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种骑士团

第69章 异化的真相

当矮胖的男子真正坐到椅子上,看见神父拿着一根黑色类似尖针的事物,向他走来时,他对自己为了一桶麦酒,就同意配合实验的决定,顿时后悔无比。

“我能不能……?”

瓦尔顿的话还没说完,站在他身边的莱斯利,一边用鼻孔出气,一边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能!”

白袍女子阿德莉娜看上去有些担心:“神父,您确定这样做不会有事吗?”

托德掀起了自己的袖管,在小臂处还依稀可见一个小小的针眼,他用着十拿九稳的语气说道:“放心,我自己已经试过好几次了。刚扎进去有点疼,就像蚂蚁咬了一口,之后就没什么痛感了。而且在炼金术方面,我可是从来没有出过错误。”

“可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炼金术需要抽取血液……”

莱斯利又打断了阿德莉娜的话:“这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一点鲜血罢了。在酒馆里,我们英勇无畏的瓦尔顿大人,无数次说过,他曾经和蛮族大军大战七天七夜,天昏地暗、血流成河,自然不会在乎这一点小伤口的,对吧?”

瓦尔顿给了红纹男孩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阿方索看了眼满桌子的器皿和瓶罐,下巴抬向神父,和身边的哈金斯交换了个眼色:“你以前看过他使用炼金术吗?安全吗?”

哈金斯用手套摸了摸下巴,看着带着尖针的注射器,想起过去白银提炼和制作玻璃的经历,不确定的说道:“看过倒是看过,过去好像没有这么复杂……”

托德来到瓦尔顿的面前,摞起了他的袖子,先是用皮绳裹起他的臂膀,接着用透视的异能寻找针管落下的位置。

矮胖男子挣扎扭曲着身体,看着针头离自己的皮肤越来越近,一边拼命摇头,一边语无伦次的叫道:“你们在骗我!这绝对不是炼金术!我发誓,我发誓!我再也不去酒馆了!”

针刺进了皮肤,血液溅起。

瓦尔顿昏了过去。

————————————

将瓦尔顿的体液样本放在了显微镜之下,调到放大400倍之后,托德特意邀请所有人过来观看。

片刻之后,巨大的赞叹和惊呼,回荡在了实验室之中。

阿方索、莱斯利、阿德莉娜和哈金斯,看到的是微观世界中的一方天地。

瓦尔顿运用起自己『鹰眼』的异能,在原有400倍的微观世界的基础上,又放大了数倍,达到了3000倍左右,他能够看到细菌世界的全貌和局部的特征。

而当托德用注射器将『鹰眼』异能的细菌,注入自己体内后,他在显微镜下,同时使用『鹰眼』和『透视』的技能时,能够看到的是细菌内部的生命运动和完整构造。

终于,进行『萨瑟兰古细菌』异化实验的最后一个条件满足了。

接下来的数天里,托德干脆吃住都在实验室,就连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的实验室都是灯火通明。

托德这边的实验,并非是一帆风顺。将混杂有萨瑟兰细菌的液体注射进入实验体内,就是第一个难题。

任何生物接触萨瑟兰细菌后,都有极大可能性会立即死亡,小白鼠也不例外。开始的几只实验品,由于萨瑟兰细菌量过大,造成了直接死亡。之后,托德对剂量进行一再缩减,终于找到了剂量的安全边际。

接着,对小白鼠的活体观察,由于缺少电子监控设备和医学诊断仪器,所以托德不得不每隔一段时间,就使用透视的异能去观察实验体们的状态。这个过程漫长而又枯燥,实验者无法安稳的入睡,每隔三到四个小时,就必须使用透视去记录状态,以防出现异常。

实验刚开始的头几天,实验体的一切数值正常。

从第三天开始,通过透视的异能,托德发现,小白鼠的心跳、神经、血液循环等功能,都出现了大小不一的问题。

到了第四天,实验体的部分器官和体腔遭受到了破坏,有部分实验体出现了吐血的情况。

到了第五天,实验体包括大脑在内的神经中枢出现了损坏,对于外界的应激反射出现了迟钝现象。

到了第六天,神经系统坏死并被一种奇怪的菌突所占据,实验体的身体各个器官出现了异化。异化状态与异能相关,如衰弱异能将导致毒液囊和毒气泡的形成,透视异能将导致眼球复眼化,疾速异能将改变下半身的肌肉形式和骨骼排列。

到了第七天,实验体的外形出现了变化,指甲变长变利,口器连接了毒液囊,喉管连接了肺部的毒气泡,上肢退化成小爪,下肢变成了类似蜈蚣一般的多足,胸部有棘突出现,背部有尖刺长出,尾部变长并带有倒刺,头部类似于尖嘴螳螂,巨大的尖刃口器,可以二百七十度旋转的复眼。原本已经死寂的神经系统,由于密布的菌突,开始重新活跃了起来,但却缺乏了基础的神经元联系。生物体此时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思维意识,变得极有攻击性。

到了这里,托德不得不强制性中断了活体实验,对所有实验体注射了大剂量的乙醚,实施了无痛苦的安乐死。并以防万一,进行了断头处理。

通过对实验体的多阶段活体观察,他最终将萨瑟兰遗物异化的拼图,一片一片的拼凑了起来。

萨瑟兰古细菌能够封锁并禁锢异种细菌,消化他们释放的有毒物质,只有在神经系统允许的情况下,才会释放它们。

但是,没有事物是完美的,任何有利的东西,总会逐渐显示出它有害的一面。

关键在于萨瑟兰古细菌的数量是一直不变的,这些古细菌没有办法分裂再生,而那些异种细菌们却一直在呈几何数计增长。

当二者的比例,到达一个临界点时,当萨瑟兰细菌判断局面已无法控制时,就会由『警察』的角色,变为了『屠夫』。从原本的『封锁』改变为『吞噬』,将异种细菌吞入并消化。当异种细菌被吞噬完毕,萨瑟兰细菌会将攻击目标转移到正常细胞上,变成无差别攻击的恶性细菌。这种局面将会在宿主体内逐步蔓延,首先是血管、接着是器官、最后是神经,并逐渐改变宿主的外形和功能,将其变为一头失去理性的怪物……

夜尽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