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酒有剑有佳人

第109章 飞剑取头颅

羊舌诚基静静的站在那里,眉头微皱。

不同于李文硕在暴雨中落汤鸡的狼狈模样,周身罡气涌动,没有一滴雨水能够穿过,倒是真有几分世外高人的风采。

李文硕到达玄彻境界确实让他有些意外,但还远不到棘手的地步。

莫说一个身受重伤的人,就算是真正巅峰的玄彻初境,死在他手上的也不在少数了。

真正让他在意的是,李文硕刚才是如何杀的那射雕手,他竟然是没有看清。

羊舌诚基是一个很谨慎的人,所以他才能在草原和中原的夹缝中生存下去,所以他决定先试探一下。

“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谁杀了他,赏黄金百两,牛羊百匹,解除奴籍。“

听见这话,除了那五个显锋境界的高手之外,其他的人眼睛都红了。

他们多是些草原上的武士和奴隶,方才虽然有些畏惧,但那是出于本能,他们的脑海中或许有玄彻的概念,但是并不清楚。

那几个显锋倒是面面相觑,没有那般冲动,他们很清楚的看到了方才李文硕所展现出来的武道境界,但是也并没有停滞不前,只是想几个小尾巴一样坠在人群的后面。

李文硕站在那里,狂暴的雨水如盆泼一般洒在头脸上,顺着头发滑下来。

他的眼中根本没有那些嚎叫着冲过来的草原武士,没有那几个坠在人群后面想要偷偷找机会的显锋。

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不远处的羊舌诚基,双眼中迸发出冰冷的杀意,冷声说道:“你想怎么死。“

听得这句话,羊舌诚基并没有什么反应,一双眼睛依旧仔细的观察着冲过去的人群,他想要看看对方究竟是如何动的手。

一个人已经来到了李文硕身前一丈的位置,低喝一声,手一挥,黝黑的链子锤隐藏在黑暗之中,甩向了李文硕的脸颊。

可是还是不见李文硕有什么动作,像是怔住了一样。

那人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了狰狞的笑容,紧接着,昏暗的夜色中蹦出一连串的火星,然后消逝在漫天的雨幕之中。

连显锋境界都没有的他,只觉得双臂一震,巨大的力量顺着铁链传了过来,只是一瞬间就震断了他的双臂。

连一声惨叫都还没来得及发出,喉咙处就是多了一个前后通透的孔洞。

前人倒下,后人已至,然后再倒下,倒在血泊之中。

羊舌诚基终于看清了那道穿梭于鲜血之间的影子,有些意外,因为这根本不是剑阁的剑术。

那五名显锋此时也是脸色苍白,他们本就对李文硕所展现出来的玄彻境界忌惮无比,此时再看到了这样的剑术,更是再也生不起丝毫上前的心思。

有两名使剑的甚至已经激动的浑身颤抖。

飞剑之术!

世间无数剑客儿穷其一生所追寻的境界,此刻就在他们的眼前展现了!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冲过去的几十号人已经所剩无几。

有人惊叫了一声,转身想要逃走,然后飞剑贯胸而过……

那青色的影子穿梭如电,前一刻还在湿漉漉的草甸上,后一瞬便来到了一名显锋高手的眼前,最开始的低沉嗡鸣在眨眼不及的时间段内变成风雷般的咆哮。

他们不敢上前,并不代表他们不用死。

碎牙速度奇快,所携的威势直接震碎了周遭数尺范围内的雨幕,如丝如絮的雨水在剑影后拖成一道笔直的线条。

李文硕依旧站在原地,动都没有动,他甚至都没有看他们。

那名显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是栽倒在了地上,头顶留下一个血洞。

见到这一幕,其他几人也是惊骇至极,连忙把武器挡在身前。

一名持剑的黑衣人心生警兆,拔剑斩向身前三尺之地,只听当的一声响,宝剑便是从中间折断。

黑衣人通体巨震,吐出一口鲜血,有氤氲剑气在血液中翻腾,然后倒下。

见此,羊舌诚基冷哼一声,便是冲着李文硕扑了过去,这些下属都是他这么多年拉拢过来的精锐,这两天而来因为百里朝华和眼前这个小辈,死的有些太多了,以至于以广阳山的势力,都有些伤筋动骨。

势大力沉的一拳砸了过来,李文硕站在原地未动,看着打过来的拳头,神色极为的平静。

就在拳头离李文硕还有两丈远的时候,羊舌诚基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吼声,转身一拳砸去,疾行中的碎牙微微一顿,便是轻巧的绕开了那个拳头,一个回旋斩向了他的脑袋。

“小儿,你究竟是谁?剑阁根本没有这种飞剑之术!”

