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酒有剑有佳人

第17章 破庙佳人

罗九衣漫无目的的走在驿道上,她现在也是不想去招惹太玄楼,不过经此一事,也是谨慎小心了不少,之前白衣白裙腰佩佛坠实在是太过惹眼,容易被人认出来,现在把佛坠收了起来,换上一席紫衣,腰间挂上一柄卖相很好的宝剑,打算前往凡定山去散散心,可惜天公不作美,方才还是晴空万里,转眼之间,却是有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幸好不远处就有一间破庙,倒也不至于被淋得太惨。

腰间长剑出鞘,剑光闪动,只是瞬间,佛像前那破败的供桌就是变成了无数碎块儿,剑尖划过石头,崩起一连串的火花,只见罗九衣意念微动,星星点点的火花蓦然爆裂开来,成了几个人头大小的火团,轻轻的飘落到了柴火之上,这一手取火,便是用上了些许宗师手段,默默的褪下湿透的衣裙,露出如玉般的肌肤,盘坐在火堆旁,呼吸吐纳,只见一条如龙似蛇的白气从口鼻之间涌出,云雾缭绕,犹如身处梦泽迷境。

片刻之后,罗九衣双眼睁开,一股精芒自双眼射出,如雷似电,衣衫也是在火光和内力的催动下蒸起阵阵白雾,眨眼间便是干透,重新穿戴好衣衫,只听的腹中响动,也是尴尬的一笑,独自一人出门走江湖,哪来的那么多超凡脱俗的仙子,就是她这样人人畏惧的魔头,不也是饥一顿饱一顿,风餐露宿,连是换洗的衣服都没有几件,蓦然之间,罗九衣猛地抬头,看向庙门方向。

“哥哥呀,你慢点儿!”

“哎,你说你,教你轻功你又不学!”

“还不是怨哥哥你,买把伞都不愿意买,要不然岂会被雨淋?”

“行走江湖,风餐露宿,你听的哪个故事里大侠出门还要带把伞?”

只见两个浑身湿透的年轻人猛地冲进庙里,吵了好几句也是没有发现自己,罗九衣也是觉得有些好笑,出声提醒道:“二位,这里还坐着一位大活人呢。”

闻言,李绝仙倒是吓了一跳,寻声望去,只见一紫衣美女抱膝而坐,甚是可爱,一时间竟是看的有些出神,倒是李文硕一巴掌打在李绝仙的头顶,抱拳笑道:“姑娘见笑了,这弟弟还小,冒犯了姑娘,还望见谅。”

罗九衣也是轻轻一笑,说道:“公子言重了,看诸位衣衫湿透,还不赶快过来烤烤火,生病了可就是罪过了。”

北方有佳人,

绝世而独立。

一笑倾人城,

再笑倾人国。

李文硕嘴里呢喃着几句诗,与那罗九衣一对视,也是有些脸上发烧,罗九衣何等的功力,百米之外目视蚊蝇,耳听针落如同家常便饭,更何况是李文硕这自以为别人听不清的小声嘀咕,不过也是不恼。

三人围着火堆坐下,李文硕眼睛一瞟,见得罗九衣身旁横剑一把,眼前一亮,问道:“女侠也是练剑之人?”

这一声女侠也是勾起了罗九衣的几分兴致,笑道:“出门在外,防身罢了,看着公子,才是像那武林之中高手侠客儿才对。”

李文硕哈哈一笑,盘坐于此,体内内力奔涌,顷刻之间,衣衫水汽便是升腾起来,云雾缭绕,看的一旁李绝仙瞪大双眼,奈何自己没有这等手段,身旁又有佳人落座,不好脱衣服,当下只能是往火堆旁又挪了挪。

罗九衣也是眼睛微眯,一看之下,李文硕的境界实力皆是一览无余,显锋圆满,这等年纪实力确实不是一般江湖散人能够拥有,只道是哪个江湖大派门内弟子,出门游历也敢在外人面前如此不加掩饰。

“这位兄台真是好内力。”

李文硕也是挠了挠头,摆摆手道:“姑娘见笑了,小弟江南人士,姓李名文硕,斗胆敢问姑娘芳名?”

