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神妖魔曲

仙神妖魔曲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章 明王种慧剑

花无忆手持一把小巧的弓弩左右摆动几了下,然后放在眼前试了试精准度,看似忙的不亦乐乎。

美人儿脸却嘟着嘴靠在一棵老树上不满的劝说着,无忆大侠,你整日游手好闲,有没有想回复功力的事,你真想这样过下去啊!

花无忆继续摆弄着那弓弩,本不想回答,忽然脑子一动,恶趣味起来,含情脉脉地道:你不想这样和我过一辈子啊?

美人儿脸呆住,傻愣愣地回答说:想,忽然反应过来立马掩住双眼,又羞又气的直跺脚。

花无忆哈哈大笑,笑的很是豪迈,笑的很没风度,总算扳回一局,总是被这女子调戏,现在可是报了一箭之仇。

嗯,那个……看到陷入了尴尬,花无忆想着措辞,我有个师兄,他曾经也抽离了剑胎,后来……美人儿脸似乎比他还着急,立马问道:后来怎么样了?

花无忆右手抚摸了一下鼻尖,双眼望向了远方。这让美人儿脸很是揪心,却听花无忆说道:后来他就迈入先天了。

美人儿脸翻了个白眼,先天那么好进吗?一听就知道这人在胡说,她很想上去咬两口,于是呲牙咧嘴地笑着,轻移小碎步朝花无忆靠去。

花无忆何等精明,看到美人儿脸那表情就知道没好事,立马就摆出很是深沉的表情,以老夫子教小学童的口吻道:道家有云,破而后立晓喻新生。我那师兄当然是寻到了新生而一步登天了。

美人儿脸停下了脚步,扬起脑袋,满是怀疑的问道:真就那么简单?

花无忆回想了一遍金般若的经历,那可是被大人物收拢后转修佛法才顿悟的,而且和自己不一样的是人家丹田是完整的。

花无忆嘴唇动了动不是很确定地道:佛门功法,佛门好像有专门指引半路出家的功法。

却见到美人儿脸忽然就雀跃的笑了起来:对,对,少林《洗髓经》《易筋经》,说着就风风火火地一把拉起花无忆朝外走去。

望着站在山寨门口的老和尚,两人面色古怪,美人儿脸都能看出异常,前脚刚说找佛门功法,后脚就瞧到一个老和尚立在门口。

和尚化缘走错地儿了,这是土匪窝,我们只有酒肉没有干粮,美人儿脸一脸警惕地说道。

老和尚毫不理会美人儿脸的调侃,双手也不合十,嘴里也不唱佛号,就那样静静地看着花无忆。

靠,美人儿脸一阵火大,这是本姑奶奶的男人,其他谁都不能多看,男人也不行,说着就打算去抽刀砍这老和尚以解心头之气。

可是美人儿脸使足力气就是抽不出刀来,啊呀,这破刀生锈了,老和尚你别跑,我进去换把刀出来,说着就要拉着花无忆开溜,美人儿脸也是知道大高手的恐怖的。

花无忆此时心里五味杂陈,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啊,这还让人活不活了?只能硬着头皮问道:大师所为何来?

老和尚道:施主需要老衲,老衲就来了。

美人儿脸翻着白眼,这老不修的,比我的心灵相通说更无耻啊。

花无忆道:孔雀明王菩萨相?

老和尚点点头说:不全是。

花无忆低头沉思就不说话了,老和尚却满脸笑意绽开了,就像在等待着学生的提问,耐心而专注。

大师知道我没了剑胎,破了丹田?花无忆忽然嘴角泛起了笑意,带有讽刺也带着自嘲。

老和尚说道:知道,老衲专为此而来。

美人儿脸被二人的机锋绕的晕头转向,忽然听到这句就立马来了精神,于是赶紧问道:老和尚你来自少林啊,那正好正好,省得我们跑路了。

老和尚却道:少林功法也治不好丹田之伤。

美人儿脸眼睛圆圆瞪了起来,老和尚继续道:可是老衲却可以治好。美人儿脸眼角立马就弯成了月牙儿,那感情好啊。

花无忆一直盯着老和尚,这时却说道:大师好像受了重伤,我能感觉到你真气在缓缓消失。一派镇静自若的老和尚忽然眼睛睁大了起来,不可置信地道:慧眼如炬?这是传说中的的能力,看来你果真不凡。

好吧,老和尚有感觉到真气流失的速度了,所以老和尚选择了了妥协,老衲时日无多,就长话短说。

原来吐蕃密宗起源于西昆仑,修《太上洞渊神咒经》,密宗分为日门和月门,自建教以来由日门领导,月门辅助,可是在不动明王这一代却发生了变化。

日门法王资质有限,被月门明王超越,于是就发生了叛乱,日门法王身死,明王立了那时只有十岁的大日摩耶为日门法王,可是大日摩耶实在惊才绝艳,短短数十年便进到大先天,于是明王想重立法王,却被大日摩耶法王提前知晓,偷了《太上洞渊神咒经》叛逃无痴门下。

不动明王派了昆仑奴南下欲寻大日摩耶法王,可是却被花无忆与权冬令联手而杀,昆仑奴是知道孔雀明王菩萨相的,所以死之前用了秘法,使得明王可以随时感应到花无忆的存在。

这却轮到花无忆尴尬了,没想到事情这么复杂,花无忆垂着眼角不知如何回答,他前段时间还用明王的名头忽悠大日摩耶,今日却发现那却不完全是假的。

不动明王道:老衲中了弄鬼的化功散毒,功力日渐减退,现在已到大先天之镜,所以今日老衲用秘法为你灌顶。以小施主的慧眼,应当知晓如何。

花无忆陷入思考,一直都很拼的自己,突然一下有人送来这么大机缘,他有点接受不了。

不动明王道:你不愿?愿意,愿意,十万个愿意,老和尚放心,我们无忆大侠肯定会帮你杀了弄鬼,还有那两老和尚的。美人儿脸拉扯了几下花无忆,发现还是没动静,于是就赶紧替花无忆做了抢答。

我是抚顶剑派弟子,花无忆忽然抬头说道,面上很是肃然。

老和尚道:我们密宗也修慧剑,老衲也不会要你更改门墙,顿了顿又道:我们之间只是一个交易,如何?

花无忆点点头算是答应了,最高兴的却是美人儿脸,只见她搓着双手就不知从哪搬来一张椅子,恭恭敬敬地请不动明王坐下。

不动明王双手合起了十,就那样原地盘坐在地上,嘴中念念有词,一会儿从他印堂处慢慢钻出一把赤色小剑,那小剑离开明王额头后却变了颜色,橙、黄、绿、青、蓝、紫短短时间就变了六中颜色缓缓地飞向花无忆,正是明王的七色慧剑。

楼颜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