羊舌诚基吼了一声,双手在空中一滑,周身十几丈内的雨水便是飞速的回旋,聚成了一条三丈长,栩栩如生的水龙,脸色苍白无比,双目中有精光射出,终于也是动用了搏命的杀招。

没有办法,对于他这个境界的人来说,飞剑之术并不算得上是如何神秘,可是依旧超然。

飞剑的速度快的超乎常理,几乎可以真正做到心到剑到,根本不是同等境界的剑客儿可以比拟的,就算是现在的他,竟是也抓不住那飞剑的影子。

那一抹青色的剑影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李文硕的身前,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的血色,鼻子眼睛也是不断的流着鲜血。

他的识念已经严重透支了,风雨之中,身形微微有些摇晃,可是仍旧不曾倒下,只是冷冷的看着羊舌诚基。

飞剑呼啸而出,来到了那水龙的面前,左冲右突,转瞬间就是不知道切割了多少次。

哗啦一声,水龙爆开,化作了漫天的水花。

一记铁拳撞破水幕,便是来到了李文硕的面前,强烈的劲风在空中撕出了一片空白的同道,吹得人睁不开眼。

李文硕身形摇晃的厉害,碎牙再次及时的来到了身前,光芒大作,银白色的剑光将夜空映的宛若白昼。

雨很大,诺大的草原都在下雨,沉闷的雷声越来越大,似乎在像这个世界宣布春天的到来

老黄举着那把黄油纸伞,眉头微微皱起,看着杯中的茶水,他忽然间觉得上官羽对李文硕是不是太过严苛了一点,一直要求越境杀敌,这根本不是武学的正途。

上官羽独自一人站在那水潭的边上,望向北方的星空,叹了一口气,身形说不出的落寞,过了好一会儿,摇头笑道:“身前三尺无敌,飞剑万里亦无敌,果然这世间,根本没有一模一样的剑术。”

李文硕跌坐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鲜血不断的从口中涌出,染红了胸前的衣襟。

天空中骤然划过一道闪电,将大地映的惨白。

羊舌诚基披头散发的站在他面前几丈远的位置,看着李文硕这幅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冷声说道:“你不是剑阁弟子,剑阁中人,但凡出世历练,一般都是在那风华州名山大岳之间,再不济也就去闯一下江南道,当初收到剑阁的信件我还有些疑惑,如今想来,那信件也是伪造的吧。”

李文硕没有理会他,转身拉起了双岚瘦小的身子,颤颤微微的左手握住她背后的箭矢,小心翼翼的拔了出来。

地面上已经积了一层深深的雨水,泥泞无比,让双岚那本就不是很干净的衣衫变得满是泥泞,看到这一幕,李文硕微微皱了皱眉头,细心地为她整理着衣衫。

“她已经死了。”

听得这话,李文硕没有答话,看着双岚嘴角残留的那抹笑意,忽然莫名的心痛。

你为什么会笑呢?

你明明还没有杀死你最想杀得羊舌诚基,明明还没有报仇,你怎么就这么死了呢?

李文硕忽然有些愤怒,掉在地上的碎牙也跟着颤抖起来,隐约间有巨大的咆哮声自剑身上发出,像是在回应主人的愤怒。

“你究竟是什么人?”

羊舌诚基的右手微微举起,强劲的内力在掌间凝聚,他准备出手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胜券在握,他确是感到有些不安。

李文硕终于转过了身,缓缓地站起,飘摇的身体随时可能再次倒下,可偏偏就是这样的李文硕,在对上了那双眼睛的时候,羊舌诚基却是感到了一阵彻骨的寒意。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吵啊。”

这话说的毫无道理,此刻天地之间暴雨倾盆,雷声滚滚,隔着这点距离,说话得用吼的才能听见。

可是他还是觉得很吵,吵的他心中一片烦闷。

碎牙飘至身前一丈,青色的剑身之上满是鲜血,原本颤动的剑身此刻变得极为平静,静静地悬浮在空中,鲜血顺着剑刃缓缓滑落,然后剑身缓缓推进。

速度其实并不慢,但是相比于之前飞掠的剑影,确实有些慢了。

没有之前的速度,慢了下来的飞剑也就失去了飞剑的意义,注定也没有那么大的力道。

但是羊舌诚基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这一剑很特别,竟是让他感觉到了些许威胁。

李文硕的剑意向来是出尘且霸道的,但是此刻却是带着一股子决然冰冷的意味。

这一剑,就是要分生死。

面对着如此决然的一剑,无论是谁,都要做出最决然的选择。

要么正面击倒碾碎他,要么就被碾碎。

生死之间,你必须选择,但是你只要选择了,无论是选择生,还是选择死,都已落入了这剑意之中。

羊舌诚基看出了这一剑的意味,但是看破不代表就能破,面对这道剑意,依然不得不选。

他自然不会选择死,他的境界比李文硕高,伤势也要比李文硕轻得多,只要他挡下这一剑,就是赢了。

拳头上缠绕着凛冽的罡气和带着丝丝腥味的雨水,击打在空气中,宛若一道闷雷,他要用拳头,硬生生的将这道剑意砸散!

碎牙依旧沉默前行,有飓风呼啸而起,发于剑身,席卷草原,带起了地面浓稠的血浆。

一人一剑,交错而过,铁剑回旋,立于身前,剑身没入地面。

羊舌诚基眼睛微凸,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他的脖子上多了一道极细的红线,一滴鲜血缓缓流出。

然后他的头颅跌落在地。

景德十八年的春天,李文硕破境杀敌,跻身玄彻境界,可是却没有一丝破境的喜悦与劫后余生的兴奋,有的只是无尽的怅惘与失落。

罗大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