看着李文硕的眼睛,罗九衣只觉得眼前这公子虽然修为不错,但比之那江湖登徒子也好不了多少,当下福身笑道:“小女子在家排行第九,家里人都叫我九娘。”

“叫九娘啊,好名字!”

看着睁眼说瞎话的李文硕,李绝仙也是有些无奈的烤着火,虽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乃是人之常事,但你好歹也摆出一副君子的样子啊,像是自己乡里那位跟自己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妻,虽然容貌比不上眼前女子,却也是闻名乡里的美女,可是就连个手都不让碰,客板守礼到令人发指,想到这里,李绝仙也是叹了一口气,不再言语。

李文硕此刻正跟那九娘唠着嗑,心中喜悦之情难以言喻,不知为何,见到这九娘的第一面,就是惊为天人,按理说连那天下花魁前列的初冬雪都见过的他没有理由如此,可是他就是有些兴奋。

罗九衣简单的敷衍着李文硕的问话,实在看不出眼前之人便是那醉仙阁,说书先生口中那位惊为天人的处世剑仙,顿时觉得那醉仙阁所谓的江湖秘闻未免夸大太多,日后若是再听闻,也是不必大惊小怪。听那李文硕说到猴儿酒时的回味无穷,心中更是十分诧异,猴儿酒这东西很珍贵吗?黑雪谷中那一群猴子每年都是能给他们产上大量的猴儿酒。

雨声逐渐停歇,可是天色也是逐渐暗了下来,一行三人也是决定在此歇息一晚,得知罗九衣也是去那凡定山,李文硕更是大喜过望,约定明日同行,罗九衣也是好奇这横空出世的一人到底是何门何派,靠着一己之力在十八岁修习到显锋圆满,她是不信的,就连她自己的功夫,也是修习过无数武学秘典,最后更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这一身浑厚内力。

李文硕透过屋顶的缝隙,见那星光点点,眼睛微眯,没有丝毫睡意,辗转反侧中有意无意的看着十几步之外的罗九衣,罗九衣虽然微闭双目,仍是感觉到了李文硕不加掩饰的窥探,没来由的有些羞恼,心想你这登徒子白日里来便是盯着人家看了半天,到了夜晚睡觉还是死性不改,谁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龌龊事情,得亏你没做什么僭越之事,否则老娘定要将你抽筋剥骨。

李绝仙更是靠在门边,瞪着一双大眼,直勾勾的盯着窗外,脑海中那一个熟悉的倩影挥之不去,本来一直在自己身边没觉得有什么,可是出门游历三年,身边无她,却又总觉得少了些什么,转头瞥了眼一边春心萌动的李文硕,无奈的摇了摇头。

无端江湖听风雨

庙中三个不眠人

夜色渐深,舟车劳顿之后的众人终是抵不住那如潮般的睡意,同是此刻,长安城中,刘烨看着满桌的文案,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脑壳,白天亲自在家中桃树下埋了几罐子酒,母亲还调笑道他想喝酒的话世间什么酒喝不得,他当时只是摇头,说道自己江湖中认识了一个兄弟,虽然没有自己那么能喝,但哪天他来京城看自己,总么也不能只用寻常酒水招待,也只有这自己亲手埋下的桃花酿,才够资格!

“黄冈道斩匪四十有七,白马寺前单剑破阵,硕哥儿,你在的江湖,真是精彩啊。”

景德十七年,北方边地偶有异动,金帐王庭连克三城,天子震怒,风华州大小官员斩首七人,被贬一十八人,同年,三皇子刘烨,以太子之位监国,昭告天下。

罗大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