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战神一星魂传奇

星际战神一星魂传奇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5章 无双刀语者!

听刀呼唤,与刀共舞。

正文

泽莎尔吃力地从床上爬起,勉强靠在枕头上。一旁的莫兰妮尔见状连忙搀扶,生怕复发了旧伤。

她想揉揉躺得生疼的脑袋,却发现右臂裹着厚厚的绷带。对,自己之前是挨了巨虎一爪子来着。“莫兰妮尔营长,是您在照料我吗?”

肚子空空的,说话真的好难受啊!

“哈哈,不是我哦。”莫兰妮尔莞尔一笑,打开了病房门。门外,满脸汗水的赵啻贤正拎着保温饭盒,向躺在床上的泽莎尔招手:“嗨兄弟!这两天睡得怎么样呢?”

兄……弟……

泽莎尔原本心中还有的几分感动被赵啻贤一番话一扫而空,她腾地一下站在病床上,抡起粉嫩的拳头就要打上去:“谁是你个臭小子的兄弟啊!”

“好了,别闹啦!给,你最喜欢的烤托罗杜鲁鱼!”迎接她拳头的,却是还残存着赵啻贤余温的饭盒。打开那厚实的金属盖,烤鱼诱人的香味便扑鼻而来。焦黄酥金的色泽,恰到好处的调料,细心的程度就连自己儿时的侍从也无法比拟!

一百三十年多前的某个下午时分……

在麒麟座华丽的帝宫中,身材娇小的泽莎尔摸了摸空荡荡的肚子,抬起头做了个自认为很萌的表情:“管家叔叔我要吃托罗杜鲁鱼!”

“好,我这就吩咐御厨给公主殿下做去!”管家应和一声,风风火火地跑出了宫。”

……

“哇!这鱼一点味都没有!呸呸!”

“啊?公主殿下您等一下,我这就让人重做!”

“哇!好咸!”

“对不起,我这就让人再做……”

一整个下午,管家和御厨都没有能搞出让泽莎尔喜欢的烤鱼。是觊晓,偷偷把她带出宫去,亲身实地地动手做了一次。

泽莎尔不但更加喜欢烤鱼,也从此爱上了在山林中历险……

“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爱吃这烤鱼的?”

泽莎尔接过饭盒,声音细小得如同蚊子。

“这个,小不点队长告诉我今天你会好,让我为你做顿好饭。但你啥都爱吃,我怎么知道你的最爱是什么呢?于是我就想起来了你大哥。当时他不知道为什么正在拉肚子,那叫一个惨啊……问过他后我就自己去抓了鱼,尝试着烤啦。你快吃吧!”

赵啻贤倒是口无遮拦,依旧是一如既往地爽快。细心的他当然观察到,泽莎尔的眼角已经泛起阵阵泪光。

“哼!看在烤鱼的份上,今天饶你一次!”

泽莎尔重新坐回床上,埋头大快朵颐去了。嗯!挺好吃……

享用佳肴之余,赵啻贤也难得松了口气。抓这几条鱼,可是费了他好大功夫啊!

“赵小子,你托我的事,已经给你办到了哦。”这个时候,床边坐着的莫兰妮尔得意地向他挑了挑眉毛,然后立刻低头,假装看手中的书籍。

赵啻贤听到这话后像触电了似的,整个人愣愣地一怔,随即便如同换了一个一般趴在莫兰妮尔腿边,一个劲讨好:“啊哈!还是师傅稳!快拿来快拿来!”

这番样子,看得泽莎尔差点没把嘴里的鱼吐出来。是什么东西?能让赵啻贤高兴成这个样子?

莫兰妮尔无奈地笑笑,赵啻贤还是没长大啊。她张开芊芊玉手,居然是一小块木磁晶!赵啻贤乐坏了,一把接过木磁晶,捧在手中看了又看,爱不释手。

“赵小子,为了给你找这块木磁晶,我可是搭进去不少人情呢。”莫兰妮尔站起身来,一双大眼睛中闪烁着精明。

赵啻贤懵了,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试探着问道:“那,难不成您……”

“哈哈哈!这就吓住了呀!”莫兰妮尔忍不住笑了,一把摸住了赵啻贤毛茸茸的头发:“逗你玩呢!帮徒弟办点事怎么啦?忙去吧!别让你们组的浮灵久等了!”

