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荣自养自安然

自荣自养自安然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7章 十三岁之十三 帮工

李俏看着何显云粗手粗脚,和记忆力的三表叔区别很大。

其实她自己给何显云的映像,跟眼前活生生的人,也是巨大的差别。

“三表叔您有什么要求只管提。我这都是力气活儿,没什么技巧。”李俏不可能把她掌握的东西告诉别人的。

“就是烧昼饭,烧夜饭的辰光,要回去一个时辰,给孩子们烧饭。我家最大的六岁,不会烧饭哩。”何显云显然很需要这份工作,破了洞的布鞋,两个大脚趾不安的挤在一起。

“我们一般昼饭吃的早,午时初就要磨豆子了。您可以吃完了昼饭再来,烧夜饭的时候回去一个时辰,吃好回来接着干。工钱我先给您一个月八百文,你看可以么?”李俏两辈子第一次实实在在的收工人,心底还有点发虚。

“俏俏,表叔谢谢你。”何显云几乎要给表侄女鞠躬了。

早上在家不上工,他起个大早,家里的田里的活,差不多就能干完。孩子吃完午饭,整个下午大的哄小的午睡,他也就不用担心,等到回家夜饭烧起来,喂饱小的两个,她娘每天都来帮他看几个时辰,他一点也不耽搁上工。

窑厂一天五六个时辰的体力活,一个月也就一两银子,他姑这是给他家谋得了一个铁饭碗。

“表叔您现在回家就烧昼饭吧,吃完了安顿好了就过来,咱们从今天开始算工钱。”李俏手里不曾停下洗豆腐板,希望何家表叔的到来,会让自己松口气。

李母烧好了昼饭,过来帮李俏捶豆腐布。她道:“俏俏,你三表叔下午来上工?”

“嗯,奶奶。你说我是不是可以多浸两佐豆子做油豆腐,得把三表叔的工钱挣出来。”李俏开着玩笑,半真半假半真半假的说。

“可不得多浸一些,你几个堂姑姑都跟我这预定好几天了。”李母想起自己欠的那些豆腐债,不由感叹:债多了真没脸见侄女。

“奶奶,我哥得累瘦了。”李俏还是想着李木,阿木哥的双下巴貌似不见了,怪不习惯的。

“奶奶下午把被褥搬过来,年前就住你这儿了,让你爷爷和修竹挤去。”

“我爷爷指定乐意,省了烧炕的柴火了。”李俏道出了一家人共同的看法。

下巴肉在窑厂,连连几个喷嚏,鼻子耳朵都痒。“老二家的,给我熬碗姜汤来,八成是受寒了。”

“爹,我放三块姜给您熬。”

“两块就够了,留一块做菜使!”

“好咧。”金氏从善如流的应着。

一车碎砖残次品,卖不了多少钱,正好给俏俏丫头送去,她说过豆腐台子还不够使。李祖德心里惦记着黄豆钱,自然而然的殷勤服侍着他的欠债人。

服侍好了,嘿嘿,“往后年年的豆子就不愁卖了。小丫头的豆腐坊,还挺红火。”下巴肉掐着时间,准备半下午的时候送去村西,正好豆浆或者豆腐脑儿热热热热的喝上一碗,暖和暖和。

李俏兄妹在跟三表叔磨合之中,一下午的时间,三表叔已经包揽了磨豆子,搬豆腐等体力活儿。好像柴房里柴也劈了不少,还给搬到了灶前,太公只要坐着添柴拉风箱就行。

“三表叔真好,我今天不用劈柴了。”李木单纯的想,沥豆浆这活得我自己干,妹妹说这是技术活儿。

“俏俏,你咋还给我这么大一碗豆腐脑儿呢,得是好几方豆腐哩。”实在人三表叔真真脸红了,干一下午活有工钱不说,还要端菜回家。

“三表叔,您感觉端回家给弟弟妹妹们吃,凉了就不好吃了。晚上咱还得干很久呢,我们可等你呢。”李俏对何显云挺满意的。

“我吃完了就来。”

“俏俏,咱也吃饭吧。奶奶给你烧了红烧肉。”李母也高兴,孙女给侄子买东西,虽不贵重,却是她的脸面。

李俏李木都是使力气的人,饭量不小。李太公天天在灶膛前拉风箱,就要烤的冒烟了,因此李母在饭食上做的格外油润。

李俏对伙食要求不见的有多好,吃饱是最基本的。她现在在后院养的这些牲口,没打算往外卖,全部自己吃。

老得要滋补身体,小的要发育成长,“买都要买来吃,何况自己家养的。奶奶,家里不能断了荤腥,不然我就不长个了。”李俏捏捏自己的脸蛋,好像小时候的婴儿肥肉肉真不见了。

“你香兰姑送来一脸盆的小杂鱼,奶奶收拾好了,腌着呢。明天中午拖上面粉,给你们炸了吃,就用你那大豆油炸。”李母豪气的说着,反正孙女那油,是真不少。

“奶奶,你在给做个酸菜鱼,我想吃了。”森森爱吃鱼,李俏觉着爱吃鱼的孩子都是高智商。

她好像对肉更热情,她和鱼刺相处得不是很友好。“我明天一早就去找蔡姑父,让他给咱抓条刺耳少的大黑鱼来。”

“姐,还要买点虾,太公爱吃奶奶做的油爆虾。”小辣椒笑笑已经闻到虾虾的香味儿了。

“好好,都买。你帮着奶奶看小盛儿,姣姣把豆腐布收来,马上要用的。”大姐大的风范还是很足的,安排弟弟妹妹各自有活儿干。

李林不想说话,他最后两颗乳牙掉了,说话漏风,没少被怼。称豆子,浸豆子,他干的很熟练,干这个还不会出错呢。

“林子,今天多浸五佐的豆子,明天把奶奶的欠的债清了。”李俏指令下达,林子猛当头。

太公太婆呷着老酒,望着饭桌上七个孩子有商有量的模样,倒也安慰。

世上没爹没娘的人多了,有骨有气有盘算的孤儿,却难的,自家这七个,但愿兄弟姐妹间一直这么友爱互助,忠哥儿婉娘才能安息。

李俏七个没有这些感慨,要李俏说,她娘八成,是喜欢看她们这么累的生活状态的。忙起来就没有心思想别的了,包括亲娘。

吃完饭稍稍休息,李木就升油锅炸油豆腐了。

属狗的人总是在这会儿自动聚集到村西,比如换防下来的小姑父严羽,双胞胎大小双,乐乐,还有四婶儿钟氏。

以及那个讨人厌的二奶奶,她把彩云彩桦都带来了,彩桦是她来李家的借口:熊孩子非得来,她只好跟着来了。彩云是她带来带彩桦的,她哪有空带孩子啊。她得坐着好好吃油豆腐,刚出锅的贼香。几乎天天来,三个孙子轮换带来。

刘氏难为情啊,让厚堂叔把自己家的百来斤黄豆送来村西,还有一公一母两只大肥鸭,二奶奶不知道的。

李俏笑眯眯地收下了,对二奶奶一直很热情。人吃自己家的东西,咱不好说什么吧,都是亲戚,拉不下那脸哩。

濛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