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家夫君好可怕!

第79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惶惶然地在落风阁里面呆了四五日,果然如空桐墨染所说,皇帝没有拿空桐府怎样,只是听车大牛从外头带进来的消息——丠蓝要和昊天开战了!

就在昨日,蒋兰寒府的世子萌骑着大马带着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地从蓝城而出,听说当时万人空巷,百姓夹道相送,有老父送儿的泪洒当场,有依依惜别的古道柔肠,还有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的脉脉不得语……

“小香香,你去帮我把笔墨拿到院子里来吧。”顾瞒瞒从秋千躺椅上站起身,抬头任由暖阳打在自己的脸上,舒服地张开手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是。”小香香本来在为她打扇,应了一声便下去准备去了。

“小姐,您可是又想到什么好句了吗?”君问坐在大榕树下绣花,听见顾瞒瞒说的话抬起头,一脸笑意地看着她。

“唔……只是有感而发而已,听说昨日十万战将从街道上走过的时候,气势不知何等的威武壮大,可惜不能出去看。”顾瞒瞒走到君问的身边,随便拉了一张椅子坐下,一脸的遗憾苦恼。

“上过战场的军人,身上的杀伐之气太重,小姐难道不怕?”君问有些诧异地看向她,“小姐这几日看起来和以往不太一样了。”

“哦……哪里不一样了?”顾瞒瞒心里咯噔一下,她本来就不是本人,当然哪哪都不一样,这君问可不是小香香那般好糊弄,若是她非要追根究底的话……那又是一桩麻烦事。

君问没注意顾瞒瞒微变的神色,只是依旧淡淡笑着:“小姐的胆子变大了许多,也活泼了许多,倒是和如梦夫人早年的时候更像了……”

君问说完,忙住了口,试探性地看了一眼顾瞒瞒,见她没什么异样,才放下心来,关于如梦夫人的事,这几日她都故意避讳不去提,因为小姐出生的时候是早产,身体本来就比一般人差上许多,她也不敢提起这事惹她伤怀,怕她承受不住。

顾瞒瞒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她不怀疑到她的身份上去就行,转而又对君问说的早年的如梦夫人感兴趣:“君问可以跟我说说娘亲以前是什么样子吗?娘亲以前是个很活泼的女子?”

顾瞒瞒的记忆里,如梦夫人一直是淡雅如菊的,唇边永远含着一抹优雅的笑,偶尔还能看见眼中含着一抹愁绪,顾瞒瞒将它理解为是宅门深妇里都有的通病,并没有去深究。很难想象娘亲活泼起来的样子,或者说,根本不会有这样一面吧。

“君问也是听府里的老人说的,说如梦夫人刚到府上的那一年,个性张扬,见谁都热情爱笑,遇事也不服输,极其要强,后来与老爷一场比武,输给了老爷,就答应了做他的七姨娘。”君问眼神没什么焦距,估计也是在脑海中想象一个张扬绝美的女子到底是何等风采,只是说着说着,声音又低沉下来:“可是自从夫人生下小姐之后,整个人就沉默了好多,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原来是这样,娘亲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内幕,顾瞒瞒蹙着眉,待还想再问些什么的时候,刚好见小香香已经把笔墨纸砚什么的都给摆放好了,便作罢走了过去。

日头已经渐渐偏西,这样夕阳西下的景色是极富诗意的。

小香香站在一旁为顾瞒瞒磨墨,顾瞒瞒提着毛笔思虑了一番,方才在宣纸上缓缓落笔。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小香香一边念着,看着顾瞒瞒眼中流露崇拜之色,“小姐,您的诗写的真好。”

在丠蓝呆了几日,明日参加完宫宴就要启程回紫澜去,產玉烙本想着要去一墨心找空桐墨染商量一些事宜,刚好路过落风阁,没想到却刚好听见了她的丫鬟念的那首诗,这诗竟是她写的吗?心里微动,静静地站在院门口。眼睛里只剩下那个站在铺满宣纸的石桌旁的女子,夕阳的余晖洒在了她的周身,柔和美丽,这一刻,他竟忘了呼吸,任由微凉的风凌乱了一头银发,站成了石雕。

“哦,到底哪好?”顾瞒瞒并不知道她心目中的男神正站在不远处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笑问身旁的小香香,看她答不出来,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更是来了想要逗逗她的兴致。

“小姐,不许笑!”小香香羞恼地跺了跺脚,“君问姐姐也未必能答得出来。”

君问见自己被点到名,放下手中正绣着的帕子,走了过去,然后一脸好奇地看了看顾瞒瞒写的诗,接着也是瞪大了眼睛赞赏:“小姐,您这诗写的好有气势,尤其是‘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写的挺悲壮的,不过……也挺有理的。”

“嗯……一员将领所立下的战功,是无数森森白骨垒砌而成的。为了成就帝王的霸业,多少将领战死沙场,可惜……依旧填不满帝王的野心,帝王的野心大到哪儿,将士的尸骨就埋到哪儿,帝王总以治国安邦来掩盖自己的野心,以战止战,岂不知野心不止,战争就不会停止。”

顾瞒瞒的一番感叹又落进了產玉烙的耳朵里。

“帝王的野心大到哪儿,将士的尸骨就埋到哪儿……野心不止,战争就不会停止……”產玉烙着魔一般地复述着这句话,看向顾瞒瞒的眼神更加炙热,他不曾想过,一个小女子都能想的这般通透。

“二哥,你怎么会在这儿?!”

椒葱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