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之天下

第38章 大贤良师

“主公,此甲的重量跟原先估计的重量一样,五十斤重,一般士兵都能很快适应这种盔甲。只是此甲还没有名字,请主公赐名。”申屠钢郑重其事的说道。

“日光镜的背面刻着‘见日之光,天下大明’。这战甲胸前和背后的圆护在日光下闪闪发亮,很似日光镜,吾把它命名为‘明光’。”明光甲依旧是明光甲,刘凡不打算改变它的名字。

日光镜是汉代最常用的一种铜镜,在两汉盛行,直到唐代才被流畅华丽、柔美自然的葵花镜、菱花镜所代替。

“明光甲,真如其名也!”就连申屠钢这种烟不出火不进的慢性子也赞叹甲如其名。

“此甲一天能铸造多少副?”刘凡问申屠钢。

“吾这里有一百二十人,如果物资不缺少的话,计划十天三十副。这仓库的五副盔甲是第一批制作成功的。”申屠钢明确回答道。

“这么少?”刘凡微微皱眉。

十天三十副,一天才三副?他可是招募着一百二十个精英铁匠。

“明光甲的铸造技术我们刚刚掌握,还非常不熟悉。另外明光甲太精细,步骤繁杂,仅仅一双鞋子一个人一天都完成不了。主公,刘管事告诉我,能给予我们的物资不多了,吾算了一下,顶多可以再铸造五百副明光甲。”申屠钢直言不讳的说道。

刘凡北上绛邑的时候对刘遇说过,尽量以这里的事情为重,估计能给予申屠钢五百副盔甲的物资,已经是竭尽全力了。毕竟刘遇现在在安邑主持大局,须考虑到方方面面。

“罢了,五百件就五百件吧!不过这些招募的铁匠就算没事做也不能放他们离开,吾甘愿花钱养闲人。”刘凡沉声说道。

这些技术都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钱,别搞得他还没把这些盔甲用在战场上,别人就已经用上了。

“诺。”申屠钢点头。

刘凡脱掉明光甲以后,告别申屠钢,离开这里。不是他不想穿华丽的明光甲,而是他要回西秦亭侯府见一下刘遇,还是穿戴低调点好。

刘凡到西秦亭侯府时,刚巧刘遇要出门。刘凡下马后,两人携手又回到府中。

客厅中,刘遇亲自为刘凡倒了一杯茶水。

“主人,两位犬子跟着您,没给您添乱吧?”刘遇非常喜欢他的儿子,他这么问是想知道自己儿子过得怎么样,特别是小儿子,年仅十五岁,大大咧咧的,在家都不让人省心。

“刘叔不要称我为主人了,现在子浩和刘海都叫我主公。”刘凡说道。

“是,主公!”刘遇生硬的叫了一声。

“子浩和刘海在军营里都不错,特别是子浩,帮了我不少的忙。”刘凡回答了刚才刘遇问的话题。

“那就好!”刘遇松了一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

“刘叔,最近有没有麻烦事情?”刘遇静下心后,刘凡对他问道。

“河东郡的流民已经被收容完了,现在百姓不仅仅在安邑屯田,安邑周边解县、闻喜、猗氏三县也有流民屯田建镇。卫家和太守府给了不少支持,使粮食能撑过今年冬天。主公把流民分成五十人一屯,很有效率,只等着春来播种了。只是樱山亭那边无法给予太多物资了。”刘遇向刘凡大概的汇报了一下这两个月发生的事情。

“樱山亭那边的事情吾已经知晓。刘叔一切以大局为重。”刘凡点头说道。

冀州,巨鹿郡,庄陶县。

一座隐匿的庄园内,数十人在一名中年男子的带领下,对着一座鸟首人身的神像礼拜。

中年身穿黑色道袍,头上绑着黄巾,神情庄严、肃穆。

三拜以后,领头的道袍中年把手中的香火插在神像前方的香炉上。

“吾张角,拜见中黄太一。”把香火插在香炉上后,道袍中年退后三步,再次一拜,非常的虔诚。

张角年轻时举茂才,因怀才不遇弃文学医,上山采药时偶遇南华老仙,得天书三卷,即太平要术,得此书后,张角晓夜攻读,领其精要,当时他谨记南华老仙教诲,扶危救困,济世助人。

在建宁年间初期,张角创立太平道,持九节杖,为符祝,救助病人。人饮之,病愈则加入太平道,不愈则不信,当时太平道只是一个纯粹的宗教。

到了熹平年间,因为外戚和宦官碰撞太频繁,朝局动荡,百姓多归附太平道,张角因此萌生大志向,派徒弟活动在各个州郡,发展教徒,宣传太平教的目标、纲领、教义,把中黄太一当做无所不能的至高神衹,这其中带着许多蛊惑人心的意味。

太平道信奉的神灵是太阳之神太一,土为黄色,居五行之中,所以太平道之人称他为中黄太一。

众星亿亿,不若一日之明也;柱天群行之言,不若国一贤良也。

亿万的星辰不如一轮太阳明亮,张角自比明亮的太阳,俯瞰繁星。众人的言行不如国家的一个贤良有价值,他自称大贤良师!

“诸位,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迎,反受其殃。明年,即甲子年,三月五日,即甲子日,吾等教徒百万,这是黄天给的机会,让吾等把腐朽的大汉推翻。”张角转过身来,大声说道。

张角乃是道教人物,顺五行,按照万物兴衰的自然法则和朝代更替的规律。五行相生相克,汉乃火德,土多则火灭,太平道尊土德,所以戴黄巾,他们的天已不是苍天,而是黄天。

“大汉已经苟延残喘,让吾等带领义军给它最后一击。”下方一人发出声音,他叫波才。

不仅是波才,张梁、张宝、张曼成、卜己、赵宏、彭脱、孙夏、马元义等人都在这里,这是他们起义前最后一次聚会,也是最重要的一次聚会。

“期三月五日起兵,三十六方,同时俱发,打朝廷一个措手不及,吾等将会师于洛阳。”张角振臂高呼。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众人目露狂热的吼叫着,他们这是要把天给捅破。

……

几回春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