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荣自养自安然

自荣自养自安然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40章 十八岁之十 喜事

李俏和范娘子下了一锅滚烫生烟的苔菜挂面,盛在大陶盆整整一盆。

搭配一盘子炸花生米,面烫嘴先吃上几颗花生米,一会儿功夫,吸溜的吃面声中,盘空碗空肚子饱了。

好在偶尔来,不然的话,李俏心底也是发怵的。吃饱喝足之后,天黑的透透的了,知趣的人们告辞回家。

“俏俏,森森和林子他们后儿一早就去了,你家派誰跟着?”蒋大光走在最后,打着饱嗝问。

李俏压根儿没想过要派人跟着,道:“我二哥三哥今年都要下场考试的,学堂里这么多人在,家里不跟着人去了。”

“你也说呢,学堂里先生带队,到新县城也就四十几里路,住一夜而已,跟那么些人去干啥?”蒋大光看不惯村里某些人家,一个小小童生试,搞得孩子上天宫摘月亮一般隆重。

“望子成龙,您理解下呗!”李俏不指望李林和李森能够一举成功,就当是模拟考吧,气氛越紧张凝重,考生发挥越不好。

“理解呢。这事我还不能阻止,万一哪个王八犊子自己没考上,非说我拦着不让家里人去照顾,得背一辈子埋怨。”蒋大光已经听到了闲言闲语的各种风声,当这个芝麻点大的里正,他也是烦透了。

“里正叔,我说能考上的人,考试这两天不出意外事件,肯定也就考上了,考不上的,再多人伺候着也是没有用的。”李俏道。

“就是这个理!我呢也就跟你现在唠叨唠叨,狗蛋和老齐跟前还不敢说这帮孩子下场的事情,怕他们想起猫蛋。

你啊,帮叔两个忙,这一呢你去和你二婶说,叫她别跟去了,等到下个月去州府的时候,她乐意伺候几天我都不管,这会儿咱们村定的客栈房间,确实不够。

这二呢,你家厚婶娘是不是不在家啊,没人管你那二奶奶了,这满村子里哪儿都有她操心的事情。你帮叔想个则,治治她。”

李俏忙,道:“里正叔,你太看的起我了。我哪是我二奶奶的对手啊,这事啊,我不行!”对付二奶奶,除了太婆,只有二婶儿金氏才能搞定。

“你说个行的人,我去求她!”蒋大光恼火的,一个大男人竟然被这鸡皮蒜毛的小事,搞的焦头烂额,说出去脸都没地方搁。

“我倒是有个主意,”李俏不忍心看蒋大光吃瘪吃的愁眉苦脸地样,道:“你在村里找个通情理有魄力的人,必须得是女的,专门给她按个官当当,就管这些闲着没事找事的老娘们。

就叫她妇女主任得了,哪个妇女在村里东游西逛挑拨传话,就叫妇女主任上门训她。村里有啥妇女的福利好事,也叫妇女主任统一安排。

女人的事情女人管,您把权利给她放到最大,跟你们几个村里管事长老一样,每个月给开工钱,我想会有人乐意干的。”

蒋大光眼里的激动,让他觉得烫手山芋终于有机会甩出去了。“俏俏,你这主意太好了,我马上去找老哥几个碰头,讨论下这个人选。”东庄庙的菩萨真显灵,和东庄庙走动的勤快的人都是这么有才华。这事落实好了,蒋大光几乎能把李俏当神供起来。

看着蒋大光飞快离去的步伐,李俏不禁叹息:“二奶奶,我这段时间一忙活,没空关注你,您这是又让我错过了多少好戏啊!”

李俏对二奶奶暂且没有时间去理会,她和静茹去了东庄庙给李林李森兄弟两求了平安符,顺带的李木也趁着小学堂沐休的空闲,去给安以轩和星云老道送吃的,圆智也有份。

李俏的面子还是很大的,她搞到了三个档口,留下一个最大的给自己和修松松年摆摊儿用,其它两个租给了别人,一天的租金就把她的摊位费回本了。

“静茹姐,等我有钱了,必定投身房地产行业,稳赚不赔的。”李俏很快被眼前的蝇头小利给蒙蔽了双眼,小姑父告诫她的话,丢哪儿去了找都找不着了。

“盛世才能稳赚,乱世还是咱们农户家实在,不用提心吊胆的。”静茹求稳,她认为田地比铺子好。

“俏俏,我娘说州府那边,她娘家那里的滩涂地有好些,因为不出息太多的东西,几乎没人要。我和静飒商量了一下,决定让他陪娘给外公外婆上坟的时候,去看看。要是可以,咱就买了吧。”静茹看到大舅舅和大姨夫,那些滩涂里暗藏的玄机,没有不动心的理由。

