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狱问道

仙狱问道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9章 五壤殿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祝福大家万事胜意,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炎北心中一动,攀到月牙峰顶。登高下望时,他豁然发现,俯瞰而下的峰底,一条褐黑的极为宽阔的蜿蜒沼河绕峰而走,即使他站在这里,仍闻得到恶臭扑鼻。

炎北蹲下观察了片刻,立刻发现了一些情况。这蜿蜒沼河足够宽,也非常的长,环峰而绕。沼河两岸到处都是小小的身影,应该是不同路径会到达沼河岸边不同的位置。

他这里离沼河有四五十丈高,只能看到白黄蓝三色的人影不停的蠕动,他仔细的辨别,很快的看出无数人钻入沼河,很快的又浮了出来,这么多人始终无法钻入那沼河之中。

炎北玩味的一笑,一时庆幸自己的选择。他隐隐的猜到从岸边进入沼河绝对是无比的艰难,这或许和沼河的厚土气息有关。他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可行之法,便是从这个位置跳下去,这样高的山体,光凭惯性就应该能钻进去吧。

想到这里,炎北再不犹豫,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东西,深吸一口气,直接从月牙峰顶跳了下去。

扑!嘭!

呼啸的风声陡然消失,沼泥飞溅,炎北只觉脚下漫无边际的磅礴压力迎面而来,他脚下由峰顶直贯而下的冲力立时被抵消大半。感觉速度渐缓,炎北也不敢睁眼,双手猛烈的划动,越来越缓慢,泥沼消耗着他大量的力气,渐渐力不从心。

更可怕的是,纵使是他闭紧口鼻,涌在鼻端的恶鼻仍是盈于心间,让他烦闷欲呕,险些憋不住气息。

眉心识湖在这一刻有了动静,泛起金色的波澜。体内雄浑的金色灵流沿着那些一道道不知名的脉络线条涌遍全身,泥沼的黏力在他的全力施为下似乎变得弱了些,破开层层缠身的沼泥,炎北几个呼吸间又下潜了十余丈。

所有的法技力量在这蕴含着无穷黏力的沼泥中都无法施展,但自幼历经生死在沼泽中生存过的炎北却有解决的办法,转换为内呼吸隔绝恶臭气味的同时,他旋身而动,金色灵流气息缓缓在体内透出,四周的压力立时大幅消减,这办法成为了在沼河中的绝佳助力。

直至此刻,炎北仍没有感受到仲子文所提及的土灵气,又或者是厚土气息在哪里,也没有任何的感觉。虽然已经转为内呼吸,但到达这里口鼻间的恶臭早已刺激得头部隐隐作痛,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他生出好奇之心,这沼河到底还有多深,以他之力,能否下潜到底。

也不知坚持了多久,终于有了脚踏实地之感,那种舒心的感受,让炎北陡然轻松。

这应该就是河底了!

炎北感觉得到这里的沼泥变得滑润了许多,水气也更足,不似之前那般的稠密黏身。被糊住的双眼无法睁开,一切全凭识念感应。他突然感到庆幸,因为他的识骨经过无数次的破碎重组,这种惨不堪言的经历同样带给他巨大的好处,那就是在这沼河之下,能够突破自我的局限,感受到身外的气息。

看似平静的沼河一直有种莫名的旋力,这种旋力自沼河之底向上蔓延,无数的气泡在那旋涡之中泛动,向上腾起。

砰!砰!砰!

……

炎北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厚重气息,从无数自动迸裂的气泡中逸出,无数晦暗的光华钻入他的身体。

光华入体,炎北来不及诧异这种气息是如何的精纯,因为那光华涌进身体,竟然令他体内的一道道流淌着金色灵流的脉线开始凝固。

这种迹象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炎北咬紧牙关,涌入识湖的金色灵流全力以赴抵御着这种厚重气息的侵袭。

头如针刺,胸口烦闷欲呕,炎北不加思索的将一枚厚土丸吞下,这个动作挟带着泥水入口,差点喷出去。

异香盈鼻,厚土丸果然发挥了妙用,将那腥臭味驱离开,气息顺畅了许多。四周爆裂的气泡,挟带着无数晦暗的光华,似寻觅到可盛放的容器般,不断钻进炎北的身体,脉线的不断涨痛,全身灵流的滞缓,才真正的令他苦不堪言,连口舌都变得僵硬。

坚忍,绝对是信念的支柱!

炎北苦苦捱过最痛苦的一段时光,开始感受到体内正悄然起着变化。随着越来越多的厚重气息挟带那种晦暗的光华入体,他发现流淌在体内的一道道脉线灵流,正缓慢的与那种晦暗光华相融合,每融合一点,他体内的脉线就会鼓胀上一点点,传来隐隐的胀痛。

他全身心的去感受着内外的一点一滴变化,再不理会其它。

……

厚土道院,五壤殿。

云紫衣独伫在五壤殿的殿门外的殿柱旁,整个人清新而雅静。

五壤殿,是进入秘境的弟子被传送出来的位置,这几天,她亲眼目睹了大部分人被传送出来。

五壤殿的殿门内的正中位置,是一块散发碧绿色光华,散发着强大道韵的巨碑,上面闪烁着无数密密麻麻的符光,显示的是仍然逗留在厚土沼河秘境之中的人数。云紫衣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得清楚,是最佳的位置。

这是厚土道院极具名气的净魂碑,它不单有显符之效,最神奇的作用是通过碧绿色的道韵光华,将从秘境中被传送出来的弟子净魂洗骨。

碧绿色的道韵光华就是她看了都眼馋的要命。因为这种道韵光华对洗涤识魂、识骨,以及脉纹、脉络,都有着滤质通络之效。识骨先天光纹不足的外门弟子,被这道碑道韵光华净魂洗骨之后,更是受益巨大,往往会开窍通络,资质连上数个台阶。

遗憾的是,这是属于新入宗弟子的福利,这净魂碑的道韵光华绝不会溢出这五壤殿外分毫。这是一种极为高阶的天然法阵形成的某种限制,也是厚土道宗最神秘的地方,云紫衣再眼红,也没办法沾身半点,以她的资质和修为如果真的能经受一次洗礼,马上就能迈入灵渊境的大门。

碧绿色的道韵光华再次照映得五壤殿一片碧色,数百道身影鱼贯而出,一个个感受到净魂作用的道韵光华俱是贪婪的享受模样。这一批被传送出来的人虽然很多,云紫衣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妹妹紫月。

秋枫晚红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