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仙问魔志

第10章 大打出手

八年前,古井村来了一名抱着孩子的妇人,也就是吴杭的娘亲。按妇人自己的说法,男人死于战火,娘家早已没了旁人,自己被婆家赶了出来,无依无靠才来到这里。

虽然母女两人与村子里的任意一户人家都不沾亲带故,但村子里的人们还是好心收留了母女俩。乡亲们一起帮着盖了间土屋,村里的几个闲汉甚至还看中了妇人的貌美,登门提亲,只是被妇人一一拒绝。时间一久,村子人发现,妇人身子骨并不好,时常生病。甚至好几次都昏倒在路边,渐渐的,也就没人再来提亲。

随着吴杭渐渐长大,妇人的身子愈加虚弱,终于在吴杭八岁这年,妇人再也没有撑下来,撒手而去。前几日,吴杭刚刚将娘亲安葬。

今日,按照娘亲临终前的嘱咐,吴杭回到自家屋子,将娘亲留给自己的遗物小心拿出来。然而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吴杭实在措手不及。平日只在老人们故事里出现过的仙人,今日竟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甚至一名仙人还向自己出手。

当时的吴杭,觉得自己马上要找自己的娘亲去了。不过最终,自己不但平安无事,而且还被仙人带着离开了古井村。想到之前仙人们给自己做的测试,从几位仙人的对话中,吴杭听出了仙人对自己的重视。为此,他甚至还有一点小激动。

“师兄,看来我们果然运气不错,竟然又找到一名火灵根的孩子,而且竟在试灵阵里坚持超过十息。”华天说道。

“是啊,看来天佑我清林剑派。想必这次,师门里的那些师叔师伯们又要争抢一番了。师弟,我们也要努力了,到时候,可别让这些后入门的师弟师妹们比了下去。”严世林说道,看得出清林剑派几人的心情着实不错。只是四人却不知道,前路上正有一番困难等着他们。

···

“刚刚为什么拦着我!不就是个清林剑派么,又不是七派,怕他作甚!”一处小河边,传来女子怒吼的声音,王若诗正对着身边的宋风大发脾气。

看着怒不可遏的师妹,宋风心中暗暗骂道:“若不是看在你是宗主的女儿,我犯得着管你?”

表面上却耐心的说道:“师妹,好汉不吃眼前亏。刚刚后来的那个人我认识,是清林剑派的严世林,虚实中层的修为,我们在他手下讨不得好。反正吕师伯就在附近,我已传讯于他,我们的人很快就到了,到时候怎么拿捏他们,还不是师妹一句话的事。”

二人正说着,只见一中年男子带着四人御空而来。

“是谁惹到我的宝贝侄女了!吕敖让他跪下磕头道歉!”男子大喝道,落在宋风二人身边。

“吕师伯!你可来了,有人欺负若诗。”王若诗一见来人,瞬间换上娇怒的表情。

吕敖说道:“若诗放心,有你吕师伯给你做主,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王若诗将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中间不免添油加醋一番。

吕敖听罢,不由得冷哼一声:“哼,他清林剑派有什么资格管我元阳宗的事。走!吕师伯带你讨回公道!”

一边的宋风说道:“吕师伯,这事我们要不要再好好计划计划。毕竟事关药王令,万一出了岔,宗主那里,不好交代。”

听宋风一说,吕敖想了想,道:“此话有理。”

作为一名虚实上层的修真者,吕敖当然不会随意冲动,只简单一想,便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八年前,元阳宗意外得到一个消息,一块药王令出现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药王是东洲成名久已的大修士,据说修为已至归真巅峰。然而此人最让人钦佩的不是其修为,而是一手炼药的本事。

药王炼制的最出名的丹药,名叫固元丹。此丹若是寻常人服了,可起死人而肉白骨。而对于修真者来说,此丹最大的用处在于修士突破修为瓶颈时,能帮助其巩固心神,不致走火入魔。

尤其对于要突破证悟到达归真的修真者,证悟境到归真境这一关,在修真界被称作死关。很多修真者,最终都倒在了这一关前,而有了固元丹,便相当于突破前多了一条命,可见此丹价值所在。药王曾放言,若有人拿着珍奇药材,可与之交换一枚药王令。日后可凭药王令,换得一枚药王亲手炼制的固元丹。

