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夫我来自现代

第44章 (五一期间三更,第一更)

舒锦文偷偷的拿了地契,锦盒中还有让各个铺子的大掌柜听令于自己的信物。

里面还有一封书信,上面详细介绍了各个铺子的情况。书信上还写了让联系那些掌柜的方式,舒锦文一一记下,然后收起地契和信物,最后将书信烧毁。

他暗自联系这些掌柜,信物一出,他们就二话不说的认了他这个新主子。

一时间,整个舒家已变成了一个空壳子,舒家家主舒碧华和舒锦姜一下子成了傀儡,而如今的真正掌握舒家的成了舒锦文。

然而,舒锦文并不急。他让那些掌柜都照旧工作,不让人看出问题。

那些日里的舒锦文有些忙,他虽不能出府,但也有办法和他们联系。

令他不解的是,那个景汐扮成的“云芳”,这几日总是浑浑噩噩的。

她醒着的时间很少,她几乎一直在睡觉。舒锦文有些担心,但还没等到他的关心,外面便传来了新的消息。

他听到消息说,四皇女回来了。

那一刻,他的心突然停止了跳动,他以为自己一直判断错了。

跟在自己身边的其实一直都是云芳,是他自己将云芳误认成了景汐。

四皇女回府,就有人来接他回府。

舒锦文兴高采烈的回家,莫兰就此留在了苏秦那里他也不在意。

毕竟如今的舒锦文有景汐就够了,以后他要和景汐好好的过日子,相亲相爱。

然而所有的憧憬,都在他见到四皇女的那一刻被打破,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没有多日未见的思念。

她冷冷的对他说的第一句话,竟是让他交出他藏起来的东西。

她还说她知道有人替自己已经给了他休书,他便不再是皇女的侧君。

但只要他把东西交出来,她就还让他做侧君,许他荣华富贵,一生平安。

当时舒锦文就用一记不屑的笑容,拒绝了她。

然后他惹怒了四皇女,就这样他被安置在这。

他又听说四皇女纳了好几位新人入府,夜夜笙歌好不快活,不过这些与他又有何关系!

舒锦文以为自己被安置在这个偏远的院子很快自己就会被遗忘,但是事与愿违。

起初几日还算消停,过了几天后就不停的有着各路人来他这翻箱倒柜。

白天来,夜里也会来。他一出院子就会被人暗暗跟踪,他去见过一次陈漱,还没等着说什么,他们就被一群侍卫包围。

他和陈漱都被带回府上,他被送回了院子还派了人把守,至于陈漱他再也没见过了。

回来之后,四皇女限制了他的自由,但没人再来他这里翻东西。

应该是放弃了吧,过了这些日子他还是没等到景汐的出现,渐渐的他也放弃了。

他开始怀疑景汐是不是真的不在了,在苏秦府上发生的一切,都是他太过于思念景汐。

他才会将云芳当作是景汐,一切都只是他的错觉。

若是景汐不在了,那他的人生便不再有意义。他动了自我了断的心,可谁知就在这时,景汐她又出现了。

尽管她还是顶着云芳的脸,尽管她不能说话,他还是将她认了出来。

舒锦文坐在床上回想着这段日子发生的一切,他一觉醒来又不见了景汐的身影。

他慌张的以为昨天的一切是个梦……

舒锦文起身,简单的整理整理衣裳。

推门一眼见着的是,昨日和景汐一同来过的那个侍卫。

雨后初晴,整个天空里都是一副清秀明丽的样子。

空气中夹杂着泥土的芬芳,令苦闷已久的人儿都阔然开朗起来。

“你叫?”

见着这个人,舒锦文嘴角微微上扬,心底却乐开了花。

“属下青梧。”

见舒锦文走出来还问自己的名字,青梧楞然继而答道。

“青梧……寒螀爱碧草,鸣凤栖青梧么?”

舒锦文浅笑着,这人在。那昨夜的一切,便都是真的,而不是梦。

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解释自己的名字,青梧害羞的低下头,脸上泛起红晕。

她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其实昨日她便瞧见了舒锦文的样貌。

侧君生的美而不艳,傲而不骄,举止得体。

这样的男人,她不懂女主为什么会不喜欢。

今日又听舒锦文这般同她说话,心中更是加深了对他的好印象。

“你同妻……同云芳认识多久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要叫出妻主,好在他及时反应过来改了口。

青梧没太注意他的口误,听他问起云芳她便如实回答:

“云芳刚到侍卫所,故属下同云芳相识,并未太久。”

舒锦文紧皱着眉,云芳原是景汐的贴身侍卫。

如今四皇女回来,而她不去贴身侍候。竟被丢进侍卫所,还被人派来看守自己。

就没人觉得奇怪么?看青梧这样子显然之前并不认识云芳。

“她去何处了?可是去休息了?”

“云芳到了换班的时间,就回侍卫所休息。过会,她便会来同属下一起。今夜轮到属下值夜,她可以休息一晚。”

青梧见舒锦文一直在打听云芳,想着舒锦文对云芳也是有些心思的吧!

云芳那人挺好的,除了不能说话之外。

反正女主也不喜欢侧君,若他二人真能在一起倒也不错。

这样一想青梧就忍不住多说了几句,话一出口她才意识到,自己这样做好像在怂恿自己的主子偷人……罪过啊罪过。

听青梧这么说,舒锦文安心不少。

刚刚他还担心景汐在这站了一夜结果又要过来,怕她吃不消。

听青梧这么一说,他倒开始期盼早点见到她了。

舒锦文问完话没过多久,就见景汐打着哈气睡眼朦胧的来了。

景汐刚到,紧接着和她一起来的。还有以云锦为首的一批人。

来人除了云锦都是清一色的女子,看衣着不是皇女府的侍卫。

这些人均是面色冷然不苟言笑,一个个的都是由内而外散发着杀气。

见云锦来,景汐忙低下头。

景汐将自己的脑袋,低的很低、很低。

她生怕自己被人认出来,云锦自她身边走过,他仅仅是停顿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就进了屋。

小兔吃螃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