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战神一星魂传奇

第227章 太芷斯特的黎明

再长的路也有走完的一天,再短的路也需要迈开脚步。

正文

一个月后。

“吾王,秩仙大人发来信息,请求调离太芷斯特星战场。”

漆黑的宇宙似一匹巨布,无数抹星光镶嵌在这巨大的布匹上,美丽,耀眼。王座之翼正在缓慢地驶过陨石地带,那些大大小小的陨石刚一靠近舰体就立刻被引力波弹飞,似草民为过路的国王让出一条大道。在舰艇内的大厅,厄赤罗法尔正在一边品着茶水,一边阅读古籍。正看到兴趣处,传令的仙兵却将他打断了。

他听到后先是微微一怔,紧接着神色便恢复了平静,继续埋头看他的书:“我批准了。他的魂体衰弱症是该好好医治。只是……”

说到这里,他合住了书,仰坐在长椅上。凝望着那高大的如同苍穹般的银灰色天花板,不禁心生疑惑:“秩仙离开了,应该交给谁来指挥呢?战龙部队的援军最近已经抵达了,他们的战线肯定会吃紧。太芷斯特当然是保不住的,但临近的矛邱不能丢。我应该派谁去与那联军抗衡?”

“吾王,秩仙走了,并不代表没有人选。王座八仙还有很多人呐!”就在这时,厄韵栢丽从卧室踱步走出,轻轻靠在他的身边,柔声道。作为一国之母,她不仅只是权力的一个象征,有时候也会帮助自己的丈夫出谋划策。毕竟,这个国家不能靠一个人来运转。厄赤罗法尔听到后先是眼睛一亮,随后便陷入了更加凝重的思索中:“御仙和秩仙被一同重伤,他自然也得回撤。幻仙指挥不了集团军之间的大作战,也不可以。止仙他们几个在和雷龙部队还有第二批混鲲援军战斗,抽调不出来……看来我得亲征一次了。”

“吾王。”

厄赤罗法尔说罢正要提剑起身,那灵蛇般柔软的双臂却搭在他的肩膀上,将他按回了椅子上。厄韵栢丽被他焦急的模样逗乐了,一边用灵巧的双手为他按摩双肩,一边微笑道:“您怎么忘了,还有战仙与翼仙他们两个啊!一个擅长陆战,一个擅长空战星战,搭配起来肯定能对人类形成打击!”

“啊呀,夫人说的是。近日我的记性愈来愈差了,居然把他们忘了。传令下去,命战仙和翼仙接替太芷斯特战区元帅的位置!”

“是!”

……

“唰!”

此刻,万里之外的太芷斯特星激战正酣。战略转移时期已经彻底结束,战龙部队的大批军团已经到达了这颗星球。此刻,所有的仙兵都在收缩,穷途末路的他们逐渐失去了十多年前的威风,在联军的打击下节节败退。这会儿,赵啻贤正在组织帝龙独立团的战士们,对盘踞在卡雅山附近的秩仙六十五军发动攻击。

随着寒光一闪而过,一具仙兵的遗体应声而落,从山脚附近的小哨塔上掉落下来,被赵啻贤稳稳当当地接住。他的身后,泽沙尔,浮灵,正在全副武装待命。他即是铁血队的组长,亦是帝龙突击队的队长!“帝龙突击队,这边已经破除仙兵的一号入口警戒,现在你们马上在敌人背面制造点麻烦!”

“好嘞。”

另一边,叶冉的声音中早就充溢着兴奋难耐。他同样听到,与此同时传来的咔擦上膛声……

“砰!”

两秒后,一声巨大的枪响从山的那头传来,紧随其后的就是雷鸣般的爆炸声——郑婷沐神凤大狙之中射出的穿甲能量流打爆了一辆王座之甲的引擎,将那灌得满满的燃油点着了。滚滚浓烟还没有升向高空之中,仙兵们手中的枪与军刀依然停顿在远处。仅仅是一瞬间,埋伏在远处林中的帝龙独立团便已经以排山倒海的攻势袭来。

赵啻贤如同一道迅猛无比的幻影穿梭在仙兵的步兵阵列之间,疾难寻影的速度下隐藏着的是更加强大的攻击力。啻之龙刃化作一道时而乌黑时而湛蓝的流光,裁纸一样地斩碎仙兵们的胸甲,迅速地了断他们短暂的生命。

泽沙尔更是巾帼不让须眉,她的美丽让人如痴如醉,她的勇气和过人的魄力更是令男子都肃然起敬。次元圣剑面前,一切仙兵的锋刃全部形同虚设。好几个仙兵眼中仅仅是见到了一丝银白的幻影或者是飘散的金发,便被连人带刀一同斩断。

浮灵从不轻易地出刀,但每当仙兵扑向他,有机会出现时,他总是果断,迅速地斩出金刀,以无比迅疾的速度精准地击打对方的要害。面对一个敌人,他只出一刀,并且只需要出一刀。屹立于乱军之中,任凭刀光剑影在眼前闪烁,内心也如止水般平静。他当之无愧是查诺度的剑道大师!

