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中自有爷来宠

第44章 丢掉

薛临时看着宁锦容欲哭无泪的表情,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今日便去旒城,你收拾一番,本王会派马车过来接你。”

宁锦容“哦”了一声,她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可以说她是临阵胆怯了。

薛临时自然也看了出来,劝道:“旒城如今饥民遍地,本王去了也享不得什么好东西,你又何必非要跟了去?”

是啊,何必非要跟了去?还不是为了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思及此,宁锦容要跟着去旒城的决心越发坚定了。“我这就让人去收拾。”

说完,她便派人去送薛临时。

聂氏得了消息只觉得坐立不安,她还是要再去劝劝宁锦容。这般想着,也顾不得什么仪容,直奔宁锦容的院子。“容姐儿,你大姐已经去了旒城,你干嘛还非要去呢?”

“姐姐去了,我便去不得吗?”宁锦容放下手中的包袱,不甘心地问道。

“那是受苦的,不是享福的!若出了个什么事,你要娘如何是好?!”聂氏又急又气,“也不知父亲究竟是怎么想的!怎么就同意了摄政王的胡闹念头?!”

宁锦容见聂氏有些口不择言,当即便想要转移话题,“您上次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

聂氏知晓宁锦容问的是她被红毛鸡冲撞那日的事情,也知晓宁锦容有心要转移话头,但耐不住宁锦容的决心,没个好声好气道:“能有个什么事儿,先前被你讨去的几个丫鬟,已经开始掌管昭京的铺子了,你往后是要在洛安城还是在昭京,我还是依你的意思。”

宁锦容一边往包袱里塞衣裳,一边回应聂氏,“我会再回来洛安城,再向皇上请命去胥瑶,往后也在娘亲的眼皮子底下,不会胡作非为的。”

聂氏见宁锦容没将她先前所说的放在心上,气得不想再与宁锦容说话,“你……福祸自个儿担吧!”

狠狠落下这句来,聂氏便回去了。

宁锦容停下手中动作,有些事情改变不了,那就让它更激烈,除去的也更彻底。她心里也有了几个猜测,都是她弃文中男女主时代的几大势力的余留,虽说是余留,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仍是不可小觑。

这般想着,她便加快手上的动作。

而从洛安城去旒城,定然也要经过一大片荒林,宁锦容又翻箱倒柜地将归鸾令和酒玉玉佩找出来塞进袖子里。

“表小姐,摄政王派人接您了。”丫鬟隔着门在外头催促。

宁锦容将包袱打了个结便推门出去,“来了。”

丫鬟在前头引路,宁锦容在怀远王府住了小半个月,愣是没将王府的路给记着。

等宁锦容出了怀远王府的大门,小丫鬟偷偷摸摸的递给宁锦容一个锦囊,“表小姐,这是大小姐让奴婢转交给您的,大小姐还说…说……”

“说吧,母亲刀子嘴豆腐心,我都知晓的。”宁锦容安抚丫鬟。

小丫鬟吞吞吐吐道:“您若是受了一丁半点的伤,便别在回来了。”

宁锦容接过锦囊,她低着头说道:“我晓得了,你也回去告诉母亲,让她宽心。我去了之后,也有空闲往这里捎一封书信,哪比姐姐忙。”

说着她转头去看丫鬟,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且方才大开的朱门也牢牢的关紧。

宁锦容:……qaq这一切都是剧情小婊砸的错!

“宁县主!”

宁锦容听到赵椽的声音,便将自己被扫地出门的事情抛之脑后,她拎着小包袱上了马车。

这马车不是在昭京的那般素雅奢华,与普通马车一般无二。

赵椽解释道:“咱去旒城本就不是什么小事,途中怕生变故,您将东西都尽量带在身上。”

“好。”宁锦容应下便进了马车。

薛临时坐在马车里,接过宁锦容手中的包袱,“只带这么点儿?”

宁锦容点了点头,“已经足够了。”

薛临时又道:“你心思很重。”他自从在宁锦容被掳走,便就认清了内心的想法,同时也将想法付诸行动,只是在没有布好局之前,他不会轻举妄动而打草惊蛇的。

而薛临时的第一步,便是与宁锦容将心思坦诚相待。

宁锦容狐疑地看向薛临时,这人今天怎么那么直白?

但薛临时已经在两个人之间搭了一座桥梁,而宁锦容也乐意迈出这第一步。“阿容的心思哪有您重啊?我整日思来想去,还不是过得好一些,再解开我心中的疑惑罢了。可我也知道,知道的越多死得越早,不知道怕是要死不瞑目了。横竖都是一个下场,又何必非要拘束本心呢?”

“你说的对极,又错极。”薛临时含笑,小幅度地摇了摇头。

宁锦容不明就里,“嗯?”

薛临时掀开马车的车帘,看着外面荒芜的山林,问道:“你知道此处的山林为何荒无人烟吗?”

宁锦容本就不是愚钝的人,只一刹那便明白了薛临时的意思。“如此,还要多谢您的恩泽。”

山林为何荒无人烟?因为山穷水尽,这座山看着地势广阔,但下面的资源早已被挖空,无人问津,它还有什么去滋养草木?

而薛临时不一样,薛临时手握重权,要保住宁锦容那是绰绰有余。

薛临时,便是宁锦容的靠山。

宁锦容的嘴角晕开一抹真心实意的浅笑,这一次,是两个人第一次敞开心扉呢。

“叫我阿时,我往后也叫你阿容。”薛临时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匿在袖中微紧的手,暴露他此时的不为人知的内心。

宁锦容想着无字书中内容,摄政王与王妃一生一世一双人,若是与薛临时在一起,不妨是一个好决定。

“好,阿时。”

“嗯。”

薛临时的嘴角几次三番的上扬又压下来,到最后还是压不住心中的喜悦,留下微微上扬的唇角。他掩耳盗铃一般的转过头去,假装看着车外的景色,可他自个儿也说了是荒无人烟的地方,哪儿能有什么好看的?

宁锦容趁着薛临时不看她,也掀开另一边的车帘,装模作样的去看外面的景色,顺便将手中的归鸾令扔了下去。

可宁锦容又怎么会料到,薛临时为了保证她的安全,前前后后八名暗卫都在盯着马车四周的一举一动,她刚刚放下马车车帘,便有暗卫现身,将东西又捡了起来。

而宁锦容则是舒了口气,这烫手的山芋啊,终于被她给扔了。而袖中的酒玉玉佩,她打算先带着,不管是不是她的,她都不敢再将这玉佩留在怀远王府。

“爷,有刺客!”

赵椽一声喊出,便有一把剑从马车车顶戳了进来,宁锦容惊得目瞪口呆,完全忘记了动作。

薛临时拦住宁锦容,将她狠狠塞进怀里。宁锦容的鼻尖撞上薛临时的胸膛,疼得眼冒水光。“我……”cao!

薛临时无暇顾她,一边拎起宁锦容的包袱,一边抱起宁锦容。因为宁锦容的安危,薛临时一直处于左躲右闪的下风。

赵椽就很拉风了,他脚尖一点便混入黑衣人之中,这波黑衣人武功稍逊赵椽,但经不住他们人多势众啊!

就在宁锦容觉得死定了的时候,她还是遵循了良心。“别管我了!死一个总比死三个的好!”

女娇萝

作家的话
昨天不小心断更了……
然而,实在是没有码下去的动力。
我告诉记几,我要坚持!
威胁之刀片割猫腕.JPG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