“静茹姐,要不说你家门路广脑子活呢,这可真是太好了。咱们连技术都不用找别人学,大舅那是现成师傅。”李俏觉得今天这香没白烧,天上馅饼砸她家院里了。

“你啊!”静茹笑的温柔,“咱们还没去看呢,能不能买下都不一定,你就想着养殖的事情。会不会太心急了啊?”

“大嫂,这样笑话小姑子是不厚道的。咱家举人老爷啥时候去啊?”

“他说在等几天,准备带林子和森森一道去。考完了要放松一下,才能一鼓作气把秀才也拿下。”静茹道。

两个小叔子,才是她往后在家的真正帮手,如今就把决策的事情放在大家面前,一起实地考察了,再做决定,直接避免日后的种种尴尬。

“其实我女扮男装也很帅的,真的。”李俏心动了,她想要一起去清水镇看看。

“你找我商量呐?这事不归我管啊,再说,我哪管得了豆腐西施啊。”静茹笑。

“长嫂如母,你点个头,我就有更多的理由了。”李俏现在出门去个县里就和去趟田庄一样自由,誰都不放心上。

去州府呢就得报备了,得有足够的理由和陪同人员,去从没有去过清波县,哪怕有静飒许母,还有两个弟弟一道,也得搞定了太公和下巴肉点头才行,毕竟十八岁的大姑娘,太惹眼了。

“没办法,如果你不帮我,如果他两不同意,我只好自己来承担离家出走的后果。五月份的时候,我一定会出远门找材料的,顺道旅游。”李俏威胁静茹。

“找我娘去啊!”静茹对李俏的脑子,有时候是真的不觉得她那儿聪明了,笨的都没边了。

“对哦,”李俏恍然大悟,道:“清波县的清水镇离咱南湾集这么远的路,许大娘需要一个细心温柔地可心人服侍哦!”

“你说的是姣姣。”静茹挑中一块细棉布,头都不带转的怼死了李俏。

李俏:“这布真软和,花也可爱,嫂子眼光真好……”

桂枝桂叶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不可置信,小姐选的是素棉布,哪来的花?怎么个可爱法?俏俏小姐的眼睛没毛病吧?!

假装一颗平常心对待两个弟弟下场的姑嫂二人,最后时刻还是没有绷住。修竹柏年和大双小双上车走后,他们的亲娘都自发聚到一起,由李母带队,把许母直接架到了西苑。

有她指点,大家有序地围观了一遍静茹李俏的祈福仪式,(当然是仅限于自家院子里的小范围活动,)各个倍儿正式的奔跑着回家演练。明天是正式下场的日子,天不亮就要起床给儿子祈福。

李俏记得当年李木下场那一身从头到尾的红,想起来都恐怖。这今年,她就直接给简略了:红内裤一条,红发绳一根,砚台上一滴东庄庙星云老道给的朱砂。完事了!

如法炮制的给森森也是一样一样的装备,李俏在家预祝二人文章顺手,心态平和。

等到村道上马车回程,各家各户的家长心肝肉的搂着一夜未见的孩子,好一顿上下打量,生怕饿了瘦了。

李俏正式的问李林和森森:“要不要我和大嫂一人一个,也把你俩搂在怀里抱一抱?!”

好孩子就是这么懂事,自己麻利地提溜着考蓝包袱,回家了!

“俏俏,还是你有手段。”静茹道。

瞧瞧大央地,除了自己家已经跑远的两个,还有哪个比爹娘高,比爹娘壮的小囡囡,是自己提考蓝,挎包袱的?没的惯成啥样了都。

“咱家的孩子就是好。原是咱家举人老爷的榜样做的好。”李俏马屁虽然拍的响,但说的也是事实,静飒是下地能插秧,上山能砍柴,许老举人特特放他成长于山野农林。

听到弟弟被夸,静茹相当高兴,道:“走,嫂子请你吃东西去。”

“你别心疼啊,我可是下手狠的。”

“这点钱,嫂子不在乎。”

