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圣祖

九龙圣祖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章 他在炼丹房里!

商药阁炼丹房的鼎炉旁边,有一个专门置放药材的石台,云笑将手中木盘放上去之后,直接是伸出手来,抚在了那漆黑药鼎的其中一个圆孔之上。

这座漆黑色的鼎炉,乃是三足两耳,两边各有一个成年人巴掌大小的洞孔,云笑知道,自己抚上的那一个圆孔,正是进火之孔。

说起来想要成为一名炼脉师,除了需要火属性祖脉和强大的灵魂之力外,一般来说还需要一位同样身为炼脉师的老师。

炼脉一道,或许比脉气修炼更为复杂,对于药材药性的控制,对于丹火的掌控,都需要老师手把手的指导。

甚至是从火属性祖脉激活成为炼脉师起,到成功炼制出一枚凡阶低级的丹药,这中间往往需要花费一年甚至是数年的时间。

可此时的云笑呢,刚刚才突破到引脉境,刚刚才激活第一条祖脉,由于他强大的灵魂,成为炼脉师的资格是有了,但马上就想开始炼制丹药,这简直是一件极其匪夷所思之事。

而且云笑炼制的还不是普通的凡阶低级丹药,而是凡阶中级的冲脉丹,这种事情,要是让那些老一辈的炼脉师知晓,恐怕无论如何是不肯相信的。

偏偏云笑就这么做了,而且他还有着极大的信心,这全都得益于他上一世乃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圣阶高级炼脉师,单从炼丹经验上来说的话,恐怕这潜龙大陆所有的炼脉师加起来,都远远不如。

所以云笑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炼脉老师,他前一世的灵魂就是最好的老师,而且那经验手法,也全然不是潜龙大陆所能见得到的。

“脉火,现!”

一道轻喝声从云笑口中传出,如果有人能够透过他右臂衣袖看到内里的话,就会发现他的右臂自右肩往下,正在冒出一条血红色的丝线,直至他右手掌心的血月印记。

轰!

在云笑心念动间,一抹血红色的火焰已是突兀地从他右手掌心冒了出来,紧接着没有丝毫犹豫地便被他投入到了药鼎洞孔之中。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当这抹细小的血红色火焰一进入药鼎之中时,陡然间无风大涨,将整个鼎炉都充斥而满,显得极为的玄奇。

不过这种事对于云笑来说早已司空见惯,这就是炼丹的第一步,脉气化炎,只是这种能化炎的脉气,也只有激活了火属性祖脉的修者才能成功,其他的修者,就算是修炼到了圣阶三境,也不可能办得到。

“这血红色的火焰,似乎也有些不太一样呢!”

云笑喃喃声响起,旋即不再纠结,见得他右手伸出,已是将身旁石台上一株尖尖的药材投入到了药鼎之中。

“犀角参!”

对于这株药材,见多识广的云笑自然是不会陌生,作为一名九重龙霄顶尖的圣阶高级炼脉师,识别药材只是最基本的能力,哪怕是最低阶的药材,也早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深处。

将这株犀角参投入药鼎之后,云笑伸手一点眉心,旋即一抹无形的力量已是从其眉心之处席卷而出,正是强大的灵魂之力。

这股属于前世龙霄战神的灵魂之力,虽然比起他全盛时期来差了极远极远,却也不是普通的引脉境修者能够比拟的,比起原先云笑的灵魂之力来,更是强了不止一筹。

云笑祭出灵魂之力,为的就是感应药鼎之中那株犀角参的状态,也只有强横的灵魂之力,才不会导致犀角参被鼎炉内的脉火给焚烧成一片虚无。

但火力太小,又根本融炼不了这犀角参,所以中间这个度,需要精准地把握住,多一分不行,少一分也不行。

好在云笑虽然是刚刚成为炼脉师,可前世的经验,让得他对这些火候的掌控,早已到了一个炉火纯青的地步,只是炼制一枚在凡阶中级丹药中垫底的冲脉丹,在他看来根本就没有失败的可能。

可凡事总有个例外,云笑本身的经验和手段是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但不要忘了,这里是商药阁,或许在什么时候,就会因为一些外力,让得他这一次的炼丹功亏一篑。

…………

商药阁。

此时距离云笑进入炼丹阁中炼丹已经过去一个多时辰了,而当这商药阁大堂已经从刚才的喧闹恢复平静之时,从阁门之口,却是进来了一位身形有些壮硕的华服之人。

这华服人看起来年纪约摸五六十岁,而当他身影出现在门口时,不仅是商药阁大堂之中的杂役执事们齐齐转过头来,就连那在柜台之内恢复脉气的薛掌柜,也是一个激灵跳了起来,直接笑脸相迎。

“哟,二爷,您怎么来了?”