赵啻贤听到这话先是一愣,眼泪紧跟着溢出了眼眶。他当然知道,木磁晶的珍贵程度不亚于钻石。莫兰妮尔的声音如同春风般柔和,让他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体会到了母爱般的关怀。

“不许哭!多大的人了还哭?哭就不是男子汉!”莫兰妮尔板着脸,假意呵斥道。赵啻贤点点头,擦掉了眼中泪花,向门外奔去。

浮灵!我拿到了!你很快就可以成功了!你马上就能……

“哐!”

房门被一脚踹开,赵啻贤被牢牢挤在了门后。莉蕊艳姝迈着轻盈的步子,一蹦一跳地走进房间。粉色的小连衣裙穿在身上,加上米黄色的花纹让人觉得非常可爱。肩上的队长披肩却显得格外不协调,几乎比她整个娇小的身子还要大。

长长披风拖在身后,笨拙中又增添了不少滑稽,嘴中叼着的几乎有她小脑袋般大的棒棒糖,更是成了这位小队长醒目的标识。

“莉蕊艳姝队长,今天又穿错披风啊!”莫兰妮尔看了看门后仿佛被降维打击了的赵啻贤,笑得前仰后合。

莉蕊艳姝环顾两圈,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将嘴中的棒棒糖一口吞掉,疑惑地问道:“咦?赵啻贤呢?泽莎尔康复了,今天是出院时间啊!”

“我在这……”

门后的赵啻贤心疼地捂着自己的鼻子,那叫一个欲哭无泪。让沐尔凡灀开门杀就算了,现在一个小不点居然都拿门欺负自己!

等等?出院时间?泽莎尔微微活动了活动自己被猛虎击伤的胳膊。果然,虽然还是有点酸麻,但已经没有大碍了!可是……

“营长,我躺了几天呢?”

泽莎尔放下手中饭碗,注视着那所剩不多的输液瓶。“呐呐呐,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嘛!不过你身体还是很不错的。满打满算,两个星期吧。”莉蕊艳姝用小手比划着,一边从兜中掏出软糖,继续享用着零食。

什么!已经两个星期了!自己都没有锻炼唉!会不会发胖?艾希怎么样了?自己藏在床下的小鱼干有没有被发现?一时间,混乱的思绪堵满了泽莎尔的大脑,以至于她一时间不知所措。

“别乱想了!落下的,有我这个组长在!”就在这时,赵啻贤走到了她的跟前。浑厚的声音似磐石一般,之前的那种焦虑也瞬间一扫而空。

不知道不觉,当年那个懵懂的新兵,也成长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赵啻贤将挂在墙上的衣服递给她,接着说道:“快走吧!浮灵,可是还等着我们帮他克服晓启瓶颈呢!”

“什么?浮灵?”

……

银叶飞舞。微风拂过这片静谧的森林,将光的寄语传达给每一个生灵。枝叶在轻风中尽显他们的演奏才能,将天籁的旋律编织为歌。

浮灵便在这银叶的纷飞之中,轻轻地抽出两把刀刃,观摩一紫一金的刀光经由银光的渲染,交织在一起时,所衍射出的辉耀。

“唰。”似是落叶飘过,却是幽紫利刃。浮灵闭上眼睛,回身就是金刀一斩。两把刀刃碰撞在一起,擦出几串白色的火花。

“又进步了呢。”来者冷笑一声,一脚踢开了浮灵。他身穿一袭紫色长袍,臂有龙鳞亮甲,与浮灵的白袍金甲形成鲜明对比。在他手中握着的,是除色调外与浮灵漯风金刀完全相同的利刃。

只不过,他同样是面具加持,而且是连一条缝都没有的面甲。这样的面具连眼前的事物都看不见,又怎么杀敌呢?

然而,事实却是,有刀神艾尔佐斯亲传刀术的浮灵,此刻在这位武士——他自己的铠甲晓启,剑念永恒面前,却频频落入下风。并不是力道太微小啊!并不是刀术不精湛啊!并不是出刀不果断啊!

而是……每每出手前,对方却总是未卜先知,一招打断。这并不是判断力到了什么强大的程度,而是,而是仿佛就在神的指引下,自己心里想什么他都一清二楚,平静地破开每一次攻击!

为什么,这个盲剑士明明都没有眼睛!到底是为什么!不甘,不解与愈来愈剧烈的愤怒,蚕食着浮灵的心智,与刀锋。

他的能量已经所剩不多了,再战胜不了面前这个家伙,自己就会因为虚弱而瘫痪倒地!

