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荣自养自安然

自荣自养自安然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5章 十四岁之七 再见梅香

李俏听完勇总管的担忧,她是反映不过来的。

兰子姐就这么匆匆的嫁了,事先一点消息都没有,想来事态严重,不是她这个乡下老太婆能想象的。

“勇总管,兰子姐在京城么?她在哪成的亲?”

“成亲要拜祠堂祭祖。小姐已启程去往姑爷的老家。”勇总管隐下后半句,姑爷的老家就在北凉关,小姐这次去了,回京就不知道是何时了。

李俏托勇总管,有兰子的通信地址,尽早给她一个消息。心里对兰子挂落,不安。

五月粽叶飘香的时时候,李俏的千张已经不够卖了。旺宁楼的伙计每天下申时中,准点来家取两千张千张,看样子这个数量还有继续增加的趋势。

上宁县哪怕码头建成了,一天的食材用量也要不了这么多,旺宁楼的生意出乎意料的大规模。

李俏和金来都不会打听,这不是李俏的风格,人家也不会说的。

岙里黄村的砻糠被李家庄园利用到了极致,现在鸡鸭鹅猪鱼,主食都是酒糟糠磨成的粉。

垫圈后的砻糠铺了竹山厚厚的一尺深,地下又是养蚯蚓又是孵笋,也算是一地两用。

下巴肉再三叮嘱金来:蚯蚓可以找那些人来弄,冬天的笋只能找那买来的,最老实的来挖。

春上,整个竹山除了进去铺砻糠,金来和林氏一根笋苗都没舍得吃,全留着养笋竹娘了。

“今冬的笋应该有出息,就是量不大。”林氏对李俏道。

“量少才精贵呢。咱们这么大的竹山,一天几十斤能供的上货就成。”李俏也不想弄多,饥饿营销策略她嫁以往就用的,效果真好。

“俏俏,你来看看这竹子长得,比去年刚刚移来的时候密多了吧?明年我就能做白膛笋把你吃了。”

李俏不要白膛笋,她另有盘算。“三婶,咱们明年会赚很多钱的,你就等着数钱数到手抽筋吧。”

话是这么说,她还是遗憾大楚朝的包装技术。李俏好怀念前世的塑料袋真空包装。搁前世,这些东西跟她李俏关系不大,她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包装技术对她有什么意义。

今生今世不同,她大小也是个事业女性了,对事业的发展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然,被制约的是这些外在的东西,她被打败的体无完肤,毫无反击能力。

陷入怪圈的伪少女,书读的不少,脑子一根筋搭牢,死掰都掰不开。没有塑料袋没有真空技术,大楚朝就没有其他的保质包装了么?!

小迎港的二舅娘是不知道李俏为这事发愁,不然真能把大牙笑掉。瓷罐子,密封一圈黄泥,照样满大楚的发货,里头的吃食,几个月都不带坏的。

伪少女她这不开阔的视野,爱闭门造车的习惯,导致她损失,起吗能有一个巴掌多。

她花了两个月时间,苦思冥想这个包装问题。

无果。烦恼!

夏日午后,阳光躲进了厚厚的云层,无有一丝凉风,闷热难受到乏力。

“姐,热。洗澡澡。”李老七睡睡又醒,满头都是汗水,黏在身上,累的小肚兜也累赘。

“太公,这雨要不要下了?都要烧晚饭了,还这么闷着没动静。都快喘不上气了。”李林的大蒲扇,不停的给李木后背扇风。

李木已经热的直喘气了,和钱多多母女一个造型,伸长了舌头散热。

他的体型本就高大,一早上又在豆腐房里忙着做那三千张薄千张,浑身上下都长满了痱子,双手要是挠了痒痒就扇不得风,李林真替哥哥难受。

“雨要晚饭后才会下,小不了。”太公看看天,担心院里沟渠有没有堵牢影响排水。

“太公,范大已经待人在查了。您放心吧。”李俏给小盛儿坐在水盆里玩水,金银花煮的洗澡水,“哥,你也回房洗个澡吧。”

李木蔫蔫的,说话都热的慌。李林给李木拉到了豆腐房,就在里头舀了大锅里的金银花茶兑水后,直接给李木从头顶浇下去,“哥,给你冲凉了。你别睁眼啊。”

晚饭后李俏给自己泡在澡盆里,狠狠出了一通大汗,洗头洗澡,方才舒坦了些。

这时,天上雷声滚来,越近越急。劲风裹夹暴雨,闪电道道劈在头顶,院子里一会功夫,水没过了脚背。

“还真是不小的雨,今夜应该可以凉爽了,好好睡一觉。”笑笑吹灯上床,她困了。

“姣姣,写完了就睡,明天再抄录也来得及的。”李俏说着,哈欠就来了,“姐先睡觉了。”

“就好了,姐。这么大雷,我也害怕,睡你边上行么,姐?”姣姣的撒娇让人不忍拒绝。李俏抱着小盛儿,给姣姣挪了个位置。

午夜雨骤,狂风呼啸。重重的拍门声,持续了很久,庄大爷才隐约听到。

“大小姐,大小姐,”庄大娘拍响东屋房门,“大小姐您醒醒,大小姐。”

“庄大娘么?什么事?”

“大小姐,门外有两人找你,那姑娘说她叫梅香,这有个信封,她说您见了就会知道了。”

李俏披衣起床,昏黄油灯下,赫然看见自己三个月前寄给梅香的大信封,“你快请人到厨房,烧热水熬姜汤。我穿戴好就来。”

梅香父女随身携带的油纸伞,只剩下骨架了。浑身湿透的两人,被庄大娘按在了灶前取暖。

胡琴大叔和梅香,直觉着等待的过程,漫长的似油煎水忐忑极了。

“胡琴大叔,梅香。”李俏扎了一个马尾,就来相见。

“俏俏,你可来了。”梅香一管黄鹂鸟般的嗓音依旧悦耳,只是脸上七八条肉红色的伤疤,震的李俏一时间竟忘记了说话。

“俏俏,你也吓到了?!”梅香黯然伤神。

“梅香,你怎么会这样了?出什么事情了?”

“俏俏,她自己划的。”胡琴大叔低沉的男声,凄楚难言。这其中的酸楚,岂是一时半会儿能说清楚的

“梅香,还疼么?”

“不疼了,俏俏。我们有事情求你,我们也只有求你了。”梅香突然想起今天来李家的本意。

“求我?只要我能办到的,只管说。”李俏很高兴梅香父女能想到她。

“俏俏,借一步说话。”胡琴大叔拉了梅香走到角落,生死相托。

“庄大娘,我和庄大爷出去一趟,你守好门户,等天亮我们就回来了。见客商去了。”

“大小姐你放心!老婆子懂的!”

舍弃了雨伞灯笼,斗笠蓑衣下,四人雨中奔往村外。

濛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