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光阴

第90章 密谋

剧烈的晕眩感消失了,三倍的力量与速度也消失了,他漂浮在河面上,享受着劫后余生的庆幸,黑暗中他没法判断方向,不过他能够看到远处的灯光,那里应该是水岸吧。

奋力在水中游动了一会儿之后,苏云感觉自己有些体力不支了,法则化身体虽然不惧物理的伤口,但是还是有着体力上限的,苏云主要强大的属性是意志和法强,体质和耐力都还只是个位数。眼看着远处的灯火,苏云剧烈喘息着,用尽量省力的姿势漂浮在水上,这时的水流已经较之前要缓了一些。

突然,他的头撞到了一块石头上面,一阵眼冒金星之后,苏云牢牢地抓住了这块水中的石块,虽然刚刚这一撞足足撞掉了他三十多点血量。

抱着固定的石块,苏云终于得以休息了一会儿,一股落魄的感觉油然而生,从自己进入这个世界,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做过任何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得罪当地黑势力,跟踪搬尸人惹得进退两难,这都是他的决断失误所引起的。苏云冷静下来之后,对自己之前的行为也是有些懊悔,进入空间后的第一天,理应是他最谨慎最危险的一天,但是他却肆意妄为。

或许是上一个世界的大获丰收,让他自负得意了吧,进入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世界后,苏云心中不免还是有一些豪情万丈的,感觉身周的一切都尽在掌握一样。

结果他最后落得结局就像他第一次试炼任务之中的一样,不过好在他有着上一个世界的积累作为铺垫,最后还是坚持挣扎着活了下来,如果没有星佑术,他早在被黑衣人追杀的时候就死于中毒减速,被后面追上来的人乱刀砍死了,如果没有高意志,他第一次毒素发作的时候,裸装意志就降为零点,没有帽子的强悍属性加成,他恐怕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憋屈地淹死在河水里了。

苏云反思了一下自己之前所作所为的偏差,其实他在摆脱了黑衣人的追杀之后,就应该想方设法找个地方安身,熬过第一天的最弱时期才是,然而他却跟踪上了两个搬尸人,做出了错误的举动,落地现在这样的下场。

看着周围黑漆漆的环境,苏云有一种不敢放开怀中石头的想法,天知道放开这块石头还要多久才能游到岸边,万一他在路上没了力气,可能就没有第二块石头来给他休息了。

然而就这样抱着石头,待在水里直到天亮也不是办法,现在连午夜子时都还没到,他需要再这里待上八九个小时之后天才会亮。

想到这里,苏云也是感觉很沮丧,他现在居然会为了放不放开石头而纠结。

他仔细地思考着对策,他发现自己对于剧情世界以及社会体系的理解还很肤浅,如果是专业的契约者进入这样的时空,必然知道应该先如何做,再如何做,比如依兰妮,罗尔这样精明干练的人物。

想到依兰妮,苏云突然灵光一动,罗尔他接触得并不多,但是依兰妮他还是挺熟悉的,如果是依兰妮处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她会怎么做呢?虽然他因为依兰妮私吞他的任务奖励对她很是厌恶,但是不可否认,她对于局势的分析还是很到位的。

按照她的思想,先收集信息,信息是一切推论的基础,没有信息,任何推论都无从谈起,他四下张望了一下,四周一片漆黑,只有远处一点灯火,然而他刚刚游了这么长的时间,那片灯火都没有接近的迹象。

现在他所能获取的,就只有灯火这一个线索了,所以他苦心地思考了起来,为什么灯火不会靠近呢,按照光线的强弱,自己和那灯火的距离应该不远,刚刚那一番游泳应该足够他游到灯火的地方。

忽然,苏云感觉到眼前的灯火似乎变小了,他恍然大悟了起来,那灯火并不是岸边,很有可能是一艘船!

自己这么长的时间里,居然一直朝着一艘船游,怪不得游到精疲力尽都没用!

想到这里,苏云毫不犹豫地松开了石块,朝着与灯火垂直的方向游去,灯火是沿着水道走的,他想要上岸,就要朝两边游。

没过多久,苏云滑动的手就撞在了岸边的石块上,虽然撞得很痛,但是他爬上岸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大笑出声,远处的灯火已经看不见了,他能看见的,就只有漫天的星斗和皎洁的月光!