帝龙的战斗机也出现在蓝天之中,开始对地面的仙兵展开空对地攻势。卡雅城中被仙兵苛捐杂税压抑已久的民众们也终于觉醒了雪藏已久的勇气。他们拿起栓门的门闩,扛起种地的农具,纷纷加入到队伍中去。他们并不和敌人的正面部队抗衡而是们专门揪出伺机逃跑的曾经投靠仙兵的那些“芷兰奸”,将他们痛打一顿,然后由队伍中的警察押回大牢去。

不管在哪方的阵营,奸细和叛徒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千古以来,一直如此。

大势已去,仙兵们仍想继续负隅顽抗。几名仙兵趁乱爬上了炮台,试图企图机关炮来和帝龙独立团做最后一搏。然而,刚刚爬上去,等待他们的却是凶猛的潮汐。不是在做梦!那狂暴的水流似一条鞭子,将一排仙兵直接扫飞出去,落在地面。晚一步爬上去的士官长刚想叫骂两句,却是一个身穿优雅气泡的婀娜的身影正站在炮台上,用她独特的紫色瞳,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而在她身后,一股滔天的水流正汇聚为龙型,同样恶目相对……

二人对视了片刻。仙兵举起了手,惊恐的眼中混合了无助,疲惫:“别,别杀我,我投降。”

“怎么样,特地吩咐战士们没有用炮和装甲车,对于这座山,你还满意吧?”战士们还在为胜利欢呼着,往山上一个劲地运物资,赵啻贤已然带着萨达玛上了山。混合着淡淡金属味的空气并没有让萨达玛的笑容黯然失色,她一反以往的沉默寡言,居然像个小姑娘似的,高声呐喊着。

“卡雅!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

清亮的声音传向远方,再化作回声,传入所有人的耳中。赵啻贤也不由得笑了,这里对自己来说,也是家啊!克洛绮正在山下规劝埃尔瑞德,他正在为不允许他加入战斗而发脾气。叶冉回到自己那可爱的机房中去了,即使这里空空如也,但在这地方工作了许久的他却对这个小洞有特殊的感情。炊事班才叫热闹,正在为案板曾经放在哪打赌呢!

“谢谢你,赵团长。我原本以为,我们不会再回来了。没想到,居然还有机会看到自己的故乡被收复。我的眼睛已经失明,但您的赤诚之心让我感动。请接受全体芝兰人对您和地球军队的敬意!”说罢,萨达玛转过身,对赵啻贤深深鞠了一躬。

“哎,不用这样不用这样!咱们都是老朋友了,还说什么外人话。帮助你们,也是帮助我们。我相信,仙王座总有向全宇宙低头认罪的那一天!”赵啻贤见状赶忙将她扶起,语重心长地说道。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自己第一次碰到她时,她还拒自己于门外呢!不知不觉,萨达玛已经成为了又一位挚友。

果然,武力征服的终究只是土地,友善赢得的却是人心。

“报告,叶冉部长刚刚截获了仙兵的通讯,这是内容!”

正谈着话,葛奔云捧着一包文件急急火火地赶上来了。他脑袋上还戴着飞行员驾驶头盔,身上的飞行员驾驶服也没来得及脱掉,仅拉开半条拉链。他气喘吁吁的,看上去很累,不过脸上却洋溢着欣喜。看样子,一定是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被叫住了吧!萨达玛知趣地闪开了,她知道机密文件自己是不可以看的。

“嗨,叶冉这家伙,比我还着急。一份通讯记录而已,又不是啥……”然而,当他打开文件夹的那一刻,他却怔住了。白纸黑字,明明白白。仙兵,居然在大规模地撤退?不,他们要离开太芷斯特了!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沮丧。已经在这里生活了数月,每个人都对这颗星球催生出了感情。就像,当年巴塞星一样。

该走的总归是要走。

“萨达玛姑娘,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他还是强忍住了哽咽与泪,转过身,微笑着说道。即使他知道对方双目失明,他也不想表现出半分痛苦。萨达玛期待地凑过脑袋来,脸上不易察觉的那些憔悴暴露无遗。“是什么好消息呀?”

“我们胜利了。所有的仙兵都在往他们的大本营撤退,太芷斯特马上就可以全线解放!”

