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落妄海寻千尺

第19章 琉璃灯

“殿下。这个故事我家主子最熟悉了,您还是听他讲吧。”喜鹊也挺机灵的,赶紧把落韵络推到了旭流儿的身边。

“那好。就有劳流儿殿下了。”落韵络微微躬身,有礼貌地说。

“很荣幸。”

传说洛逸灯是由远古的一个天神的眼泪结成的。这个天神名为天沙洛,是个司命神君,主要掌管天神的命运。因为他要按照天书上的记录来安排每个天神的命运,一直刚正不阿,谁都买不通,所以很不受欢迎。

可是,偏偏有个小神很欣赏他这样的性格,她叫天鹭逸。

那一天,天鹭逸和她的几个朋友在二十二重天一起喝酒,不经意间聊到了天沙洛。

“鹭逸,你是个小神,平时也就是修修花草,照顾照顾神树,轻松啊。”一边的九阳真人羡慕地说。

“就是。”居林仙人也说,“我天天忙的要死要活的,还是得历劫啊。”

“历劫?居林仙人,是什么劫难让你这么悲伤?”天鹭逸问。

“生死劫。”居林仙人叹了口气说,“我去找司命星君了,他这个人一向死板,竟然不肯为我在命运簿上写上一笔。”

“可能是你的条件没给好吧。”天鹭逸笑了笑说。天上地下,多的是唯利是图的人。

九阳真人摇了摇头说:“鹭逸你常常待在这二十二重天,不知道五十九重天的天沙洛有多么得倔强。上一次我受了点伤,本想着让他勾一笔,好让我的伤好的快点。结果他愣是不答应,还说什么会影响天书的运行。最后我宁是躺在床上三个多月啊。”

“是嘛。那我还真的想去见识见识。”天鹭逸听了,心里对天沙洛有了很大的兴趣。

结果,第二天,她就待着好些礼物上了五十九重天。

“有人吗?在下花草之神天鹭逸,今日特来拜访司命星君天沙洛。”

天沙洛打开门,一脸淡漠地看着她。

天鹭逸抬起头来看着他竟然忍不住笑了。

“为什么要笑我?”天沙洛对这个不礼貌的不速之客很是不喜欢。

“不要误会,在下只是觉得与你似曾相识。一时心里有了些安慰的感觉,所以才会发笑。绝对没有笑你的意思。”天鹭逸说的是实话。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笑。看见天沙洛的那一刻,心里竟然感觉有了彼岸。

“你进来吧!”天沙洛也没有纠结。

“多谢。”天鹭逸跟着天沙洛进了司命星君宫里。

天宫一共有三个司命星君,天沙洛掌管天神的命运,天宇贺掌管人类和人鱼的命运,住在五十八重天。天黎阳掌管魔族的命运,住在五十七重天。这三个人的任务不受天帝发布,直接在天书上记载。

“带了这么多礼物,你有事情吗?”天沙洛坐下来不屑地看着她。来这里的天神大多都是为了改一下命运。

“听说天沙洛铁面无私,今日来,没什么事情,就是想看看你究竟长得什么模样。”天鹭逸笑着说。

“无聊。”天沙洛皱着眉头低声说,“既然见过了,你也可以走了。”

“好,这些礼物我就留在这里了。改日在来叨扰你吧。”天鹭逸站起来,拱手作揖。然后就大步流星地往回走了,脸上还带着得意地笑容。

小样,总有一天会让你敞开心扉,在我面前开开心心地笑。

“奇怪。”天沙洛也疑惑了。以往的天神也会带礼物来,不过确是为了救她们。

后来的几天,天鹭逸也都来了,每天她都会陪着他聊天。司命星君宫里太凄凉了,因为他得罪的天神太多,就连几个侍女仙女都被人挖走了。

天沙洛也开始认认真真地审视天鹭逸了。他觉得她可以成为他的朋友,他太孤独了,需要有个敢说真心话的好朋友。

可是,天鹭逸消失了几天之后突然满身伤痕地出现在了天沙洛的面前。

天沙洛哭着把她抱在怀里。

“我是不是要死了?”天鹭逸的声音沙哑着说,还忍不住咳了几下,皱着的眉头让人一下子就看出她有多么地虚弱。

“不会的,不会的。我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你不能离开。”

“是嘛。原来是我单相思了,一直以来,我还以为你喜欢我,结果是我自作多情了。”

天沙洛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天鹭逸。

“你能在命运簿上看看我究竟还能不能活好吗?就当是我对你单相思了这么久的回报吧。”