剧烈的游泳过后,仿佛重获新生的苏云感觉浑身疲惫,阵阵困意袭来,然而他是不可能在这里睡觉的,他上了岸,在岸边眺望了一下,周围还是有一些灯火的,只不过他刚刚所在的河流地势较低,他看不到岸上的光。

这里应该已经不在渝州城里面了,刚刚湍急的河流把他冲出了很远,他应该是被运到了渝州城外,然后扔进了大河里面,现在应该是在渝州郊区,附近的这里应该是零散居住着的农户。

现在的他显然已经脱离了之前的威胁,无论是那两个搬尸人,还是那些黑衣人,应该都不可能追出城来,他现在暂时算是安全了,现在他需要的是好好洗一个热水澡,然后在温暖的床上睡上一晚,他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发现随身携带的包裹还在,里面还有些银子。

在翻墙进入了一家已经熄灯的农户家中之后,苏云找到了一个空的房间,将农户晒在外面的衣服拿了几件,擦干身子之后换上了几件旧衣服,这些衣服还没有晒干,穿在身上有些难受,但是苏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做完这些之后,苏云在这户人家的桌台上放下了一些银子,从心底里苏云是不想白拿别人东西的,他手头的银子还算宽裕,不差这么点钱。

最后,他在农户院落里找了一片隐蔽的角落,和衣躺下了。

在仙剑世界的第一天,就这样狼狈地过去了,苏云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农户家里的人已经出门去干活了,他们似乎并没有发现在院落里借宿了一晚的苏云,抑或是收了银子就没有来管他。苏云伸了个懒腰,然后走到农户的厨房中弄了点吃的,然后用水缸里的水简单地冲了个澡,将身上的肮脏东西以及汗臭味都冲洗掉。

望着天上快要升到半空的太阳,苏云的眼神逐渐深沉了起来,现在的他,精力已经完全恢复了,身体上还有一些疲惫,肌肉还有一些酸痛,其他方面都已经和全盛时期一样了,再过半个时辰,他的时间节点也将冷却完毕,他将脱离过去的失败,迎来这个任务世界的黄金时期!

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苏云从农户家里拿了一副扁担,然后从农户的仓库里拿了一些农产品,装成是一个进城的农夫,朝着渝州城的方向走去了。

渝州城唐家堡

一个红衣年轻人有些焦虑地在大厅之中踱步,眉头紧缩:“你确定那些毒尸真的都已经被抛到了河里了吗?”

年轻人身后的锦衣中年人点了点头说道:“昨天的事情差点被霹雳堂那些人给发现,我们哄走他们之后就把那些棺材全都投河了,就算那个冲进停尸房的小鬼还在棺材里,也应该沉入河底葬身鱼腹了。”这个锦衣中年人就是那天晚上主持停尸房事件的唐门负责人。

红衣年轻人叹了口气:“哎,这件事真是麻烦,这些毒尸没了,我们的研究又要重新来过了,我们唐门的发扬光大有得推迟了。”

锦衣中年人神色有些复杂地说道:“家主何必操之过急,反正唐家现在几乎把持了渝州城所有的大小势力,下次只要找一个更加隐秘的地方就行了。”

“此事事关重大,我们唐门位于蜀山脚下,若是真的出了什么大事,我们整个唐家都吃不了兜着走,蜀山上的那些人可不是我们这样的凡夫俗子能够抗衡的。”红衣年轻人忧心忡忡地说道,“毒尸虽然炼制出来很厉害,但是若是其中的毒素流出去,可是会引起感染的,到时候那些心智不坚的普通人很有可能也会成为毒素的载体!”

锦衣中年人沉声说道:“事到如今,家主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要我们做得隐蔽点,蜀山派是不可能发现的,那些高来高去的仙人哪有这么多功夫来打探我们渝州城的私事,何况我们也不是有意害人。另外,家主,我们之前对毒尸的试验将您给的原毒都用完了,您可以不可以再给我们一点?”

红衣年轻人拿出了一个洁白的瓷瓶,递给了锦衣人:“这是我最新调制出来的原毒,虽然毒性加强了,但是感染性也变强了,你要谨慎使用。”

“是的,家主。”锦衣人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将瓷瓶接了过来。

锦衣人目送着红衣的家主离开,然后从怀里摸出了一个明显不是属于这个时代工艺的玻璃试管!

烟花射手座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