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生个救世主

第18章 谈崩

“你不相信我?”

隔着一个电话,舒棠无声冷笑,“她有权有势,对付我这一个无权无势的孤女,不是很简单?谈婚论嫁的男朋友突然就分了手,你觉得她不会恨我?”

“不……”

聂宇扶额,“我只是,想象不出来而已。”

“问题的症结在你,我只是无辜被牵累的,你能让她打消念头吗?”

“应该吧。”

聂宇不觉得这有什么难的,他认识的卢湛清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还有,我希望你能尽快找她,以及……”

舒棠忽然心生悔意,也不知让聂宇来解决对不对。

“聂宇,请你尽可能的不要再给我拉仇恨了。”

聂宇神情落寞,心里有些难受,“我很抱歉,舒棠,这并不是我的本意。放心,我会解决的。我现在就联系她。”

电话挂断了,舒棠的心却没有因此放下来。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话没错,问题的根源就是聂宇。

然而,女人一旦嫉恨起来,是那么容易就消除的吗?

·

聂宇看着通讯录上卢湛清的名字,迟迟没有动作。

一直以来,他以为自己爱的就是她,她很优秀,相貌美丽,没有官二代的那些作风习气,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然而,真的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真的开始为自己的余生做准备的时候,他才猛然惊醒,他真正想要携手共度余生的是——舒棠。

若不是舒棠……

一想到这点,他的心就充满遗憾,就疼了起来。

说起来,他能拥有异能,就是因为高一的时候,对舒棠的爱恋激发的。

那之后,又是怎么忘了这份感情,转而和卢湛清在一起的呢……

似乎是拥有异能最初的那两年,训练、学习,以及针对异能者进行的心理辅导等等,忙碌充斥了他的生活。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那抹身影还残留心底,他却没有了在意的心情。

然后,有人介绍了卢湛清与他认识,正好是他喜欢的类型,对方也有意,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他知道这份恋爱是以结婚为目的的,但那时候他并没有想那么多,或者说,他没有想到那么多。

直到真的开始谈婚论嫁了,他才有了这份实感,才真切的意识到,有人要和他携手共度余生了,而这个人是——卢湛清。

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个人的。

恍若有什么被打碎了一般,他的初心终于自由,他眼前的世界终于真实了起来。

是祖父做的手脚,在最初两年进行心理辅导的时候。

……

想到这里,聂宇忍不住摇头苦笑,呵,家族。

这里面,他最对不起的,就是卢湛清了。

他耽误了她七年的时间,他给了她美好和期望,然后又亲手拿走。

然而,这并不是她可以找舒棠麻烦的理由。

聂宇的心硬了下来,他手指按下去,拨通了卢湛清的电话。

“聂宇?”

柔美的声音带着几分惊喜从电话里传出,“你给我打电话……是想要回来了吗?”

“湛清,我有事情问你。”

电话那头听出聂宇口气里的不善,顿了一下,才道:“什么事?”

“你打算找舒棠的麻烦?”

“咦?发生了什么吗?”

电话那头轻笑,“她拒绝你好几次,你还为她出头,手里还连个证据都没有?”

聂宇皱眉,“所以,你真的做了。”

“当然。”柔美的声音痛快的承认,“我敢作敢当。”

“……为什么?”

聂宇的声音有些发涩,七年相处下来的那个人,都是假象吗?

电话那头又轻笑了一声,“聂宇,你从来都是聪明人,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想不明白,还来问我呢?”

“我想不明白!”聂宇忽然大声道,同时,用力的捶了下方向盘。

“卢湛清,分手的原因在我,是我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找舒棠的麻烦?”

他吼道:“这一切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

柔美的声音冷笑,怒道:“当然有关系,没有她,我们就不会分手,我们马上就结婚了!”

“可是卢湛清,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我。”

聂宇深吸口气,继续说道:“没有她,我在高二就不会转学;没有她,我就不会进非凡药业;没有她,我就是另一个我大哥。你要是看得上我大哥的话,你早就成我大嫂了。”

“……”

电话那头沉默起来。

“所以说,卢湛清,没有舒棠,也就不会有你爱上的那个我。”

聂宇的眼睛亮的惊人,在这一刻,他找回了被拒绝后失去的自我。

“你这是谬论……”

电话那头柔美的声音低沉了几分,“我不承认。”

聂宇不为所动,只沉声说道:“趁现在还来得及,你收手吧。不要让我对你的愧疚变成憎恶。”

“哈!你愧疚了就会重新和我在一起吗?”

“不会。”聂宇斩钉截铁的回道。

“那我要你的愧疚有什么用!”

“……”

聂宇无言以对,放弃了家族也被家族放弃的他,能补偿她什么呢?

“不过呢,你也别太担心,我只是心中生怨,想要发泄一下而已,不会真把你的心上人怎么地的。”

聂宇失望,“我以为你不会那种仗着权势乱来的人,没想到你也不例外。”

“我有权有势为什么不用?”柔美的声音说着理所当然的话,“她让我不痛快,我当然也不能让她痛快。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要不是你,谁看得到她?”

“你就不能把火气发泄到我身上吗?”聂宇恳求。

“不能。毕竟我还爱着你,怎么忍心?”

“你!”

聂宇有种无力的感觉。

“就这样吧,你好自为之。”

·

舒棠挂掉电话。

电话是聂宇打来的,他没能劝说成功。

舒棠并不感到意外。

聂宇说他会帮忙,可她重生前就已经知道,此时此刻的他已经被家族放弃了,只有非凡药业的这一身份,他又能做什么呢?

她并不想再依靠他了,尽管他是系铃铛的人。

姑母说过,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她有精神力,有了一搏之力,还有暗中保护的人。

实力不足,那就借力打力吧。

云里山人

作家的话
感谢书友20171205104945699的打赏^_^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