“好。”天沙洛急急忙忙地拿出命运簿翻看,然而当他找到她的命运的时候,忍不住失声痛哭。

今天她就会死在他的宫里。

“看来我真的要死了。”天鹭逸苦笑着说,“可恨的魔族人,居然偷袭到天宫来了。”

“对不起,我救不了你。命运簿上的命运都是天书上的,根本就无法更改。”天沙洛手里的命运簿滑落在地上。

“原来如此。她们至今还以为是你不给她们改命呢。”

“即使可以,我也不能这么做。”天沙洛转过身看着血流不止的她说。

天鹭逸惊了一下,随机就笑了,说:“我就是喜欢你这样刚正不阿的人。刚开始只是想试探你是不是真的是个正直的人,可是当我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心已经有了归属。我开始每天都来找你聊天修花修草,就是怕你一个人孤独。可惜,真是太可惜了,我居然就要死了。”

天沙洛落着泪忍住不出声,一直背对着她,知道没有了任何声音他才转过身来。

原来,不在意的太久,是会忘记自己是个需要爱的人。

天鹭逸带着遗憾去世了,天沙洛也重新回到了以前那样孤独的生活中,只是,习惯了有人陪,孤独真的很可怕很压抑。

他抱着命运簿天天在大殿里落泪,泪水落在命运簿上,久而久之,泪水包裹住了命运簿,竟然变成了一盏灯的模样。天沙洛也因为心情忧郁,落泪过多而造成了身体亏损,他不愿意医治,最后抱着那盏灯在一个没有点灯的房间里静静地去世了。他死后化作了那盏灯的灯芯,与他最思念的人在一起永远也不会分开了。后来天帝感念两人的情谊,为这盏灯取名为“洛逸灯”。

“后来这盏灯流落到了凡间,被我旭尔国的先祖皇帝所得,并改名为‘琉璃灯’,一直传到现在。母皇害怕我在异国他乡孤单,特地把它送给了我。”旭流儿说。

“可否给本殿下赏玩一下?”落韵络说着,向蓝田使了个眼神。蓝田立马就出去了。

“当然可以。”旭流儿让喜鹊把灯递给了落韵络。

果然鬼斧神匠、玲珑剔透,是个宝贝,可惜那一点的红色是个不小的瑕疵。

“这盏灯还有个小秘密。”旭流儿说。

“是什么?”

“传说若是由两个相爱的人一起点燃这琉璃灯,灯上的红色就会消失。”旭流儿说着,还有些期待。

“这红色是?”

“天沙洛的眼泪干了,就流出血泪了。”

另一边,蓝田跑到了红莘的住处,敲了敲门说:“红莘先生,我家殿下有事找您。”

红莘打开了门,整理好衣服,跟着蓝田就到了离宫。

“殿下,找我可有什么事情?”红莘看着落韵络拿着一盏灯有些不解了。

“我刚刚向旭流儿殿下借了这盏灯赏玩,红莘姐也来看一下吧。”落韵络把灯递给了红莘。

红莘刚拿到,就感觉到了上边充沛的神力。心里大惊,正想说话,就看见隐形了的龙海雅摇了摇头。

“韵络殿下,这盏灯巧夺天工,是件好宝贝,可惜还有些瑕疵。”红莘把想说的话咽进了肚子里,“对了,殿下,您不是要带我去千石林园游玩吗?”

“哦,今天上午才答应的事情。我竟然忘记了,实在不该。”落韵络把灯给了旭流儿说,“流儿殿下,今日还有事,就先走了。”

落韵络带着红莘刚离开了离宫,后边落辛玲就来看望旭流儿了。

“流儿殿下,这些日子离宫里的宫人们做的可还好?有没有什么不称心的。”落辛玲笑得很温柔。

“没有,太女殿下已经回来了。还希望辛玲殿下少来这离宫,免得误会。”旭流儿没有让落辛玲进宫里。

“不会的,我们姐妹关系很好。皇姐不会猜疑的。”

“落紫国的大臣各个心思都不简单,想要拿住你和太女殿下把柄的数都数不清。希望你不要害己还害人,尤其这里边才有你最亲近的皇姐。”旭流儿耐心地说。

落辛玲沉默地低着头,她心里明白旭流儿说的都是实话。这段时间,她借着照顾旭流儿的理由,整日都恨不得待在他的身边,尽管他很烦她。但是,现在皇姐回来了,还有什么理由缠着他呢。

一个是她最信任的姐姐,一个是她至今唯一爱过的人。如果她们能在一起,岂不是让她所爱之人更幸福,那自己也会很幸福吧。

“辛玲明白。从今往后不会与流儿殿下有过分的接触。”落辛玲说完,就抬头笑着看着他,慢慢地退出了他的视线。

落沙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