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每天都在逆袭

第14章 再见楚暮凌

晚上,天上人间…….

混杂的空气中布满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装扮艳丽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操纵不住自己的男子。

天上人间的头牌莫妮卡正随着劲爆又骚情的音乐在台上扭动着她那如水蛇一般灵活的腰肢。

“不愧是天上人间的头牌,莫妮卡的一举一动都是妩媚风情,性感撩人。配上她精致美艳的五官,魅惑勾人的眼神,怪不得这么多男人对她趋之若鹤。”在二楼观察的亦若做出了客观的评价。

“哈哈,这是作为一个夜店头牌的基本技能。”旁边的红姐发出了爽朗的笑声:“不过终归还是艳俗了点,不如你的舞那么有灵气,媚而不俗,惑而不妖。上次你跳过舞之后,不知道多少阔少,公子哥对你念念不忘。要是换了一个人,我早就把她挖来做我天上人间的‘杀手锏’了。”

“不要再夸奖我了,我骄傲起来连我自己都怕。”亦若冲红姐俏皮的眨眨眼:“我先去做准备了,在我没有确定我的新工作之前,我可是天天晚上都要来找你的。”

莫妮卡在男人们欲罢不能的眼光之中退场,Rosemary(亦若)又在男人们万众瞩目的期待中登场。

今晚的Rosemary一声古典装扮,如墨一般的长发经过简单的处理飘散在腰间,额前留了几丝稍短的发丝,她的脸上带着一款银色的冰雪面具,伴随着古典音乐的响起,亦若时而腾空跃起,时而舞动身姿,时而风情万种。

这款冰雪面具设计的十分巧妙,遮住了亦若绝美的小脸,到又似乎没有遮住,透着面具都能感受到这是一个人间难遇的极品尤物。

就在此刻,二楼有一个带着同款冰雪面具的男人,手里摇曳着手中透明的高脚杯,红色的液体在里面摇曳来摇曳去,一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眼紧紧的盯着在台上舞动着的亦若,眸子里的神色复杂难明。

但是对他一举一动都十分了解的白夜却清楚的知道,主子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白夜也把目光移到在台上翩翩起舞的亦若。

这个女人是谁?

为什么能如此影响主子的情绪?

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白夜!”

“主子?”

“你的眼睛在看着哪儿呢?”语气里的怒气让白夜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啊?!!!”不明所以的白夜反应过来,自己的视线停留在亦若的身上,这才恍然大悟。

“……”

靠,主子不会这么变态吧!!!原来主子是为了这生气啊,这都能吃醋,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主子都吃醋上了,这变态又可怕的占有欲啊!!!

不过这倒是勾起了白夜的好奇心,面具下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张脸?主子这么清心寡欲的人居然会为了她情绪有这么大的波动。

当白夜收回眼神,朝舞台上望去,亦若的舞已经结束。

亦若刚进后台,就对上了正在卸妆的莫妮卡,莫妮卡对亦若妖娆一笑:“Rosemary,你的舞跳的很美。”

“谢谢,你的舞跳的也很棒!”亦若礼貌的冲亦若盈盈一笑。

莫妮卡站起来,朝着亦若走进几步,出其不意的伸出手就要去揭开亦若脸上带着的冰雪面具:“我真是很好奇这面具底下是怎么样的一张脸呢?”

亦若反应迅速的挡开了莫妮卡的‘突袭’,“莫妮卡小姐,好奇心害死猫,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活的最开心。”

“哈哈哈哈……”莫妮卡妖娆大笑:“Rosemary小姐可真是幽默。”

“Rosemary,红姐说1号VIP 室里,有客人要见你。”来人叫阿文,是天上人间的首席打手。

亦若跟着阿文走出去,难掩内心的疑惑?

她和红姐有协议,她只负责带着面具跳舞,钱她可以少拿两成,绝不接待服务客人。

天上人间的1号VIP室,不轻易对人开放,很多权贵子弟就是有钱也进不去。想来应该是1号VIP室里的人物来头太大,红姐应付不过来吧?

阿文带着亦若敲门而入,当亦若看着坐在沙发上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男人,亦若只觉得老天爷又和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她下意识的想要转身而出,因为她并不想见到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想看到这个男人的脸,可仅仅一秒,亦若就改变了想法。

她为什么不能见他?她为什么要不敢面对他?做错事的人是他,对不起这段感情的人也是他,被抛弃的人是她。

她为什么要躲着他?

她才是理直气壮的那一方,想到这里,亦若不动声色的收回了刚才因为见到男人而条件反射的退出去的脚步。

房门被阿强恭敬的,轻轻的带上。

不愧是VIIP贵宾室,外面喧嚣的嘈杂声完全被隔绝了,这里面和外面的纸醉金迷完全是两个世界。

就像她和面前这个英俊的男人一样,在她在婚礼上被抛弃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亦若开始打量这楚暮凌,好久不见,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英俊,他也越来越有政客的味道了。

尽管他在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文件,浑身上下也都散发着不怒自威的气场。

怪不得云城很多人都怕他,楚暮凌他确是有这个资本,不过她不怕他,从前不怕他,现在更不怕他。

亦若轻轻的的叹了口气,叹她还是会因为看到楚暮凌而缺少点勇气,叹她的心还是会因为看到楚暮凌而隐隐觉得心痛。

她想,也许时间太短了,她还无法完全忘怀,但她相信,她彻底忘记楚暮凌只是时间的问题。

假以时日,她一定会看淡与楚暮凌之间的种种,不再对他心存怨念,不再会因为面对他而心绪难宁。

在亦若进来的那一刻,楚暮凌就没有再看进去手里的文件,只是他佯装的很好,并没有抬头看亦若。

谁也没有先开口,空气里时静寂到死的沉默……....

乐圣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