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神妖魔曲

第61章 大宏愿术

“到了。“东离指着几个树立的钟乳石道:“那是仙人琴床,群龙聚首,嫦娥奔月,玉林险关。”

却见几座石林经此一说,果然维妙维肖,神态逼真起来。

却见东离缓缓取出他一直擦拭的那把玉簪,口中念念有词,左手掐起个法诀,大吼一声“开”。然后将玉簪抛去空中。

那四个形象的钟乳石居然发出咔咔咔的声音,然后缓缓的移动聚到了一起。

那玉簪在空中发出耀眼的白光,白光直打在四座石乳的中间,地面一阵一阵的摇晃后,便有一个黑黑的地洞出现在眼前。

东离却将那玉簪攥在手中,掐着法诀挥手打出一道劲气,啪啪啪,那黑洞洞的洞口居然扑出许多怪异的身影来。

在石乳光的照射下,只见几人面上皮肤溃烂,露出白白的骨,有的面上爬满尸虫,显然是一群僵尸。

“你去清理道路。”东离命令一句,然后背着手悠闲的躲在花无忆背后。

花无忆心中有气,抬手就是“三千丈剑气纵横气吞山河势。”不仅几只僵尸被清理干净,连洞口也大了几分。

花无忆瞧也不瞧东离,率先跳下洞去,噗噗噗,一股一股火焰突兀亮起,顿时将通道照的光亮起来。

只见四周都是切的很平整的岩石,地面却是黑色的泥土,显得有些潮湿。

“安忍不动,犹如大地,静虑深藏,犹如密藏。”东离在后面念念有词起来,只见那平整的墙面上忽然显出金色的大字。

东离顿时大喜过望,一把拨开花无忆,自己窜到了前面。

“《须弥藏经》,这是《大方广十轮经》,那边是《大乘大集十轮经》,怎么会没有,某要的“大宏源术“呢,给这些破经书有什么用?“

东离一目数行,将墙上大字都看完,没发现他心目中的物事,顿时不镇静起来。

东离嘴中骂骂咧咧,“怎么会没有,难道是那该死的经书骗了某?不会的不会的。”

东离开始伸手在墙面上敲打,好一会儿依然没有收获。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忽然东离喊出这句后,双目发出亮光来。

“某明白了,传说地狱有十八层,那我们这才是第一层,后面肯定还有。”

“快找入口。”东离这句是朝花无忆吼的。

“怎么找,你说,我听指挥就行。”花无忆赌气的说道。

东离却心思不在此处,他依然嘴中念念有词“来居秽土。那么入口便在土中。”

然后又开始逼着花无忆翻找潮湿黑泥土,数刻后,他又念道:“示现声闻,”双手不断在空中打着法诀,“速现出家相。”

只见东离面上一阵忽明忽暗后,慢慢变化了模样,那是只有释迦摩尼与地藏王菩萨才能在秽土中出现的出家相。

那面相慈眉善目,露出淡淡的微笑,嘴中缓缓地吐出几个字:“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普度,方正菩提。”

轰隆隆,一阵大响后,上面一阵转动,出现一行字“吾之功德不如大医王,吾愿做大妙药。”

然后,就没有了然后,墙壁上没有了大字,地面也没有顿开出大洞,东离傻愣愣立在当场。

“贼老天,你玩我啊,我东篱历经千辛万苦,被选为地藏王的传人,眼看将得大法,为何就没有了?为何?”东篱突然癫狂地大吼起来,看似打击不小。

“嘿嘿,你一个藏经阁扫地僧怎么会有资格做菩萨传人。”忽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花无忆心中炸起,闪身就向一边的拐角躲去。

“虚无恙,你居然没事?还潜藏跟了过来?”东篱大惊失色,这人明显受创远遁了,怎么又在此处?

“我弥陀佛,老衲若不做做样子,你怎么会放心的解开密道?”长眉老僧满时讥讽地说道。

“哼,那某就这次斩了你。”言罢,东篱左脚不停的踩踏着地面,嘴中念着咒语,转瞬见一句白白的骷髅骨架便从地底钻了出来,“万法归一。”东篱吐出四个字,只见那具白骷髅便滴溜溜地钻入他的身体,二者合而为一。

“哼,果然是妖魔法,你得到妖魔法,受其引诱,还自认为是地藏王传人,真是可笑至极。”虚无恙眯着眼睛讥讽,是故意要激怒此人。

“废话真多,看招,血祭奠。”东篱一言不合就发起来了攻击,招式狂猛霸道,还真如出世的妖魔一般。

“金刚伏魔,助我擒魔。”虚无妄冷笑着吐出几个字,浑身便是金光大盛,背后出现一道巨大的佛影,确是那智空元曾用过的法。

砰砰砰砰,瞬间二人便攻杀在一起,场面甚是激烈。

花无忆却乘着二人交战之际,悄悄摸到一个墙面边上,双手不断的点击拍打几下,那边便显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凸起,果然,花无忆心中大喜,轻轻一按便出现一个地洞,花无忆毫不犹豫就跳了下去。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花无忆被这回荡的佛音震得身形摇晃,眼冒金星,心中激荡不已。无奈,他只好咬破舌尖,让自己清醒一分,右手掐起法诀,立马灵台便显出小剑来。

墙壁上刻满大字,花无忆仔细望去,却是《地狱镇魂曲》,他心中大惊,莫非此处真是地狱不成。

咔咔咔咔,地面忽然一阵起起伏伏,便有无数的地狱恶鬼从中爬出,有的面容枯槁,犹如骨架,有的皮肤溃烂,露出森森白骨。但都张着大嘴朝花无忆扑来。

花无忆提剑便是一顿冲杀,可是杀的越多,爬出的更多,仿佛形成了一个死循环,这是要把花无忆活活累死的样子。

咔嚓,咔嚓。花无忆一口气没缓过来,便被一只僵尸扑倒后背上,张嘴就是一阵乱咬。

哈哈,花无忆顿时一阵大喜,只见白虎战甲每受到一次撕咬,便会发出阵阵白光,那僵尸便会消失一大片。他突然心中一动,随手抽出战甲腰间的剑鞘,那是桃木所制,专门为除邪气而制。

每挥出一剑,便有成群的僵尸倒下。

“笨蛋,你就站在地狱镇魂曲旁边,却偏要劳心劳力的斩杀僵尸。”

花无忆心中一紧,却见那东篱不知何时已站在自己身后。

楼颜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