还没让你明白,你是该离去的人么!!”

齐爷的最后一句话,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眼神里所有的光都被湮灭,双腿发软“咚”地跪在了冷硬的地面上,满身是被凌迟后的颓然。

“顾清澄……”蓝帅张了张口。

爱是无私的,可她自私,她卑鄙,她占有欲极强,她心安理得享受着他的爱,他一旦露出一点不那么爱的样子,她就怨恨。

可是从来,从来没有觉悟到自己除了如此,到底对他付出过什么。

他一个人承受着所有的记忆等着她,改名换姓陪着她,关系成熟到不能再不带她去见老师,因为惶恐就拉她领结婚证,后来又因为了什么而放弃……总不会是因为不爱了的。

顾清澄听到自己嘶哑的声音:“我放弃。”

她说:“我放弃,我不要了。我要不起了。”

这样的爱,宽大深沉如海,她那么渺小,怎么要的起?她要了,又能做什么?!

齐爷挑眉。

蓝帅也忍不住嘴角勾了勾,他支持她的一切决定,但到底是意难平。

爱是自私的,他真的,欣喜这个决定!

走过去,扶着顾清澄从地上起来,发觉顾清澄的眼神一直很茫然,蓝帅只能抬起头,和齐爷周旋:“我带她走,她都已经决定放弃了,齐爷也没必要再让她受流产之苦了吧?生下来,也许她会把孩子送回齐家,这不是最完美的结果吗?”

“好。”齐爷哼了一声,反正今天是下不了手,改天也行。

在蓝帅僵硬的撑扶里,顾清澄像一个被提吊着的木偶,直到走到拐弯处的时候,眼里才有了一点神色,那是不可置信。

那个身影,他稳稳地站着,气质苍冷,俊容无血,不知道暗暗在了多久。

他醒了,在这个时刻。

是多强的意志力,让他摘掉脸上的氧气罩,竟然找到了她。

哪怕身着病服,也掩饰不了他的好看,这样的男人,这样的看着她。

蓝帅也惊愕。

跟在他背后的柳城也如遭雷劈。

脚下的步子通通失去了控制,停不下来。

他们一步,一步,又一步从他身边路过,姿态浅淡,云淡风轻的背后却是两个人心脏如裂绞痛。

停下啊。

快停下!

有些事那么玄妙,明明都不舍得,最后的结果却是:一个无力挽留,一个也没能够留下。

区几步伐,眼神错开,就身不由己地走过了一生。

齐爷发觉不对劲,提着拐杖往前迈了两步,望见他孙子居然起来了,诧然,也怒火中烧:“你就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那么不放心她?你放心,人家已经放弃你了,有新欢保护着她,你没必要不放心了!”

不知道是哪一句逼伤了他,齐琛扶着墙,突然单腿跪了下去,盯着地面吐出一口血。

青色的筋在太阳穴上绷紧的令人觉得害怕,怕下一刻这个男人就会因为筋裂,废了。

这就是齐爷最怕的,顾清澄对于齐琛的影响力。

……

齐琛,缓缓合上黑眸,那些情景他不忍回想,索性放了自己,昏厥在地上。

他再也不是那个尊贵如神,将一切掌控在手心里的男人,一切都超出了他的掌控,和当年一样。

只是当年他输给了自己,这一次,不是输给自己,不是输给齐爷,是输给了顾清澄……

输的他心服口服,从此畏惧了她的靠近。

“我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到底是谁控制了我?”

顾清澄两只眼因为泪水的冲洗把脚下的所在地——医院门口,看得很清楚,越清楚越害怕。

“我要回去。”她转身却被蓝帅一把拉住,背后他提醒,“你现在回去就是自投罗网,好不容易他放过你了!”

“假的,都是假的。”顾清澄垂眸,一行晶泪失魂地滑落脸颊,隐秘伤心,“我是故意说的放弃,我是顺势……我不放弃,我绝不放弃他!”

蓝帅压根不相信,“不是吧,你明明是真的放弃了他……”

“不是的。”顾清澄回头,眼神看起来都好疼,“我只要保住自己,才能等到他回来,所以才假装被齐爷带着走。”

“……”蓝帅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尴尬的人。

柳城在旁边看着又想笑。

这样狡猾的女人,蓝帅真的把控不住,不是他瞧不起他。

“那你也不能回去。”蓝帅回过神,“你回去了,被齐爷看穿,不会有好果子吃。”

“齐琛已经醒了。”顾清澄一刻也等不下去。

蓝帅好难过:“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见他。”

柳城眼见着自己跟着的人,被虐到这个地步,也是不忍心了,郑重出列:“顾小姐,我的建议是偷偷去见他。你明着见,你就很被动,暗着见,就有无限保障无限可能了。”

他使出杀手锏,“我相信,齐琛纵然现在误会了你,他也会赞同这一点的。”

回去就是前功尽弃,现在最明智的就是继续顺势而离开。

是这样吗?

顾清澄愣愣地看着电梯,看着一个又一个进了电梯,从未有过的一种强烈的失去感窜进她的身体,让她的世界颠倒了。

“顾清澄——”蓝帅眼神一变,放低身体抱住了即将倒在地面上的女人,她无知无觉地靠在他怀里,闭目塞听,已然没了意识。

醒小乐

作家的话
周六四千+~愉快O(∩_∩)O!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