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夫我来自现代

皇夫我来自现代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四皇女以身殉国,死的荣耀。

得知消息后的女皇悲痛不已,一病不起。

一时间整个熙凉都乱了套……

在四皇女的丧事上,没人祭奠景汐,这一次貌似比上一世还惨。

因为四皇女没有子嗣又没有正君,皇女府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男主人。

早间宫中来人散了皇女府的家丁仆人,曾是宫中来的则回了宫中,民间后买来的都给了一笔钱送回了民间。

一时间,皇女府上空无一人。

唯独剩下了拿了休书的舒锦文,还死死赖在府上不肯离去。

舒锦文在人前仍然没有哭,但他的样子呆呆的仿若没了灵魂。

舒锦文穿着一身素白的衣服,不施粉黛且披散着头发坐在皇女府门前。

起初他还在府中坐着,后来侍卫军来人封了皇女府,他就坐到门外来了。

只要是有人来赶他,他就对人嚷嚷着这里是他的家,他哪也不去,此时的他像极了一个疯子!

直到陈漱来……

“锦文,你又何必如此。”

舒锦文听人叫了一声锦文,他满怀希冀的抬起头寻找,然而在看清来人的一瞬间,眼中的希冀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失望。

“陈太医,请您自重。”

舒锦文开口,听不出情绪的起伏。

“你!无可救药!”

陈漱被怼的很是生气,再怎么好脾气的人受他这样对待都会火大的吧!

舒锦文看都不看她一眼,依旧低着头靠在紧闭的大门,摊坐在地上。

“你已不再是皇女的侧君,我不叫你锦文叫你什么!快点起来,地上凉。”

说着,陈漱上前一步用了全身的力气,很是粗暴的拉舒锦文。然而陈漱并没有将舒锦文拉起来。

现在的舒锦文全身都没有力气,他只能死死的坐在地上。陈漱本就是个不强壮的人,她没拽动舒锦文也情有可原。

对于陈漱的吵闹,舒锦文就像是没听见一样,他仍然坐在地上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这次他倒是没纠正陈漱,因为这一次他干脆就没理会她。

“舒公子!”

这一句“舒公子”她叫的,那可叫一个咬牙切齿!

陈漱实在拿他没有办法了,索性就挨着他和他一起坐下,她妥协的不再叫他锦文而是喊了声舒公子。

陈漱的样子有些可怜,想她自己辞了太医的工作,本是想回老家去。然后过着平淡的日子,偶尔采采药,给人看看病。

然而她还没离开京城呢!就听说了景汐的事。陈漱心知舒锦文脾气,也猜到他会在这,所以她便匆匆赶来。

在宫中当差,全身而退并不容易。

她好不容易从众人的视线里消失,这一下,自己的行迹又暴露了出来。

陈漱一脸委屈的看着舒锦文,说出的话透着浓浓的不甘:

“你这么喜欢她?你嫁给她也没多久,就这么喜欢了么?还是仅仅因为她是你妻主?”

“不是的!不是的!”

舒锦文一听下意识的出口否认,他自己都一直以为自己是因为她是妻主才喜欢的她。

直到景汐不在了,他才知道原来并不是这样……

舒锦文回想起了自己嫁给景汐的那日。

————————

那天他嫁到皇女府,他带着盖头被下人领着兜兜转转走了好些路,他强忍着很酸很酸的腿,终于进了新房。

他听着莫兰同他说苏秦来了,那个时候他还会为苏秦的到来心有悸动……

现在他成为四皇女的侧君有大半年了,朝夕相处间不自觉的,他还是喜欢上了她。

想到此,舒锦文缓缓开口:

“有很多时候我都看不透我的妻主,你不知道的。妻主她人很好很好,她不会瞧不起男子,不会只把男子当作附属品;她待我也是极好,尊重我的同时又给予我家的感觉。我虽身为侧君但妻主并没有那么多男人,女皇赏赐给她的侍郎,我知道她对他们一点也不上心,她虽将他们留在府中却完全没宠幸过,还有方青君……”

舒锦文停了下来,因为他察觉到陈漱并没在听。不过这也没什么,他不在意。他继续说着,像是说给陈漱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对于方青君的入府,我看得出来妻主她是非常不愿的,就是不知他追去战场和妻主在战场的这些日子里,妻主是不是仍然对他无动于衷。”

舒锦文他知道自己不是因为她是妻主才喜欢,尽管一开始可能确实是因为她是妻主,他才敬她怕她甚至倾心于她。

但现在他被休,她已不是他的妻主,他的一颗心却还在她身上。他敢肯定他对她,绝不是因为她是妻主,他才如此。

“哎,你对她用情如此,只可惜她再也不会知道了。”

陌生又熟悉,轻狂带着高傲的声音传来。

舒锦文和陈漱皆是一愣,随后一同抬头看去,这声音……原来是舒锦姜。

和舒锦姜一起来的还有一身绛红色蟒袍的苏秦。

苏秦面带冷笑,扬眉看着坐在地上的两人一句话也没说。

舒锦姜几步就走上跟前,她是习武之人,她的力气比我陈漱大的很多。她粗鲁的拉开陈漱和舒锦文,强迫他们分开一段距离。

“你可真是没得长进,刚死了妻主就和别的女人搞到一起去了。”

舒锦文被拉的打了一个趔趄,陈漱也被推到在地。

“我没有!我们只是……”

舒锦文出言反驳,舒锦姜听了就跟听到天方夜谭一般惊讶:

“你说什么?没有?!哎呦!你都会狡辩了!看看四皇女教出的好男人,在我舒府时你可不是这副样子!”

被舒锦姜这么一说,舒锦文的气焰顿时消下不少,这时他突然又注意到一直站在苏秦身侧的熟人——莫兰。

他好久没见到莫兰了,但因为身边一直有青石陪着,他也就没当回事。他想着莫兰也许会有别的事,或者他是有自己的私事,总之舒锦文没找,莫兰也没上赶着出现……

直到今天……现在的莫兰身上穿的是绫罗绸缎,无论是上衣还是下裳,通通都是上好的衣料连款式都是时下京城最最流行的新款。

再瞧他一副含羞带怯,站在苏秦身旁的样子,舒锦文心中了然。

小兔吃螃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