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记

第69章 决定了

阿苍真心觉得大小姐的战斗力又高深了,芝晚觉得表小姐跟对人了,杨芸钗则再次感受到夜十一舌灿莲花的本事,简直是张口就来,引经据典,字字有依有据,句句在情在理,真是非一般的功力。

到静国公府大门前下车,莫息灰头土脸地爬回后面紧跟着的莫家大车,半句话没说,也不知是被夜十一打击得狠了觉得没面子,还是想通了什么正在反省,反正于杨芸钗芝晚阿苍三人看来,莫大少爷这回受的打击可不仅仅是心灵上的打击,孝德、抱负、志向,哪一样不是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击,简直是形神俱灭啊。

莫家大车调头仁国公府,夜家大车直接进到静国公府二门方停了下来,夜十一先下,杨芸钗后下,车夫这日去接大小姐归府真是深感一路惊险,阿苍芝晚觉得大概往后莫息再不敢当街拦夜家车马了,杨芸钗数瞄夜十一,话到嘴边总吞下。

终到清宁院樱宝院分道而行的岔口之际,夜十一停步驻立,示意阿苍去看前后左右可方便说话儿,阿苍明白,带着芝晚去瞧完回来点头,再同芝晚分守两个出入口要处,保证不会隔墙有耳后,她方看着杨芸钗直言:

“我最后再说一次,你不必怕我,有话便说,便是错了,我会纠正,不会怪你,但你再这般畏首畏尾,连在我面前你都不敢有话直言……芸钗,我的身份,我的将来,你应该明白,我不会嫁入平凡之家,不是公候公卿,便是皇室宗亲,不管是嫁入哪一家,我是夜家女,我所谋所虑皆为夜家阖族荣辱。自你跟着我,我便同你明说,我这条船并不牢固,随时都有船毁人亡的风险,我让你上船,需要的是能助我掌舵的人,而非一般船员。我带你进宫学内学堂,可不仅仅要你当我的伴读,我所读所学,你也一样读了学了,最后是否能成长如我所期望的那般,这且不说,如今日面对皇族宗亲大臣贵女,你便做得很好,不卑不亢,站在我身边的人,就应该有这样的姿态。同样的,面对我,你也不必畏惧什么,你是孤女,我是丧母长女,撇开出身不说,你我是一样的,你有你所求,我也有我目的,不管各自为了什么,我们既走到一起,站在一处,那我们便是一体,你荣我荣,你辱我辱,反之,亦然,护好你自已,为你杨家扬眉,为泉下有知的杨知府杨夫人争一口气,未来你我各自婚嫁,便是无法像此刻这般聚首,你我的心,也总该是在一起的,力,也总该往一处使。”

她顿了顿,眸光深遂:

“我说了这么多,没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心中所想,你不必惧我,只需心同我一起,不管说的做的,别忘了背后有我,当皇帝舅舅圣旨下,我选了你为我伴读,你已然同我再分不开,这是一种昭示,你可明白?”

杨芸钗睁圆双眼,震惊站在原地,许久未能回神儿。

许久芝晚禀道:“表小姐,大小姐回清宁院了,我们……”

杨芸钗未答,挽起裙摆,脚底生风,直往清宁院跑,此刻的她思绪仍乱,心中澎湃不息,但有一点她明白,再明白不过,进清宁院直奔东厢,芝晚回过神儿来紧随其后。

阿茫见到杨芸钗并不意外,只微笑着行礼唤声表小姐,再掀起帘子,连通报一声都不必,便请杨芸钗进屋里。

杨芸钗知道这是大姐姐早嘱咐了,正在屋里等她,她进屋子往南榻走,跑到清宁院来一路的脚底生风,此刻在屋里走着,却像被灌了沿,提起落下,步步沉重,大姐姐的意思,她明白,小花暴毙,首发现红猩猩海菊珍珠手珠有异的人是她,这意味着什么,她再愚昧也明白其严重性,故那晚夜闯清宁院,她不惜以性命相挟芝晚芝晨,因着她明白此事儿何止事关两条性命,那是阖族性命攸关的大事儿!

芝晚跟在杨芸钗后面进屋,她尚有几分眼力,因着这几分眼力,她代替了芝晨时刻伴于表小姐左右,半刻不离,许多事情表小姐也未瞒她与芝晨,芝晨虽未有她想得多想得深,但嘴严绝对做得到,而她要做到的便不仅仅是嘴严了,她知道的事情更多,也意味着她能想到更多,犹如此时此刻,表小姐这般缓慢地走着,脸上之复杂,脚下之艰难,必是大事儿。

芝晚很想知道杨芸钗接下来要同夜十一说的话儿是什么,那让杨芸钗步伐沉重的因果是什么,但杨芸钗缓慢走到榻前后,连礼都未行,只笑着在榻的另一边坐下,先时在分岔口那份震惊复杂,更难掩激动而红光满面的神色已不见,芝晚候在一旁站定,难掩看到杨芸钗前后变化之大的讶色。

夜十一见杨芸钗如此,却是眉目含笑:

“看来你是决定了。”

杨芸钗自下车便欲言又止想知道之事,是夜十一为何会对莫息那般排斥,自青梅竹马到尔今突变,总有原因,她想问,又觉得她尚未够格问,现听明白了夜十一的意思,释然之余,方真正恍然醒悟,原先夜十一对她所说的种种,特别是关于夜莫谢宁四家对东宫之争的厉害分析,她是听入耳了,却也没真正听入耳,总觉得什么东宫不东宫,尽都离她甚远。

尔今想通想明白也真正做了决定,她未顺着夜十一的话往下说,而是平静地道起先时未被夜十一护于翼下的境况:

“自家父家母亡故,我成了孤女,甘嬷嬷为护我平安长大,唯有变卖家产,投靠堂叔,然堂叔家并非良靠,故当知道静国公府静国公夫人夜太太有意将我接进府时,那种明明已到了深渊,却突然抛下一救命绳索来的感觉,大起大落,大悲大喜,我……我实在难以形容,后来却被告知大姐姐不同意我进静国公府,那时我恨,恨极了,恨大姐姐,怨姨祖母,连姨祖父,我也怨恨上了……”

乌珑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