药王令现世很少,大多数得到药王令的修真者,都将之藏得十分隐蔽,是以少有人知道此令模样。即便是严世林,也只是听说过,没有一眼认出药王令。

元阳宗当年差一点便得到了药王令,最终却功亏一篑,使得药王令从元阳宗的眼皮底下溜走。经过八年的暗中寻访,最近,元阳宗终于确定了当年带走药王令的人,逃到了墨国这一片地区。如此,便有了之前王若诗与清林剑派的冲突。

“宗主现在正在闭关冲击归真境,若是能将此令拿到手,换得固元丹,必能让宗主无后顾之忧。若宗主成功进入归真,我元阳宗也能再上一个台阶。”宋风说道。

此时,元阳宗一行人正在一处山谷休整,而这山谷,是从墨国回清林剑派山门的必经之路。

“哼!若不是之前清林剑派那几人插手,我早就拿到药王令了。”王若诗愤愤说道。元阳宗宗主王峒正是王若诗的父亲,所以王若诗见到药王令后,会这般心急。

“哈哈,若诗侄女放心,那几个清林剑派的后辈若不交出药王令,我必不放他们回去。”吕敖自信道。

回头再说华天一行人,在墨国境内寻访一遍后,又找到了一名符合条件的孩子,资质不比那墨国小皇子差,可见此地果然是灵秀之地。这日,结束收徒的华天等人,便准备返回门派,

一口气找到了四名符合条件的孩子,而且其中还有两个孩子资质颇高,令清林剑派三人心情格外舒畅,之前与元阳宗的不愉快也暂时被抛到脑后。仅仅是一个二品法器,又是在自己门派的势力范围内,元阳宗的人应该不会再来找麻烦。严世林这样想着,不知不觉间,一行人来到了元阳宗埋伏的山谷。

“清林剑派的朋友,欺负了我元阳宗的弟子,难得就想这样离开?未免把我元阳宗太不放在眼里了吧。”声音从静静的山谷中响起,打破了清林剑派一行人的好心情。

严世林眉头一皱,慢慢挡在华天和许如月身前,大声道:“不知元阳宗哪位前辈前来,清林剑派严世林在此,招待不周之处,还望前辈见谅。”

然后又回头小声对二人道:“先把孩子们送到地上去。”

“早听说过清林剑派这一代最出色的弟子,是一个叫严世林的后辈,今日一见,果然不凡。”话音未落,只见吕敖踏剑而来,一身红色长袍甚是惹眼。

“我乃元阳宗吕敖,之前你清林剑派仗着人多,从我宗弟子手中夺走了本属于我宗的宝物。今日我不以人数压你,交出东西,我便不予追究。”

“吕前辈何出此言,且不说此物是否是你元阳宗之物。单说今日,你在我派势力地盘上拦下我等,又作此威胁。作为长辈,难道不觉丢人么。”严世林毫不嘴软地说道。

“大胆小辈,我看你是晚辈,不愿与你计较,想不到你竟对我如此无理。看来今日,我要替清林剑派教训教训你这个不敬长辈的小子。”吕敖怒道。严世林丝毫不惧,说道:“我清林剑派弟子如何,还轮不到你元阳宗来管!”

“哈哈哈···”吕敖气极反笑,说道:“看来,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仗着自己有点修为,便如此目中无人。也罢,便让我见识一下你这小辈的实力。你是晚辈,我先让你三招,免得旁人说我以大欺小。”

“那晚辈便得罪了!”话音一落,只见数十道剑光飞快布散至吕敖身边四周。面对高出自己一个层次的吕敖,严世林上来就使出了自己的最强招式。

今日之事,已然无和解的可能,元阳宗一方无论实力还是人数都明显高出自己这边太多。严世林只能寄希望于待会儿动起手来,自己能拖住对方一时半刻,让华天和许如月有机会逃走。若有幸遇到同门,便可通过师门来解决此事,毕竟这里还是清林剑派的势力范围。

而然,元阳宗的人显然已经预料到这点,当严世林与吕敖战在一处时,其他几名元阳宗的弟子已经挡在了华天和许如月身前。

王若诗盯着华天,恨声道:“臭小子,之前若不是你阻挠,本姑娘早就拿到东西了。现在,我倒要看看,还有谁能来救你!看招!”

说罢,王若诗抬手打出一道红光,欺至华天身前。

百里桃源

作家的话
感谢支持!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