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种骑士团

异种骑士团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9章 众生

一柄飞刀抛向半空,穿过了层层的苹果枝叶。一个敏捷的身影在飞刀轨迹上,闪现出三次身体,做出了种种不可思议的动作,最终随着飞刀落地,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女孩左右手各拿着一个青苹果,嘴中还咬着一个,脸上挂着自豪的笑容,看向了面前的修女。

芮契尔微笑着鼓起掌来:“卡琳,太棒了!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你已经能够做到连续使用三次能力,你的进步让我吃惊!”

女孩的快乐仅仅持续了一会儿,很快又苦起了一张小脸。

芮契尔扶着胸口站了起来,看着对方的表情,淡淡问道:“怎么?又想起神父的事了?”

“我都没有去送别……”

修女摸了摸她的头顶,言语中有着少见的温柔:“我曾经听你说过异端审判的事情,当时神父为了保护你,主动揽下了责任,是吗?”

卡琳情绪低迷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看见对方轻轻摇头,修女笑着拍了下她的脑门:“他甘愿将命运的一部分交于你的手中。”

“还是不明白?我换个简单的说法。托德说你和他之间并无私情,你进入修道院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研读书籍。但如果你整日游手好闲,还总是往他那里去,别人会怎么想,会如何揣测?”

看着卡琳的表情有了些许的恍悟,芮契尔拍了拍身下的尘土,对她招手说道:“来吧,卡琳,是时候回镇上去了,不提这些乏味的事情,我们来聊一些有趣的话题……嗯,比如神父的炼金术是跟谁学的呢?关于炼金术,他有没有什么藏起来的宝物……”

老工匠艾登.柯姆现在心情很郁闷。

刚刚和妻子儿女大吵了一架的他,脸上挂着忿忿不平的表情,走进了平日里经常光顾的小酒馆,找到了一张已经坐着两人的桌子。

叫上一壶麦酒,再点上一盘卤豆子,艾登对另外两人说道:“怎么样?你们凑到了多少?”

一人声音低的几乎难以分辨:“三十三个铜星。”

另一人的声音更低:“二十一个铜星……”

老艾登脸上抽了抽,叹了口气:“你们的家人也不同意这个主意?”

另外两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老工匠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钱袋,放在了桌子上,摸了摸后脑勺说道:“加上我这儿的,我们三个人应该能凑满一个银月。对了,现在圣骨的行情怎么样?”

其中一人说道:“五十个铜星肯定能买到,如果还还价,四十八、四十九说不定也能成。”

“如果没有托德大人,我到现在不过是一个修道院山脚下的穷工匠,哪来的钱招学徒、买工具,还开起自己的工坊……”老艾登闷了一口麦酒,抿嘴说道:“天父在上,凡人做事,岂能忘恩?”

另外有一人也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如果没有那场驱魔仪式,如果没有圣子大人舍身相救,我的灵魂恐怕已是魔鬼的食粮,又哪来的机会坐在这里,喝酒闲聊。”

剩下那人连连附和。

原来这二人是托德过去救下的、『急性铅中毒』的两位工匠……

艾登.柯姆抓起一把卤豆塞进嘴巴,狠嚼了几口:“外面有人说托德大人带着钱跑了,还有人说钱全部赔光了,我不信,即便事实就如那些人所说,我也不在乎。”

“我们想买圣骨,可是手中没钱,怎么办?”

老工匠摸着腰间的圆环钥匙串,喃喃说道:“我那个才盖的工坊,还有我买的那些个工具,如果找商人典当了,应该能凑出一笔钱……”

“没错!我也有些东西能够拿去换钱。”

在暮西镇,像这样的对话并不是特例,而是发生在了各个角落。

接下来的数日里,『暮西互助金』的圣骨价格最低时曾经触底45个铜星,卖出者多为商贾,而那些曾经受过托德恩惠,或者对其神迹深信不疑的穷苦信徒,纷纷联合出手『抄底』,让原本低迷的圣骨价格重新涨回了60个铜星……

“瓦尔顿,你又买了一根圣骨?!”

看着矮胖男子从教堂里走了出来,莱斯利一脸无语看向自己的同伴。

瓦尔顿用小拇指挖了挖自己的耳朵,给了红纹男孩一个鄙视的眼神:“你不懂这里面的门道,光是凭着上次看到的那个……什么来着……”

“显微镜。”

“对!显微镜!光是凭着这个,我就觉得神父肯定不会让我失望!”

莱斯利撇了撇嘴:“我还以为你和他有过节,没想到你的立场这么不坚定。”

瓦尔顿笑了:“只要给我买酒钱,他就是天天抽我血,我也不在乎……”

阿方索.德卡沃站在暮西镇外丘陵的坡顶,小镇的全貌一览无余。

骑士解开了胸前的铠甲,从脖子下方取出了一个铜制挂坠,轻轻按下卡槽的按钮,三缕头发静静躺在铜壳之中。

“头儿,该吃晚饭了。”身后传来阿德莉娜的声音,让阿方索收起了吊坠。

“这儿风景真好!”白袍女子用手梳理着微风拂动的长发,望着丘陵下方的大海、沙滩、渔船和房屋,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感叹。

骑士看着家家户户烟囱中飘起的炊烟,忽然低声问起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驱使着我们活在这大地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点缀着这世界?”

阿德莉娜因为这奇怪的问题愣住了片刻,她蹲下身将手指触碰了一只探头而出的田鼠,下巴朝前方努了努,后者抬起了前爪,点点头,跑了开来。

“或许是因为想实现些什么吧……”

听见女子的答案,骑士将头转过来,用沉默来等待答案。

阿德莉娜看着田鼠在不远处的大石上,发现了一颗掉落的果实,蹦蹦跳跳将它拖入了巢穴,站起身来,轻轻说道:“在失去丈夫之前,我曾经想过当一个母亲。现在,我希望能够保护,每一个想当母亲的女子……”

阿方索闭上了眼睛,听着海风吹过耳旁的声音,紧紧握住了胸前的吊坠。

夜尽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