此时的薛掌柜,脸色还有一些苍白,但是那强堆出来的笑脸,道尽了他奉承讨好的本意,而听得他口中的称呼,连那些大堂的客商,都知道这位是谁了。

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商家第二代的二房掌权者,那商瑛的亲兄弟,名字叫做商理,这商药阁明面上的掌事人是薛掌柜,实际上却是由商理掌控。

“咦?薛寿,你怎么了?气息如此不稳?”

商理乃是一名聚脉境后期的强者,只一眼就看出了薛掌柜那紊乱的气息,不过他只是问了一句,便是摆了摆手,又道:“罢了,我问你,那位……贵客,没有什么不满吧?”

商理说到“贵客”二字的时候,口气都有着一丝畏忌,似乎其口中之人来头不小,就算他是商家二爷,也有些得罪不起。

“回二爷,那位这几日一直都在炼丹房炼丹,一次也没有出来过,只是……”

薛寿恭敬回应,不过其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一个身穿粗衣的少年,当下说话有些吞吞吐吐,让得商理眉头一皱。

而且想到某件事的商理,更是有些担心,不会是这薛寿有意隐瞒自己,其实是那位贵客已经闹出什么事了吧,那可是大大了不得啊。

“有话快说!”不过商理还是挺沉得住气,皱着眉头问了出来,至少目前的情势看来,这商药阁大堂似乎并没有什么混乱嘛。

“是云笑……云笑来了,而且他一来就打伤了阁中厮役,还将我……将我伤成这样!”

薛寿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这说话更是吞吞吐吐,但总算将事情说明白了,这让得商理在松了口气的同时,脸色又有些古怪。

“原来是那小子,你又何必去招惹他?他可是连……”说到这里,商理便住口不说了,因为他陡然想起那日在正气厅发生的事还没有流传出来,这可不是什么光彩之事,犯不着让这些不相干的下人们知晓。

而商理此言一出,薛寿的脸色却是变得比他还要古怪,他全然想不通为什么连这位二爷,言语之中都对那云笑如此忌惮,似乎不敢轻易招惹。

不过从商理的口气上,薛寿也猜出了一些端倪,暗道莫非是这一段时间云笑身上有了什么变化,这才会实力大进,甚至是让商家之人也心怀顾忌。

其实薛寿哪里知道,商理对云笑自然是全然没有一丝好感的,要不是那日玉壶宗殷欢临走之时的威胁,恐怕商家所属早就将云笑母子三人给赶出商家了。

商理话音落下,陡然间又想起一事,又开口问道:“那云笑来商药阁做什么?”

在商理看来,云笑现在应该是已经离开商药阁了,所以也没有多想,却不料他问话出口,面前薛寿竟然是缩了缩脖子,当下心头一沉。

似乎是眼角余光看到了商理那凌厉的神色,薛寿也不敢隐瞒,只得实话实说道:“他打伤我之后,问我要了一些药材,现在……现在在炼丹房里!”

“什么?”

骤然听得此事,商理神色不由大变,而后伸出手掌,直接一巴掌甩在了薛寿的脸上,大喝道:“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在那位贵客没有出来之前,不许任何人进入任何一间炼丹房,你是将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吧?”

今日的薛寿,可真是倒霉啊,一个多时辰前才被云笑一脚踹成重伤,没想到好不容易盼来了主子,竟然又被甩了一巴掌,这可真是身心俱疼啊。

是薛寿真的将商理的话当成了耳边风吗?那肯定不是,他也知道将云笑放进炼丹房,一定会引来这位的怒火,但当时的情形,他又怎么敢违拗云笑的命令?

而且这位薛掌柜心中还打着一个小算盘,那就是在商理得知云笑进入炼丹房之后,肯定会做出一些事来,到时候云笑那小子,恐怕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得不说薛寿还是有一些小聪明的,除了这一巴掌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下一刻,他已是看到商理大踏步而前,朝着炼丹房的方向而去,当即慌不迭地快步跟上。

此时的商理,又哪有心思来管薛寿的想法,他只求云笑这小子不要打扰到那位贵客,要不然整个商家,或许都得因为他倒霉了。

当商理快步走进内堂的时候,却又生出了一丝疑惑,边走边侧头问道:“你刚才说云笑那小子要了一些药材,又进了炼丹房,难不成他是想炼丹不成?”

庞飞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