“好大嫂,你咋就没早点嫁给我哥呢,我这些年可是花了不少钱买零嘴了……”

三月初,李俏的清水镇之行到底没能去成,摆摊儿的事情,第一天露了个面,后头都是修松和松年带着梅子家的杍乐干的,她趴下起不来了。

一场风寒感冒,导致李俏被逼的拥有弱柳扶风风吹倒的体态。

她不是有心的,和静茹的日渐丰腴相比,李俏有心逼自己多吃一些,然而鼻塞喉咙痛,脑袋发沉脚下虚软,清粥小菜都吃的不多。范娘子精心做好的饭菜,都被狗蛋的五脏腑,不客气的笑纳了。

“静茹姐,你的衣服破了。”李俏看不得自己的裙子挂在腰上都能直接掉下来,而静茹的腰上,几天前还没有见到的游泳圈,这会儿都撑破了她的裙子侧缝。

“俏俏,我的衣服都小了,桂叶说我三天就长一寸腰围,愁死我了。”静茹往嘴里塞着酸枣糕,她已经半盘子下肚了。

“给我穿!我也没有衣服穿了,都大了。”李俏扑扇着大眼睛,有气无力地道。

“姐,我帮你做几身吧!我昨儿找了好些料子出来,有一匹小姑姑送我的松江布,嫂子,我现在就拿给你。”姣姣说话水平也高,哪个都不冷落。

“我有料子呢,姣姣,你留着做里衣,松江布软乎的很。”静茹推辞,她箱子里有料子,各色各样的。

“静茹姐,我侄子要,你可不能拒收啊!”李俏帮着姣姣做人情。

她一句无意的话,静茹却停在了原地,不在往嘴里塞酸枣糕了。“桂叶,桂叶,……”明明桂枝在边上伺候着,静茹却喊着桂叶。

“嫂子,你咋了?”李俏强撑又要合拢的眼皮,问道。

“没事,我就是想起来有东西要问桂叶,没什么大事,你睡吧,我去姣姣屋里。”静茹轻声慢起,自己的直觉她希望是准的。

“我在睡会儿。”李俏道。

她现在脑子迷糊,不睡足了,开动不了脑子,自然没有觉察静茹的异样。

而到了姣姣屋里的静茹,再没有推辞这块松软温绒的松江布,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有需要了。

“小姐,你有五十三天没有换洗了。”生产过两个孩子的桂叶,为静茹高兴的喜泪流淌。

钟家不就是以小姐七年无所出,苛待她们主仆的么,“小姐,咱们小少爷一定是读书种子,和咱们家舅老爷一样的中科举。”气死那个自以为是的钟秀才!

“现在还不确定呢,我们待会儿去找我娘。”静茹又高兴又害怕,她怕自己太搞错了,空欢喜一场,这事,她从来没有经历过。

“八成就是了,小姐。”桂叶道。

桂枝附和:“说不定是双生子,小姐,你的腰身比桂叶怀身子的时候,长得快多了。”

“真的么?”静茹有点坐不住了,她要立刻马上回娘家,让洪婆子给把把脉。

“儿女都是我和阿木的宝贝,我都喜爱。”

“你啊,这么大人了,还这么不经心。”许母即高兴女儿苦尽甘来,进门就有了身子,又担心洪婆子话里话外的暗示,小夫妻两夜夜笙歌,太闹腾了。

“娘,我也不是第一次嘛,没经验啦!”静茹长这么大,撒娇的样子,许母自己都没看见过几次。这老了老了,闺女倒是越活越回去了,撒娇撒痴不说,还会抱着自己胳膊摇晃。

“洪婆子今天就睡你屋里。你给阿木讲道理,不能由着他性子来,孩子重要,知道没?!”自己话说到这份上,闺女应该可以听明白了吧!

许母也不自信,“还是回头找洪婆子再细细叮嘱一遍吧。我就看到阿木这孩子,跟那饿狼似的,我不放心静茹能把持得住!”

许家母女主仆是高兴地忘了忧愁,而一觉睡舒坦的李俏,也被静飒三人办回来红印契书,刺激的病都好了。

这是三个小伙子第二次去清水镇,旁边坐着的山羊胡子老头儿,是第一次去,他的作用:跟去砍价的。

劳苦功高啊,因为他的作用,同样的钱,多买了三百亩滩涂。

李俏乐得都想跳回炕上翻跟头,“爷爷,你真棒!”

濛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