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荣自养自安然

第56章 十二岁之三 伤重

李俏四人赶往学堂。

一路上墙倒屋塌,路断地陷,呼救声,痛哭声,声声凄凉无助。

学堂没有了,塌光了。

人不见了,都压在下面。

修琴见到金氏财来,哭的不能自己。她正在奶奶房里睡的香甜,被小姑姑一把抱起,还没跑出大门口,就眼睁睁看着家没了。

李祖德觉得自己是有运气的,昨天原本要出窑的,计划安排今天烧窑。昨天上南山吃席的伙计好几个,他自己都去了,所以拖到今天出窑。

地动的刹那间,窑炉里的工人蜂涌逃出。窑厂地方大,只要出了窑炉,就不怕被压。

今天是出窑,没有明火燃烧,若是今天烧窑,这窑炉周边,不是被砸死,就是被烫死被烧死。

命大!运气好!

数一数在场人数,与今天上工人数对合,都在。

有皮外伤数人,跑的时候磕着碰着了,轻伤不下火线,赶紧救人去吧。

李祖德气喘吁吁地跑到离窑厂最近的三儿子家,小乐乐显然吓懵了,眼神看人直愣愣的。

金来夫妻俩正欲往学堂赶去,柏年,松年都在学堂念书呢。

“爹,窑里没事吧?!”林氏率先问道。

“皮外伤,不碍。”李祖德恨不得脚下生风。

他有六个孙子,两个外孙子在南湾庄学堂,县城里福来一家也不知咋样,还有两个闺女家里,可别有伤亡。

学堂已有家长在挖了,所有人自动清理着障碍物,早一秒动手,就多一分希望。

里正发丝滴血,他说:不要全部轰进去,人多踩着娃。围着学堂一周,由外朝里,救人。妇人们帮着运走瓦砾碎砖断木到那安全地带,万不可压着人。

再指向原本祠堂外的村子戏台,那有近五亩大的打谷场,“一家一人在那站好,找到的孩子都会送到打谷场。”

里正头晕欲倒,强撑着指挥:开干!

没人在乎手指上的血,没人观察手掌破的皮,一块块砖,一根根椽,一片片瓦,随着人门的双手,被运至颜公河河床,那处最早确定没有人被压,河底已抬升。

一个娃儿被抱出,两个娃儿被抬出,三个娃儿扶起来自己能走,四个娃儿能跑到爹娘跟前,……

q希望,喜悦,都写在了家长脸上,娃儿们看来都是些皮外伤。

林氏挨着郭氏,郭氏倚着金氏,金氏边上是李母,李母拽着李俏,李俏身边是姣姣,英妹左右拉着双胞胎,在等着。

修松第一个被送到跟前,金氏搂着喊“肉啊肝啊!”

森森和松年自己走来的,腿上擦伤了。

大双小双跟在修竹身后,三人一头灰,脸色惨白。

李林被抱来的时候,还在昏迷中,李母掐的人中都乌紫了方幽幽醒来,一声“娘”,哭的他和郭氏都是万种安心。

柏年被抬来的,腿断了。什么砸的已无从得知,他强自咬牙撑着,道“奶奶,娘,我还活着……”

林氏捂住他的嘴,“省点力气,咱攒着劲儿养伤,娃。娘和爹还有你弟弟妹妹都好好的呢。”

都到齐了,李木应该也快来了,李俏盼着。

她多想去挖人救人,她也想出一份力就几个人。至少,里正说的对,那么多人挤进去,只怕会有踩踏,死难更重。

斜阳西下,凉意袭来,学堂的学生被挖出来了一半多。

有喜有忧,短腿伤手的都算幸运,已有那去了极乐世界的,爹娘已然哭晕。

许先生被挖出来时,已进入弥留之态,他不敢断气,他怕静飒不好,他在等着静飒。

静飒无大碍,左手被夹,乌黑一片,瘀肿胀痛,四奶奶将刀在火上烤热,划了两个小口,黑血淌出。

“刀口别碰上脏东西,多揉多按,有痛感就没事。”四奶奶没有办法上药医治,她连个医药箱都没有。

“静飒,快,这边。”自有人领着静飒到了许先生跟前。

“飒儿,你…好…爹走了。”许先生赢弱的身子,在见过儿子无大伤后,再没有支撑的力道,撒手人寰。

这边举人奶奶死撑着见到静飒,她也不太好,进气少出气多。

秀才娘子哭的眼肿如桃,婆婆面前,她能瞒多久丈夫已过世的消息?

举人奶奶母子连心,早就预感儿子已经走了。“飒儿,你爹走了,你爷爷生死未卜,奶奶有话要交代你。

你爷爷书房大书柜的抽屉里,有个上锁的匣子,你一定要找到。

里面的东西仔细收好,不管如何决定,你都要活下去!”

意有所指的遗言,匆忙仓促。

静飒悲痛中,还是理智占了上风,积极的帮助四奶奶打下手,他研读过粗浅医书。

火把熊熊,学堂里没救出的越来越少,许老举人都被抬出来了,李木还是没有找到。

郭氏摇摇欲坠,她等不到李木,心力交瘁。

她的阿木仔这么优秀,这么争气,定了亲了,过两年她都能喝上媳妇茶了。

她的阿木仔一定躲的好好的,等着大伙儿去救他。她的阿木仔一定在等着,等着人去救他。

她要等着,等着阿木仔被救出来。

“娘,我们到老宅门前等着吧,二婶和奶奶回去挖粮食了,咱去老宅吧?!”李俏担心。

瑟瑟发抖到郭氏,怀着身孕的郭氏,又如何能撑得这么久?

“娘,咱去喝点水,娘。你这样,我哥待会儿见到你会心疼的。”李俏劝不动郭氏,拿了李木来说服。

“俏俏,娘在这等着你哥,你好好带着弟弟妹妹,让你姑姑给娘留点吃的,你哥待会就出来了,他从小不吃饱就没力气。”郭氏犟了,李俏劝不进。。

她对自己说过,阿木仔马上就会出来,她要等阿木仔!

“婉娘,阿木仔找到了。阿木仔找到了……”李忠奔来,高一脚低一脚,他走的路,太不平了。

李木的伤在头部,有白色浆液夹杂在发间,他安静地躺在门板充作的担架上。

四奶奶眼前模糊,泪水没有擦拭,止也止不住。

“我吃不消医,阿木仔伤到脑子了。东庄庙的屋子还是好的,叫上你四叔德哥儿,趁现在送到东东庙,那里自水灾后就一直有郎中,有药房。”

“忠哥,咱们现在就走。”郭氏毅然决然的在前带路。

她的阿木仔需要她陪伴着,她要陪在阿木仔身边,她在阿木仔就不怕了,阿木仔很快就会好。

濛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