“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这帮恶棍真是自取其辱!”萨达玛高兴得差点跳起来,满脸的兴奋就算是被纱布蒙住了双眼也无法掩盖。然而,高兴到半中间,她的表情却瞬间僵住了。末了,她收敛了笑容,一步一步地走到赵啻贤跟前。她伸出已经不再细嫩的手,抚摸着赵啻贤的面庞,一字一顿地哽咽道:“到时候,你和他们也会离开了吧。”

“没错。军令如山,我们坚决不可以重蹈仙兵的覆辙。放心,太芷斯特现在是星际联盟的成员国,我们还有机会再见的。”赵啻贤将头扭开,眼泪也不禁一滴一滴溜出眼眶。泽沙尔,叶冉,张冲,郑婷沐……不知道什么时候,所有人都来了。无人不低着头,一声不吭。情绪会感染,就连过路的战士也再无灿烂的笑容。

“行了!都开心点!敌人被打败了,我们应该高兴!”

片刻之后,还是泽沙尔强打起笑容,用她独特的豪迈的嗓音打破了沉寂。是啊,黑夜和白昼必将不断更替。让人沉醉的月亮也许会消失,但接下来还有漫天的黎明……

这一夜,所有人都没有合眼。凌晨时分,所有的地球部队就已经坐上开往峡谷那一头的火车了。混鲲的援军也与这些与自己并肩作战的盟友们依依惜别,踏上了开往下一个战场的鹰神军运输舰。

昨日傍晚,仙兵的最后一个据点被烛鲤的龙神军攻克了。仙兵将领厄覃苏加率领着残余部队仓皇逃窜,一路赶回了位于大峡谷另一侧的仙兵总指挥基地。

现在的仙兵已经是强弩之末,夜间,飞船起飞时的引擎呼啸声震耳欲聋。这个时间点,仙兵的军团应该已经撤退完了。毕竟为了救援被“包围”的仙兵,翼仙军团出动了半成的运输舰,协助这些斗志大减的战士们撤离。

赵啻贤与帝龙独立团坐在最前方,依然是全副武装,以防止仙兵的部队再次来偷袭。不过,出乎他们所有人的臆想,一路上安静得很,静悄悄地,什么都没有。

“赵哥,咱们也认识了两年多了吧?”第一节车厢内,赵啻贤和叶冉并排靠在第一排的座椅上,正在互相叙旧。二人可是认识得最早的好哥们,当初一同乘坐高铁,直入达孜的场景他们至今历历在目。泽沙尔靠在他们身后的第二排位子上,此刻正睡得真熟。列车外,叶冉参照秩仙爆启后的神刃所设计的能量飞叶正在以同等的速度一同向前,探测可能存在的危险。

赵啻贤听到后合住了杂志,笑容中明显有些心不在焉:“是啊,咱俩可是认识得最早的了。我还记得你把辣椒油擦我身上呢!那味道啧啧,我现在都忘不了啊。哎,你看,现在像不像当初啊,也是坐着火车,也是同一排座位!”

“哈哈哈!你这么一说还真挺像。既然这样,来,吃东西!”

叶冉笑着,从兜间摸出一个圆滚滚的小东西。细细一看,是熟得泛黄的橙子。

“拉倒吧你,一个橘子就想打发我啊。”

赵啻贤气笑了,手飞速地一张便把叶冉的卷发搅成了鸡窝。叶冉则故作心疼地摸了摸橘子,嘟囔着:“什么啊,搁咱反突围那会你连橘子皮也吃不着。”

“是啊,那段日子苦啊。”

列车到站了,这里昨天还是仙兵的基地。围栏外,早已是无数起早贪黑赶来的芷兰人。赵啻贤没有和他们泛红的眼睛相对视。他整顿好身上的军装,扶正军帽,快步向前排自己的席位走去。长老国灰星联邦派来的和平大使登上了演讲台。扫视一眼下方一眼看不到边的军队代表,他扶正了麦克风,发话了。

“首先,我得感谢为这颗星球付出过血和生命的战士。他们是和平的英雄,我们要永远铭记他们。仙兵统治了太芷斯特三十多年,但他们的下场只能是将这颗星球归还给属于它的人们!这个宇宙从来没有所谓的正义,任何正义都不会是纯洁的,包括我们星际联盟。但是,和平却永远是高贵的!所有人都殷切地盼望和平,而我们的战士们现在就是在为和平挥刀。不要懈怠,其他的战场还在等待你们,地球的勇士们,星际联盟期待你们的凯旋。”

“不辱使命!不辱使命!”

热血激昂的雄浑的吼声在广场回荡,仿佛在整颗星球回响。星际联盟的五色花旗在仙兵总部的高楼上飘扬,随着无数记者的快门与摄影,传播向整个宇宙。

在掌声,哭声,喝彩声中,庞大的军队陆续登上了运输舰艇……

小蛋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