“浮灵!我来了,坚持住!”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赵啻贤攥着那块木磁晶终于感到!浮灵就静静坐在前方的小溪边,手捧龙神长刃,双目紧闭。赵啻贤知道,精神世界中的浮灵正在同与自己并肩作战铠甲血战。

他将木磁晶猛力安插在浮灵的铠甲能核上,一股墨绿色是光芒霎时间涌进他的体内。精神世界中的浮灵也感受到了这蓬勃的能量,重新打起精神来。

他知道这是自己的组长在帮忙。有了木磁晶的能量,自己将再也不会像之前那五次一样还没打完就因能量不足而落败了。

只是,敌人的棘手程度,却没有改变。

“你的朋友在帮你啊,帮这样一个废物。”面前的武士耸耸肩膀,声音中混杂着轻蔑。“你觉得,这种低等的激将法会对我有用吗?剑念永恒?”浮灵抬起刀,面具下锐利的眼睛紧锁着眼前的敌人。

“我只是觉得,你辜负了他们。找来那么贵重的东西帮助你,可是却还是难逃失败,辜负他们的事实。不是吗?”剑念永恒将刀丢开,这是赤裸裸地说:对付你,我不需要刀。

“少瞧不起人了!”

浮灵的怒火再一次被点燃了,他像一只迅捷的猎豹闪到剑念永恒跟前,举刀就要发力劈斩。但是,一丝穿心的疼痛却贯穿他的胸腔。那把掉在地上的长刀居然自己飞起,直直将他的铠甲击裂。

“所以,这种低等的激将法当然对你有用啊,浮灵。”剑念永恒冷笑一声,回身就是一脚飞踢,将他踹出九米开外。

“一个优秀的铠甲战士,会面对两次铠甲的挑战。晓启之战,与爆启之战。浮灵,我其实是希望若干年后,咱们可以在此血刃相见的。”剑念永恒抖抖刀身沾染的银血,然后狠狠一脚又踹在浮灵的身上:“可是,你一个查诺度剑士,却被这种低级的伎俩算计!你不耻辱吗?你不耻辱吗!?”

“咳啊!”

现实中的浮灵也因为精神世界中的受损而猛吐一口鲜血,看得赵啻贤与泽莎尔心中一阵忧虑。“浮灵!你要挺住啊!用心去感受刀啊,这不是你一直的信条吗?”

赵啻贤大声地喝道,声音透过浮灵的大脑,在他的精神世界中回荡。

“用心……去感受刀……”

浮灵以金刀撑地,艰难地站起,那天的一幕仿佛又重现在他的眼前……

……

“浮灵!你给我过来!”

六十七年前,在一处高耸入霄的绝峭上,浮灵与他的师父正在日常练习。只不过,他师傅一把将练习的树枝丢在地上,脸色非常不好。

当时还一头傻气的浮灵只得呆呆地应答几下,便收刀过去,不敢有丝毫怠慢。

师父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大吼道:“浮灵!你究竟是不是我尘断的弟子,是不是漯风的传人?为什么我一挥斩,你就放弃攻击躲开?”

浮灵也是很委屈,拢拉着脑袋,面罩下一定是一副丧气的模样。

“师父您用树枝挥斩起来都这么势不可挡,徒弟我根本招架不了啊……”半晌,他憋出一句话。

浮灵的师父显然是发怒了。他一把夺过浮灵腰间的金刀,就要猛摔到地上。浮灵见状立刻伸手抢回,不顾慌乱中弄伤了手指。

看到这里,师父的怒气消了一半,重新坐下来问道:“告诉我,为什么我要扔刀的时候,你却不顾刀锋划伤而抢过呢?”

“因为这是我的刀啊!您不是一直说,不仅是刀在守护我们,我们也在守护刀吗?”浮灵一边应答,一边小心翼翼地将刀入鞘。

“没错。只有用心感受刀,才会人刀合一,所向披靡。而只有被对手击中,才能感受对手的刀,了解对手,感受对手,打败对手。这,就是我们被称作刀语者的原因,也是查诺度剑术生生不息的根源啊。”

是啊,自己自云查诺度漯风传人,但却在一次次战斗中逐渐迷失自我,逐渐失去了剑士所追求的斗者真意。

“我懂了!来吧!”

浮灵再一次,持刀冲向面前的剑念永恒。这一击,将承载查诺度剑士文化十亿年的信念!

小蛋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