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荣自养自安然

第102章 十七岁之一 杀妻灭子 放火烧尸

刘家生已然杀了一个毒蛇吊,这第二次实施杀人计划,他似乎做的更为熟练了。

先绑了昏睡的母子两不能动弹。

再把猫蛋五花大绑扣在柱子上,厚厚的布头塞住了他的嘴,不让出声求救。

再把齐金桂的双手绑在床头,麻绳几道几圈的勒紧。双脚分开,各自在脚踝系了粗粗的麻绳,麻绳另一头绑在了床尾两边的床脚上。

屋外早早备好的水桶,里面结冰的冰水,提起浇到齐金桂头上,冻的齐金桂猛然清醒。

刘家生狰狞的面孔,吓得齐金桂下意识就要喊叫。

“你敢叫,我就先杀了猫蛋!”刘家生的柴刀割破了猫蛋的脖子,有血红的鲜血流下。

齐金桂别无选择,她的孩子在生死间挣扎,能不能活,就看她的配合程度了。“我不叫,我不叫。我都听你的,你放了孩子,你放了猫蛋,我都听你的!”

刘家生的快感满足感很高,他刘家生永远是最后的赢家,永远笑到了最后。“我已经知道了,我他妈替别人养了十几年的野种,你说我冤不冤?!”

齐金桂的内心侥幸轰然崩塌,“你都知道了……”

“细节不清楚,你给我讲讲。”刘家生还有心思,摸了摸齐金桂细白嫩滑的脖子,道:“我要知道全部细节。”

齐金桂看着对面,五花大绑无法发声的猫蛋,母子连心她心痛猫蛋的痛苦,猫蛋还没有完全清醒。

李家生巡着齐金桂的目光,看到了柱子。“你想让这个野种也听听对么?好,好事啊。成全你们。”

把那木桶里剩下的冰碴儿,一股脑儿倒在了猫蛋头顶,刘家生踢开木桶,哈哈大笑。

“讲,讲你和毒蛇吊的一切,在哪偷的欢,在哪儿撒的种,原原本本地讲给这个野种听。让他听清楚,他有个畜生爹,还有个万人骑的婊子娘,哈哈,哈哈,哈哈哈讲…”刘家生的双眼赤红。

“我求你放过猫蛋,他还是个孩子啊。你放过他,我做牛做马报答你。求你了,孩子爹!”齐金桂的哀求,在刘家生眼里,就是一种耻辱,他不需要!

“你不说?不想让这野种知道你是个千人骑万人跨的婊子?你也会怕羞?你也有难为情?哈哈,齐金桂啊齐金桂,我头上的绿帽子闪闪发光了这么多年,我的脸面跟谁要去?!”

齐金桂到此时方知晓,今天自己母子的命运就掌握在这个看似窝囊废,实则心狠手辣的男人身上。

她是一个外厉内荏的,此时却还不忘给猫蛋寻求生路。齐金桂泪如泉涌,恳求:“孩子爹,孩子爹,你错了你打我骂我都可以,求你放过猫蛋!先生夸猫蛋读书上有灵性,等他有了功名,你就是老太爷了。孩子爹,孩子爹,你行行好,放过猫蛋吧!”

刘家生有那么片刻的意动,转念一想,“齐金桂,你打的好算盘啊!等他翅膀硬了,我还能活多久!哈哈哈,婊子无情,就别装模作样了,你今天说与不说,他必须得死!”

齐金桂的奔溃了,她自己生死不再奢求,可是猫蛋,她不能放弃。“狗蛋,狗蛋……救命啊……狗蛋……”

刘家生看着她叫,笑的肆意欢畅。

齐金桂愕然停止,她与他同床共枕这么些年,他的阴狠毒辣,根本无人性。

“不喊了?不叫了?我不介意狗蛋一起来,让你们母子三人一起地下团聚。哈哈…哈哈……”

齐金桂想起眼前这人,亲手推女儿下船可以狠心离去,亲手打死老母毫无负罪感,今天再杀她这不贞的妻子,又怎么会手下留情?!

狗蛋不在场,至少还有希望保存狗蛋一条命!齐金桂只这一丝希望,她安静如死灰。

可是这又刺激了刘家生敏感的神经,他疯狂的用他的柴刀割破齐金桂的裤子:“我让你的野种看看……”

齐金桂痛晕了过去,鲜血顺着床沿,在地上蔓延流淌,可以想象内脏已是一片稀巴烂。

刘家生高兴了,他觉得这样他就洗刷了绿帽子的耻辱,他的男人尊严重新回来了。

猫蛋体内的药物作用,使他没有一丁半点力气自救,他的脑子如同浆糊一样:他是奸生子,娘亲历来不贞,父亲要杀妻,……呆滞的看着,直到满地鲜红刺激了他。

母子连心,齐金桂在猫蛋唔鸣无助中,疼醒了。泪目相对,愧疚更重,她不能再刺激刘家生这个畜生,不然狗蛋都保不住了!

猫蛋唔鸣声更大,他希望自己的声求,他能迫使刘家生停下暴虐的残害,让娘亲少一些痛苦!

“呦呵,都清醒着呢!我也捣鼓了半天,累的很!不折腾了,手酸!”说着,刘家生的柴刀就割向猫蛋的脖颈。

飙飞的血液溅湿了刘家生的衣衫,他发间的新血还在滴答,人伏在齐金桂瞠目的脸上,笑道:“看到了吧!我不想要的,都得毁掉!谁都一样!”

齐金桂别过脸,刘家生掰正了她,警喝道:“看看你生的野种,他就要死了!看看,快看看!你个烂婊子给我戴绿帽子,这就是报应!”

齐金桂悔不当初!

齐金桂茫茫的眼神突然聚焦,拼劲周身力气,大喊:“不!不要过来!走!快走!快走开!”

刘家生更乐了,道:“怕疼了?哈哈哈,我不捣鼓你的**了。我怕脏了自己……我一把火烧死你,干干净净!”

齐金桂似回光返照了,喊声比之前更大:“不要过来!走!快走!快……”气息弱如丝,渐渐没了呼吸

刘家生解开了两人的绳索,扯了尸体安放在桌边,米酒缸里的酒用盆舀来,浇在母子身上,油灯里的灯油,点点滴滴洒落周边……

刘家生此时开始嫌弃了自己这一头一身黏糊糊湿哒哒的,脱掉衣服裤子,一股脑儿都塞进了灶洞。

等锅里的水烧热,他还畅快的洗了个头,擦了身子。“舒坦!老子终于舒坦了!”李家生咧着嘴笑!

他铲了灶膛里的碳火,堆在饭桌上,油灯的灯芯,幽幽地火焰,足以点燃一起火灾。

他太兴奋了,忘记了走前看一眼猪圈。

走出村口的时候,刘家生特意回头看了看似有白烟在曾经的家院顶上升腾,成功了!

他安心地到邻村去观灯了。

濛湉

作家的话
二宝只认妈妈一人,哪怕你在发烧也不放过你。四肢酸软,晕晕欲睡……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