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山下有人家

第48章 做冷淘

她记得唐代时出现了槐叶冷淘,乃是用槐叶汁和面,切成细面条后,煮熟放入冰水中浸漂,然后捞起,以熟油浇拌,放入井中或冰窖中冷藏,食用时再加佐料调味,很解暑的。

她还记得杜甫还专门写了一首《槐叶冷淘》,全诗是这样写的:

青青高槐叶,采掇付中厨。

新面来近市,汁滓宛相俱。

入鼎资过热,加餐愁欲无。

碧鲜俱照箸,香饭兼苞芦。

经齿冷于雪,劝人投此珠。

愿随金騕袅,走置锦屠苏。

路远思恐泥,兴深终不渝。

献芹则小小,荐藻明区区。

万里露寒殿,开冰清玉壶。

君王纳凉晚,此味亦时须。

“对啊,槐叶冷淘。”

夏蔓蔓一下站起来,家里正好有棵槐树,也有一口井,调料什么的也算齐全,试着做一下应该也可以吧。

想到这里她已经迫不及待了,夏蔓蔓立刻提着篮子就去了院子里,打算直接爬树上去摘槐叶。

但才爬到半树腰上,就听到下面一阵惊呼,程氏和夏橙看到夏蔓蔓正在爬树,被吓了一跳。

“蔓蔓。”

程氏的一声惊呼差点把夏蔓蔓给吓得掉下来,还好她还算学了武功,倒是稳稳扒住树不放。

“快下来。”

程氏又叫道,夏蔓蔓摇摇头,冲下面叫大,“娘,我就是摘些槐树叶子,马上就下来,您不用担心,我可是练过的。”

说罢,夏蔓蔓又开始往上爬,一边爬一边摘着叶子,不大一会儿,她就摘了慢慢一篮子,看着差不多了,她便纵身一跳,平稳落在地上。

程氏长呼了一口气,可算结束了。

“娘,让您担心了,对不起。”

夏蔓蔓见程氏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就知道她肯定被吓坏了,忙主动承认错误。

程氏摇摇手,“蔓蔓,你上树就为摘叶子呀?”

程氏表示很不理解,这摘槐花她知道,可以做吃食,但是这槐树叶子又不是榆钱叶子,难不成也能做成吃的?

还是夏橙了解夏蔓蔓,她上前一步,“姐姐,是不是要做好吃的呀?”

夏蔓蔓点点头,“橙橙说的对,我是要做吃的。”

“用这个叶子?”

“嗯,对啊,娘,您就等着看好了。”

夏蔓蔓一脸自信,程氏欲言又止,她想说但是又怕打击孩子的积极性,就没说。

“娘,不用担心,这槐树叶子作用大着呢,还可以做槐叶茶喝呢。”

夏蔓蔓说着就笑呵呵的挎着篮子去厨房了,夏橙忙冲程氏笑笑,“娘,我去帮姐姐忙。”

“你是最嘴馋想吃吧。”

程氏一眼就看出了小女儿的心思,夏橙吐吐小舌头,一笑,“被您看出来了。”

“去吧,但是一定要帮忙啊!”

“嗯,我一定会帮很多忙的。”

夏蔓蔓见夏橙进了厨房,就知道这个小馋虫的目的,“那橙橙,你帮姐姐去吧槐叶洗干净,可以吗?”

“没问题,交给我吧。”

夏橙拍拍胸脯,夏蔓蔓笑着点点头,将一部分槐叶倒进水盆里,夏橙搬来小板凳放到水盆跟前坐下,撸起袖子就开始洗槐叶。

夏蔓蔓则是去面缸里舀了一碗面粉,又外面去捡了些柴火进来,洗了手将剩下的槐叶挑选了一下,选了些嫩槐叶洗净,又生火烧水,将嫩槐叶用开水焯熟,打算把它们晒干研成末,到时候分小包装好,送给村里关系好的。

这槐叶茶主治肠热便血、痔疮出血,她相信村里肯定很多人这个季节需要。

“姐姐,我洗完了,你要出去吗?”

夏橙毕竟年纪小,洗叶子都是一片一片洗,所以费的时间久些。

夏蔓蔓已经将嫩槐叶焯熟了,她点点头,“我去把这些晒干,到时候可以泡茶喝的,你先休息一下,我一会儿回来了就做好吃的。”

“好。”

夏橙乖乖的坐在板凳上,夏蔓蔓点点头就出去了。

程氏正在外面给菜园子浇水,见夏蔓蔓出来了,忙问她,“蔓蔓,你做好了?”

“没呢,我现在要把槐叶晒干,娘,家里有没有干净的簸萁?”

“有,我给你去拿。”

程氏放下收头工作,就去给夏蔓蔓找簸萁去了。

夏蔓蔓就拿起水壶,给菜园子继续浇水。

不大一会儿,程氏就拿着干净的簸萁过来了,“给,还有两个干净的。”

夏蔓蔓放下水壶接过簸萁,“谢谢娘。”

“用不用我帮忙?”

“不了,不了,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夏蔓蔓忙婉拒,这晒槐叶很简单,就不用麻烦自己母亲了。

“那好吧,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就说,我去后院给鸡喂食了。”

“嗯。”

夏蔓蔓点点头,便开始把槐叶往簸萁上放,总共也没有多少槐叶,很快她就弄好了。

端着簸萁,夏蔓蔓选了一处阳光充足的地方,放下簸萁,让阳光将槐叶自然晒干。

而她则回厨房去做槐叶冷淘了。

傍晚时分,当夏风畔带着两个儿子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饭桌上绿生生的面条,看着很有食欲。

“槐叶冷淘?”

夏风畔一眼就认出来了,夏蔓蔓一惊,“爹,你也知道啊?”

“嗯,我听人说过,当时在军中时,有人的家乡每到夏季就吃这槐叶冷淘,蔓蔓,你怎么也会这个?”

“我也是看书上写的,就想着正好家里有槐树就想来试试。”

夏蔓蔓忙扯了一个理由,夏风畔也没起疑心,这也是因为夏蔓蔓从小显露出来的烹饪天赋。

“我还备了小菜,蓑衣小黄瓜,凉拌土豆丝,还有凉拌菠菜,你们快去洗手吧。”夏蔓蔓忙催促着,三人便去洗手了。

夏蔓蔓帮他们三人拌好,夏橙趴在桌子上,眼巴巴的望着饭菜,从上午等到晚上,她已经望眼欲穿了。

“好了,吃饭。”

大家终于都落座了,一家人便开始吃起饭来。

“这面凉冰冰的,吃下去,真舒服。”

夏言吃了几口不由得赞叹道,夏蔓蔓点点头,“因为都放在井里冰了好久呢。”

“这夏日炎炎,吃这冷淘倒是舒服的很,蔓蔓,以后要经常做啊!”

夏风畔很快就吃完了一碗,夏蔓蔓点点头,自然答应。

木悦君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